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逼婚
诺子2016-12-23 19:003,797

  “叶晨,我告诉你,你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轮不到你作答。”叶老怒气腾腾大声的呵斥着的面色冰冷的叶晨。

  叶老声音虽大,却还是没有引起太大的惊动,因为最八卦的那群人现在都围绕在周暮离身边,问着各种乱七八糟的问题,而且叶老这边也算得上是比较偏避的地方。

  叶晨刚一过来,周围的商业大佬就围上来一阵祝贺声不断,顿时知道了这次的宴会意在何处,被人算计的恶心感觉涌了上来,一个忍不住就阴郁的拒绝。

  谁知这就挑战了叶老的威严,起了这么个争执。

  其实叶晨在今早收到叶老的信息说要在家里召开宴会的时候,就在疑惑着叶老又在打什么算盘,可是那时他正在忙着计划怎么争取到GR财团的介入支撑,好让他可以尽早的离开叶家的控制,也就没有心思细想叶老的意图,今晚和楚唯过来的时候也有想过这个问题,却在楚唯说的‘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中一笑而过。

  却没想到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结婚!叶晨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晨。”好像是感觉到了叶晨的排斥,韩凝作着小女儿样拉拉叶晨,声音惨兮兮的叫着叶晨。

  韩老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叶家的两父子,脸色难看得像是见到什么脏东西一样,可是为了自家女儿的心愿,他也只能强忍着拉韩凝离开的冲动,只能站定双脚看一下这叶家父子打算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

  周围刚刚还乐呵呵的众位围观者此时也闻到了火药味似的场面,都知情识趣的装三离去。豪门恩怨有些也是听不得的

  摇摇头,唉,豪门!

  “晨。”见着叶晨没有理会自己,未免自家爹地更是阴沉,韩凝只能是掐着自己的手心忍着疼痛再开口,想拉回叶晨的沉思和心思。

  见着周边的商业朋友纷纷装二的离去,叶老此时也是尴尬极了,只能抖着手捉握紧手中的装饰拐杖,他何时受过这样羞辱。瞪着眼前倔强的叶晨,似乎每次他的最耻辱状态都是出自叶晨。

  叶晨那上不了台面的母亲;刚接回来到叶家,叛逆十足的叶晨;无奈只能把公司交给叶晨;甚至是叶晨的商业天赋。这些对于叶老来说都是耻辱。而今天叶晨带给他的又是另外的不听管教的耻辱,在那么多人面前反驳他。真是让他在别人的眼里丢尽了脸面,在这上流圈子里不知道会余留到别人的口实有多久了。

  “叶晨。”叶老这一声可谓是中气十足。

  可是引来的却是叶晨无所谓的嗤笑,拉开韩凝的手,叶晨松了松自己的手腕袖口,鄙夷了一下叶老,除了会大声的呵斥他,指责他什么都做不好,还会不会,能不能有点别的新意,看了一下那边还跟在周暮离身边笑得像花儿一样对着摄像仪器的云若希,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说道:

  “我不娶。”

  声音不大,映衬着不远处的不断朝着那对玉人儿的闪烁声,甚至说得上有些模糊,可是却清清楚楚的敲打在此处站着的三人的耳朵里。

  叶老一个气急,顾不上现在还是人声鼎沸的宴会,举起手中的拐杖就要朝叶晨打下去,却被叶晨一个转身,躲过了叶老的权杖。

  “叶晨你你这个逆子。”叶老被叶晨躲过,一个重力不稳差点就要往地上跌下去,还好韩家老头子一个顺手拉住了他。

  韩老气炸的再也不想说一句话,重重的放开扶住叶老的手,走过去拉起韩凝就要往外走。

  “我不娶。”这三个字也许留个韩凝的就是一生的魔障了。

  “晨晨。”韩凝的声音有种颤颤的抖意,现在还是温热的夏天,可是她却觉得她过过的所有冬天都没有那么冷,她害怕。

  叶晨闭上眼睛,不去看韩凝那可怜到无人忍心伤害的表情,他给不了的幸福,也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他感激韩凝十年如一日对他的感情付出,可是叶晨想他再也付出不了了。

  是谁说过,感情是对等的,也许在没遇到云若希以前叶晨可以欺骗自己,欺骗韩凝,可是现在

  看了一眼云若希,叶晨也只能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云若希拉拉周暮离的袖子,在摄像机的闪烁下,微不可闻的示意周暮离斜后方的动静。

  周暮离挑挑眉,嗯,那边还真是剑拨弩张呢!嘴角扯了一下,俯首凑到云若希的耳朵边,说到:“嗯,不错不错,观察能力上升了啊。”

  云若希气急,本来挽拉着周暮离的手,巧妙的狠狠掐了一把,低声道:“阿离。”警告之音杠杠滴。

  周暮离见好久收,但是在收好调笑的时候,把头凑得更近若希应声说是,在云若希看不到的地方,朝着斜后方挑衅的笑了一下。

  云若希和周暮离的两人的附耳讲话,怏然就像是情侣之间的调笑嬉戏,媒体就是激情的挖角跳板处,八卦的起脚点,此时闪光灯什么的那是闪得更欢了。

  叶晨远远的就看到周暮离的挑衅的动作,眼神殊的就冷了下来。

  云若希感觉到背后那似乎来自叶晨的熟悉刺背感觉得时候,咬咬牙,磨着牙道:“你是故意的。”

  周暮离笑得一脸的无辜,甚至是不顾云若希的挣扎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

  韩凝在被韩老拉着要走的时候眼泪汪汪的回看着韩老,韩老受不了自己女儿的眼神哀求,早就一把放开了自己不争气的女儿,气结的暴走了。

  本来看到叶晨睁眼看她了,韩凝觉得叶晨还是离不开她的,可是还没来的急高兴,就注意到,叶晨原本不忍心的神色变成了怒气暴涨。再看叶晨暴怒的方向,韩凝眼睛里的不甘更是显露无疑。云若希,又是云若希,云若希怎么那么阴魂不散啊。

  叶老也注意到了叶晨和韩凝的动作,看着那边和着周暮离嬉笑的云若希,叶老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再回过头看了一眼叶晨,心里自顾的下了一个决定,叶晨,你不听管教,那么总是要点代价来成长的。

  感觉到韩凝那阴狠的视线之处,和叶老的深沉神情,叶晨甩开韩凝的手往外走,他再也不想忍受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全都是那么的虚伪。

  似乎刚刚她的恨意太过露骨了一点,韩凝顿时六神无主的想去追上叶晨,“晨,晨,晨”

  韩凝的脚步很赶,连连撞翻了几大处的厽塔酒花瓶子,一下子复古琉璃地板上就铺满了特色各异的玻璃碎片,乒乒乓乓的声音一时间惊扰了宴会众客,震醒了宴会中齐集在GR财团总裁身边的的各大媒体集团,而韩凝喊叶晨的声音很大很急,宴会中的记者媒体什么的,立刻在这样的混乱中,发挥自己的媒体灵性,发掘到八卦料子条条,立刻在时间和速度上转移对象,拍下了很多韩家千金的慌张落魄瞬时照。

  韩凝也是在上流社会中混得炉火纯青的美角儿,嗅出味道不对,也立刻就转换过自己的神色表情,盈笑恹恹的以最好的状态来接受摄影的投射。

  本来叶晨在听到背后传来东西倒地,玻璃碎裂的声音怕伤到人,伤到韩凝,也就停下了外出的步子,回过头看向韩凝,可是在看到韩凝只是一瞬间的慌神后,立刻又转换出千金笑靥。变脸之快,快到他应接不暇。自嘲了一下,居高临下的冷冷看着中间被各大媒体围住的韩凝。

  叶老赶忙想上前拦住往外走得叶晨,却在走到韩凝身边的时候被一拥而上的记者刚好堵住,进退不得。

  “叶老先生,今晚召开这个宴会不是说有什么要紧事要大家同乐吗?”一个记者似乎看到了八卦的段子,状似无意的问道。

  叶老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刚刚却是一个劲儿的往周暮离身上挤,都要把这里当作是周暮离现身F市的欢迎会了,现在倒是记起他叶家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此时站在边上看戏的周暮离一眼。

  心思千转万绕,叶老注意到停步站在边上的居高临下的叶晨,再看一眼深情凝望叶晨的韩凝,心里很快就有了计较。

  “呵呵,看,请了众位来,也没有时间好好招待。”思量一阵后,叶老笑眯了眼的开口:“这次呢,说是好事绝对就是好事,”

  叶晨听到这句话眯着的眼睛又眯了眯。

  在众人期许好奇的眼光中,叶老拉起了韩凝的手,简洁利落的道:“叶晨和韩凝将近日完婚。”

  后面的媒体听到这句话,纷纷震惊的秒记下这一瞬间。明天的头条真的是有得写了。

  “诶,说什么了?”后面出去接了个电话,没能秒知这前一秒的事情的记者,一回到现场看到混乱的宴会现场,立刻发挥八卦精神,问着身边忙得不亦乐乎的其他同僚。但是其他同僚似乎没有时间为他解答的意思。

  叶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是真的把自己的耐心都用尽了,不再理会后面的动静,不再迟疑的迈出每一个步子。再管明天的头条会是怎么写?他都无所谓了。

  看着叶晨只身一人走出了宴会厅,云若希的心难受得要命,别人或许看到的只是叶晨的背影,她看到的却是叶晨的孤独,深深的孤独,她觉得她受不了这样的叶晨,在她的印象里,叶晨应该是高傲的,是冷酷的。

  情不自禁的,云若希就跟着叶晨走了出去。

  周暮离本想拉住云若希的,手伸到一半,又收了回来。如果这是若希想要的,就自己去追求吧。

  接着,周暮离稍稍抬头眯着眼睛看了看头顶奢靡的中世纪复古式吊灯,忽然很是可爱的眨了眨眼睛,却忽然想起这里是宴会,不大自然的把手握成卷状咳了一下,躲到会场的角落里继续看戏。

  在周暮离朝着大吊灯眨眼的时候,墨宝贝狠狠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墨宝贝撇嘴,离叔叔这个动作一点都不可爱,甚至恶寒得要命。

  没错,墨宝贝一直对着电脑观看着宴会中发生的种种事情。今晚宴会中发生的事没有一件躲得过他的眼睛,皱着眉头看着云若希追着叶晨出去。

  墨宝贝看着还在做作的韩凝和叶老,眉毛挑了一下,深思着:这些人惹得妈咪不高兴了呢!!!

  墨宝贝从来就看不得云若希不开心,何况他还很护短。

  想了一下墨宝贝对着电脑键盘随手敲了几下,直到电脑屏幕闪现黑屏,和传来乱蹭蹭的尖叫声,觉得满意了墨宝贝就操起了自己和苏墨白的联系工具。他真的不能姑息了这些嘲笑过逼过他爹地的人。

  几乎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从云若希跟着叶晨出去不过三分钟的时间,整个叶家宴会就陷入了黑暗。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 宝贝计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亿万宝宝:买个首席当爹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