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七年之痒
小黎小姐2017-02-11 16:492,703

  (1)

  听说橘子小姐和罗小浩分手的时候,我们欢呼雀跃到想要放鞭炮,为了表示庆祝的诚意,我还偷了一瓶老爸珍藏多年的好酒。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和他们俩有仇,可事实上,我们已经亲密到可以三个人同床共枕的地步了。

  要说这几年我和橘子小姐在一起待的时间,要比和我爸妈在一起还要多不知道多少倍。我们大学里朝夕相处,一起逃课打架挨处分,一起成为导员的眼中钉肉中刺,一起被当作同性恋并因此上了校园风云人物榜。那些年我们将错就错,肆意在人堆里拥抱亲吻,享受别人指指点点的恶趣味,现在想起来那些腐到不能再腐的镜头,还一身的鸡皮疙瘩。

  无论怎样,我是真的爱橘子小姐,因为我们骨子里最像,不拘一格,不矫揉造作。

  至于我和罗小浩的关系,就要追溯到更久以前,说简单点,我们是高中同学。

  罗小浩中学时代不学无术,但也不打架不泡妞,基本上把青春和热血都挥洒在了篮球场上。高考前她妈给他想了条野路子,参加艺考。大概是主考官被他那张无公害的小白脸迷惑,居然让他顺利通过,再加上他超常发挥超越本科线80多分,顺利进了所不错的戏剧学院。为了不给那所学校抹黑,这里就不提名字了,但想必大家都能猜出个大概。此事令我们的班主任大为震惊,估计是感叹艺术院校门槛之低,当即开始宣扬让所有差生都去参加艺考。

  把橘子小姐介绍给罗小浩我也并非没有私心,当时一心想着他能成为个大导演,我再写剧本也能多个销路。

  大学四年,橘子小姐和罗小浩成为大家眼中的神仙眷侣,尽管相隔两地,那些年却没少为铁路事业添砖加瓦,手里的电影票攒成了好几副扑克牌。两人在极尽所能,厚颜无耻地向我们秀了四年恩爱后,终于也迎来了毕业季。正所谓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但最可怕的却是当散不散,如果我能预见后来的事情,一定会极尽所能的从中作梗。

  毕业后罗小浩并没有成为我心心念念的大导演,除了毕业作品,他只拍过一个微电影,还在途中和制片人吵翻。最后罗小浩撂了挑子,橘子小姐拿出所有积蓄,再加上我们东拼西凑赔了钱。自此,罗小浩再也没接过任何一个本子。

  整整三年,橘子小姐拼尽全力的升职加薪,富可敌朋友圈。罗小浩拼尽全力的赖在家,做得一手好菜,期间还考了个国家二级厨师证。如果他的大学校长得知自己引以为傲的戏剧学院居然培养出来个厨子,还指不定做出什么震撼人神的事呢。

  在那些细碎的时光里,橘子小姐逐渐从理解转为同情,再从无奈转为愤恨,他们吵架的日子越来越多,甚至升级为隔三差五的闹分手。

  我们作为朋友,目睹了他们是如何相爱相杀,他们在摔光了家里所有能摔的东西后,开始砸我们店里的东西。所有人依次尝试劝导无果后,也只能随他们折腾。赵湘北甚至在每天早晨拜招财猫时,都祈祷他们能尽快分手,不过几天后那只招财猫也在他们一次战火中香消玉损粉身碎骨,值得一提的是,直到最后一刻那只可怜的猫还摆动着仅剩的三分之一的残臂,感动全店人民。

  顺应了一切自然规律,女强男弱的CP注定没什么好结果,我们总说时光残忍时光残忍的,其实时光流逝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这洪流中,只有一个人在努力前行。我们都毕业了,谁也没能继续赖在那个伊甸园里,可是当橘子小姐从一个温柔的少女逐渐成长为坚毅的女人,罗小浩却依然是那个未经风尘的大男孩。

  有时候我也恨铁不成钢,告诫罗小浩若换做自己,早甩他一百八十次了。但最后,谁也没想到,提分手的竟然会是他。

  (2)

  早晨起床,罗小浩照例下楼买早饭,橘子小姐去他房间找本书,却意外在桌子上发现了一张200块的游戏充值卡。那段时间吵得太凶,他们已经开始分房睡,变得越来越少交流。橘子小姐掀开他的笔记本,游戏还在挂机状态下,她清楚的看到人物已经93级,再看充值记录,已经达到两万多。听见罗小浩的开门声,她怒火中烧地冲出去,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包子豆浆摔在地上,紧接着又给了不明所以的罗小浩一巴掌。

  从橘子小姐歇斯底里的咒骂中,他明白了原委,但他什么也没说就默默进了厨房。十分钟后,他端了鸡蛋和牛奶进来,然后平静地对橘子小姐说:“我们,分手吧!”

  橘子小姐当然也不示弱,心想着这样的桥段不知道上演过多少次,她一边拍手叫好,一边风卷残云地吃光所有早餐,然后摔门而去。

  晚上她到家的时候,罗小浩的东西已经全部搬走了。橘子小姐觉得,最多三天后罗小浩就会回来跪地求饶,可直到第八天,罗小浩也没有回去。他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来过店里,再也没和我们任何人联系。

  (3)

  看清事态的橘子小姐,不无意外的来店里痛哭流涕,虽然这不符合她平日里塑造的女王形象,但毕竟是七年的感情,不搞出点动静显得太没有诚意。我们虚情假意地表示出对他们分手的惋惜,之后纷纷现身说法奉上心灵鸡汤。

  走完形式后大家开始喝酒,其实所有人都知道,我们都没能力终结别人的悲伤,想走出来,还得靠自己。只是我们都没想到,这段路,橘子小姐要走这么久。

  火锅店的生意一向不好,大多时候是我们各自外出工作,赚钱回来投进去,然后再赔光。这段日子由于身为经济主力的橘子小姐辞了工作,我们不得不开始紧衣缩食。

  赵湘北最先扛不住了,她说:“你每天这么挺尸下去,所剩无几的客人都被你吓跑了!都三个多月了,你总该振作起来,再这么喝下去,你人就废了!”

  赵湘北说得没错,这三个多月以来,橘子小姐每天必喝,喝了必醉,醉了必吐,搞得店里整天弥漫着经久不散的酸臭味。吐倒是不要紧,反正大家都是亲姐妹,谁也不嫌弃,关键她每次吐完必定给罗小浩打电话,翻来覆去就一句话:“你大爷的,你怎么不去死?”罗小浩也不挂电话,就听她这么絮叨,一直到她睡着。

  橘子小姐抬起头,终于问了那句估计她早就想问,却一直没有问出口的话:“他过得好不好?”

  我说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现在无论我说他过得好还是过得差,橘子小姐心里都不会好受。那个在她身边摸爬滚打了七年的男人,突然之间过得好坏都跟自己没了关系,这事本来就够让人崩溃的了,所以我编都没方向编。在我写剧本的那些日子里,常常为了钱毫无底线的抛头颅洒狗血,真到了自己姐妹这里,却发现怎么扯都注定是悲剧。

  赵湘北推测:“别管怎么说,他一定还单着呢。”

  橘子小姐问:“这话怎么说?”

  赵湘北回答:“废话,哪个女人能看着自己家爷们没完没了的听一个女酒鬼絮叨,要是他有女朋友,早不接电话了。”

  赵湘北的话应该正得橘子小姐的心,她一脸的小骄傲,说:“那是,敢这么快找新欢,我非阉了他不可!”说完便倒了下去,这是她三个月以来,第一次没喝吐,也是第一次没给罗小浩打电话就成功入睡。我收起她手里的酒杯,给她披了件衣服,心想着这回大概是快走出来了吧。

继续阅读:002 罗小浩的新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散伙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