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游戏人生(二)
小黎小姐2017-11-16 22:112,344

  (1)

  我小时候特别爱看《人与自然》,并对一切小型生物存在莫名的好感。说到《人与自然》,就不得不提赵忠祥老师,我永远记得他那浑厚的嗓音,“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们交配的季节……”动物交配还分个时令,适龄男女作为高等动物,却是一年四季渴望在荷尔蒙中摸爬滚打。

  回顾过去20几年,我的身边还真没有太典型的花花公子,主要是所识之人大多资质略差,没那风流的资本。所以龙龙最近的发春行径,着实令我等唾骂不已。

  光这一周,他就没在店里吃过晚饭,每天唱完歌就跑出去约会,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他竟从未在外过夜过,依据为每天早晨橘子小姐去店里开门时,他都在床上睡得口水横流。

  终于,我忍不住问他:“你是怎么把持住自己的?这月黑风高的,居然都没动歪心思,还真是属柳下惠的呀?”

  他闻言幽怨地抬起头,“柳下惠个屁,我只是还没想好,如何开口让个不是我女朋友的姑娘跟我去宾馆开房!这一个星期过的,钱都搭吃饭上了,我怀疑她们都把我当饭票了,一到饭点就跟我say hi。”

  我本不想笑,奈何没忍住。

  我决定,帮帮这个可怜的好色之徒。我问龙龙想先拿下谁,他表示还是要从那个唱京东大鼓的姑娘入手,以彰显他的从一而终,毕竟那是他在这软件里第一个看上的姑娘。这一点我没反驳他,别管现在的他多努力地日趋堕落,但为人专情这点谁也否定不了。世道浮躁,人心薄凉,能在年少之时爱一个姑娘长达十年,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罗小浩那么爱橘子小姐,还不是难逃七年之痒,可为什么过了十年他们依旧难成眷属?看来爱情里除了坚守,还讲究个缘分。

  (2)

  唱大鼓的姑娘叫罗琳,跟写哈利波特那妞同名,比龙龙大两岁,是个做得一手好菜的湖南妹子。我提议龙龙把姑娘约出来吃烧烤,最主要是我想吃烧烤了,有我跟着看起来这个组合会略微健康一些,随后去宾馆也能自然点。橘子小姐一口酒喷出来,说:“一男两女的CP去开房,你就不怕姑娘直接拿大鼓砸你丫的臭变态吗?”

  我还真不怕,因为我有更加积极向上开房的借口。吃饭的时间约在了下午两点,这样吃完饭天色尚早,姑娘固然不能拿回家当借口。我们就可以提出开个钟点房斗地主,因为有我在姑娘应该不会心存疑虑,玩得正欢我就借口去外面取东西,再然后孤男寡女鱼水之欢水到渠成。我的计划很快得到大家的认可,橘子小姐竖起大拇指,“多亏你是个姑娘,不然对社会真是没一点好处!”

  罗琳本人比照片上好看,湖南版普通话听起来还挺媚气的,龙龙当初看重的就是她的祖籍,说这姑娘和他的十年是一条根上的。尽管事实上,十年自出生起一次湖南老家都没去过,这姑娘仍然凭此夺得了龙龙的倾心。两人的见面没我想象中的尴尬,或许都是轻车熟路的人,对见网友已经见怪不怪,倒是我这个陪客颇为重视地画了个淡妆。

  我平时素颜居多,并不是我多讨厌化妆,主要是没有时间,相比于我的形象,我更在意每天早晨多半小时的睡眠。

  和苏晚晴签约那天我心血来潮画了个淡妆,签约结束时苏阭似笑非笑地凑过来,“看得出来你还蛮重视今天的,看你化妆太不容易了,平日里你连头都不梳。”说完摇摇头走开了,留下我在原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别人看不出来我没梳头,总觉得丸子头还需要梳吗,我连木梳都没有,却不想大家都看在眼里,私底下指不定怎么笑我呢!

  罗琳倒是画了个很精致的欧美式通勤妆,如果不说,走在路上肯定把她当成写字楼里的白领,谁能想象出她每天晚上穿着旗袍站在小剧场里演出?

  他们两人虚情假意地互相吹捧,我没耐心听下去只顾着低头吃,再抬起头,一大盘剥得干干净净的冰虾仿佛自带特效,blingbling的要晃瞎我的眼。这姑娘真是太贤惠了,敢情我埋头吃了多久,她就埋头剥了多久呀?“太客气了,你太客气了……”

  “龙龙,这是我给你剥的,我洗过手了,你放心吃!”眼前的盘子被罗琳抽走送到龙龙眼前,我伸出去的筷子尴尬地在半空中绕了一圈又收回了,那句“谢谢”活活压在了嗓子眼里。或许罗琳意识到了什么,把头转向我问:“姚小姐也喜欢吃虾吧?这里虾很好的,你要不要吃点?”

  我感激涕零,把头点成拨浪鼓,她也善解人意地点点头,笑靥如花。紧接着她扬起指了指桌角的盘子,“我给你留了两个,你快吃吧!”

  我从盘子里拎起一只小的可怜的冰虾,一脸怨气地瞪着大口吃虾仁的龙龙,他不可奈何地耸耸肩,欠揍得不得了。就餐等级一目了然,早知道我也带个剥虾老妹儿来才够有面子!

  后续也很顺利,我独自离开,照旧在龙龙口袋里放了六只杜蕾斯。走出宾馆收到龙龙的微信:“得友如此,夫复何求!”

  (3)

  忘了说,龙龙刚来“散伙饭”那会儿,我帮他干过一件挺不是人的事儿。

  分手后,他的那个十年怀着巨大的不甘心纠缠不休,其实这事也不怪十年,毕竟付出了那么多青春还为了与他私奔提前辍学,如今惨遭抛弃,换谁都会不甘心。说抛弃或许言重,两个人分开总有先动了念头的一个,不爱了就是不爱了,没道理可言。

  龙龙真的不爱十年了吗?他分手后开始到处约姑娘想要游戏人生,可每个姑娘又都是追着十年的影子,或许他是无法继续爱她,骨子里又放不下她吧!所以面对十年的夺命连环Call,他不敢说狠话,倒是借我的手做了件狠事。我冒充龙龙的新欢把十年虐了一通,毕竟是写剧本的功底,临场胡编乱造的能力还是有的。

  十分意外,十年没哭没闹,只是静静地说了声“好”,最后问我可否发我们的合影给她看看。我看向龙龙,他叹口气点点头,挂电话后他红着眼说:“发照片是应该的,总要让她死心!”

  合影拍的很成功,尤其我把自己那张脸P的,跟贾静雯似的。那天开始,十年再没联系过龙龙,可却把自己的QQ头像换成了我发给她的合影,这事我至今耿耿于怀,总觉得是什么蛊,想起来就脊梁冒冷汗。

继续阅读:021 打蔫的橘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散伙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