Chapter 5 人生最初的分离
小黎小姐2018-05-08 09:521,867

  走出公司,已经是华灯初上,漫天的繁星将整个夜幕都照亮了。萧薇将衣领用力裹了裹,感到了一丝凉意。

  路上她接到了赵启明的电话,那个从小住在她家隔壁,在她们母女最困顿的时候,无数次从家里投糖果给她吃的男孩子。

  萧薇并不喜欢甜食,可贫穷和饥饿令她对奢侈的食物充满了欲望,萧朵朵当时根本没有办法给她们姐妹买主食以外的零食,哪怕是五分钱一颗的“小淘气”。

  赵家也并不富足,或者说住在那一片的人家原本就都是社会最底层的。唯一不同的是,赵母凭借从娘家借来的钱和省下的家用,开了一家狭小到转不开身的小卖部。

  于是,小孩子们为了巴结赵启明,每次家家酒都让他做太子,这样他封赏部下和妃嫔的时候,就会以“小淘气”作为粮饷。

  赵启明除了有吃不完的糖果,还有着极其优越的成绩,他好像从小到大一直是第一名。

  有一次,赵启明问萧薇,她的梦想是什么。

  萧薇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离开这里!”,她认真地牵起赵启明的手,“你只管好好学习,将来一定要离开这片弄堂,离开J城,去更大的城市工作。”

  从那以后赵启明就很崇拜萧薇,他觉得这个女孩子太了不起了,这里已经装不下她,那她的心将会何其宽广?

  赵启明就这样崇拜了萧薇很多年,也喜欢了萧薇很多年,可以说萧薇成了他青春期的标志,梦遗时的幻想。

  只可惜,萧薇并没有能陪他勇闯天涯。

  初中结束后,成绩也相当优异的萧薇居然莫名其妙退学了。开始赵启明以为她生病了,晚上特意带着平时自己都不被允许食用的巧克力脆皮雪糕来看她。

  “我不读书了,我要去想办法赚钱,读书真是没劲透了!”萧薇说得一脸平静,巧克力脆皮也平静地挂在她的嘴唇上,她伸出舌头一舔就卷进了嘴里。

  赵启明却“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他虽然理解不了萧薇退学的原因,可他却清楚地明白,从今往后他们之间要有一些不同了。

  两个小孩子在凉爽的夏夜里,坐在家附近废旧工厂的水泥板上,第一次体会到了分别的滋味。不是肉体的分离,而是道路的分离,他们或许没办法一起离开这个弄堂,更没办法一起去看更广阔的天地。

  从那以后,萧薇变得忙碌起来。她不再穿白蓝相间的校服,头发渐渐散落下来,她变得和弄堂里同龄的孩子都不一样了。

  赵启明还是会隔三差五地跑去萧薇家送“小淘气”,再后来升级成了“大白兔”,可惜能见到萧薇的机会却越来越少了。

  那个时候的赵启明认为,只有更努力的读书,尽快实现儿时的梦想,才是靠近萧薇的唯一捷径。他以为,那是他们仅剩的共同点,只要抓住相同的梦想,无论过程如何,终点还是会重逢。

  年少的喜欢就是盲目到,会把对方的梦想当作自己的彼岸,好在失去了某个人,最起码走过的路还在。

  回到公寓,萧薇从橱柜里拿出一桶海鲜方便面泡起来,她实在懒得开火。截止到目前,这间公寓里还没有来过其他人,她很讨厌带朋友回家,她觉得家是很私人的地方,也是很放松的地方,不应该用来讨好或是款待别人。

  房间里的东西很少,起初她想的是每个月添置一到两样,可现实是每个月支付完昂贵的房租后,她几乎就捉襟见肘了。而看得上眼的东西,往往很贵,她又要把省吃俭用的钱拿出来补贴家用,所以住了两年,也只是买了一张很昂贵的沙发和一只进口浴缸而已。

  赵启明约她后天晚上一起吃饭,他们真的很久没有见过了。

  第二天上午,萧薇准时出现在兰秀的办公大楼。前台小姐很客气地把她引到梁老板的办公室,而就在三天前,那位操着台湾腔的前台小姐还用最苛刻的语言将那个倒霉蛋儿实习生拒之门外。

  梁老板接过广告案,随意翻看着,而昨天萧薇几乎是通宵把这份广告案研究了一遍。那些英文对她来说就好像天书,她翻了两个小时字典翻译出来的句子依然狗屁不通。

  没办法,她只能求助妹妹萧萌,萧萌用了半小时将资料发回到她的邮箱。

  一边看,梁老板一边抬眼瞄着萧薇,而他并不知道,对面的女孩虽然始终保持着镇静的微笑,桌子下的手指却在不停的颤抖。

  萧薇很害怕,她之前只是在陪那些富二代玩,她懂得欲擒故纵,更明白如何片叶不沾身。但是对面的男人不同,他快和自己那个二十年不露面不知死活的爹同岁了,而孩子怎么可能玩得过爹呢?

  她绝不想为了升职,做某个人的情妇,这是她的底线。

  梁老板突然合上了广告案,“我会把这个拿去给相关负责人看。”

  “十分感谢,我中午请您吃饭吧?”

  出乎意料,梁老板摇摇头,“我不喜欢把工作和女人搅在一块儿,尽管我欣赏萧小姐,不过一切还是等我们把这份案子评估完再说吧。”

  走出兰秀大楼,萧薇回信息给约了她一晚上的梁公子:“不好意思,暂时没空。”

继续阅读:Chapter 6 别把我当小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不拜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