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打扰了,你们继续
诺子2019-12-03 11:033,579

  等到周暮离上好药,穿好衣服,顾深蓝就下逐客令了,“弄好了就走吧。”再说这伤跟他以前的比简直就是小儿科。

  周暮离摆好药箱的手顿了顿,眼神暗淡下去,却很快又若无其事的说:“蓝蓝,我们谈谈。”

  “不谈,我们之间没有好谈的。”顾深蓝嘴上不买账,心里却乐了不止一点。

  周暮离也不和她纠结这个谈不谈的问题,不咸不淡的说:“你最近和那个川菜店的老板走得很近。”、

  顾深蓝一听这个就火了,还以为他是来认错的,他们都兜兜转转好几年了,可是现在还来纠结这些有的没的,顿时嘲讽的话不经大脑就出来了,“你什么意思?”想到自己这几天的难受,语气更不好,“对,我就是和他走得近了,你管得着吗?”

  周暮离一听顾深蓝呛他,说话也大声了,“管不着?管不着!”边说还边点头,语气里有诸多怒意:“管不着?你知道他是什么背景吗?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就这样信任他。”这几天看着下属收集回来的情报,周暮离头都疼了,还不能和她直说。

  顾深蓝冷笑,拿起沙发上的抱枕就扔过去,“对,我就是信任他,你给我滚。”

  一只手捉住抛过来的抱枕,周暮离一个箭步,把顾深蓝压在了沙发上,两眼都发火了,周暮离很气愤,特别是在听到顾深蓝说信任别人的时候,他只想堵了她的嘴,蓝蓝只能是信任他的,从小到大都是。

  “唔。”顾深蓝被周暮离住,还没来的急开口,嘴立刻又被阻了。

  两人之间隔着抱枕,抱枕压得顾深蓝胸闷,嘴又被堵着发不了话只能伸手去推周暮离,但是女子的力道怎么可能敌得过男人,何况是练家子周暮离,一只手都能把她制住。

  唇齿纠缠,难分难舍。

  云若希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激情四起的场面。她想后退出门去,可是不拿到房里的文件等下开会怎么办?

  进退两难间,周暮离和顾深蓝都发现了她。看着两人纷纷抬头看向呆在一边的她,云若希哂笑着说,“呵呵,我,我有按门铃的。”指了指门。是的云若希也是个懒人,想着顾深蓝在家就直接按门铃了,可是里面的人似乎太

  顾深蓝和周暮离: 谁问你有没有按门铃。

  见两人不说话,云若希丢下一句“你们继续。”很识趣的立刻跑向自己的房间找到文件又立刻跑出来。

  云若希进去和出来前后不过三分钟时间,出来的时候就只剩下周暮离还坐在客厅里,刚点上一根烟,而顾深蓝已经不见了踪影。

  云若希不敢说话,瞟了一眼顾深蓝的房间门,心里嘀咕,“蓝蓝这小妮子太不识趣了,周暮离容易吗,从回来就没得见过她,唉,这好像是被她打乱的啊。”捉狂了一下。

  “不是回公司吗?”

  云若希回过神,周暮离正在门边等着她,“你也回去?”

  “嗯。”了一声,周暮离就走出去了。

  云若希第十次瞄向周暮离的时候,周暮离开口了:“想问什么?”

  “阿离,你不会对我怀恨在心吧!”云若希贼着问。

  周暮离把车停在GR大楼下,似笑非笑的说:“不会,我会找叶晨切磋一下的。”

  云若希闻言,乐了,“不是我就好,其他人随便。”

  玩笑过后,云若希开始问出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阿离,你和蓝蓝我不想说什么,怎么说呢都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可是你们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的,你明明就很喜欢她,为什么一直这样拖着呢?两个人各退一步都是好的。”

  周暮离自嘲:“若希,这不是各退一步就行的,这其中”话没说完。

  云若希打断了:“这其中怕你的事被她知道吗?”

  周暮离开车门的手顿住了:“你知道?”

  云若希叹了口气,“你都跟着我家宝贝做了那么久了。”

  “那小子告诉你了。”

  云若希没答墨宝贝有没有告诉她,只是推门下车的时候说:“阿离,我不是蓝蓝不知道蓝蓝会不会接受,但是你不说她就一辈子不会接受。”

  夜色笼罩下的F市某条街,永远灯红酒绿得似白天,而魅就是这个灯红酒绿的尽头点,F市每天阳光落尽的点就是它魅惑而现的点。

  周暮离一个人在魅的吧台上一杯一杯的灌着酒,不要命一样的灌,却是怎么的也灌不醉自己。

  云若希说得对:“说了蓝蓝不一定会接受,但是不说蓝蓝一辈子也不会接受。”可是他心里却清晰的告诉着自己不能说,说了也许就是陌路人了,想像现在这样见一面都是奢侈。

  酒吧本来就是混乱的场所,鱼龙混杂,旁边从舞台上刚刚下来的几名舞女已经关注着周暮离很久了,这样的穿着气质贵公子形象,舞女们无不心已飘飘然,但是谁都还没想上去,谁又都在密切注视着找机会上去,机会自然是等周暮离喝得再醉一点。

  “那是不是周暮离,”楚唯拍拍叶晨的肩膀示意。

  叶晨朝着楚唯示意的方向看去,周暮离一个人一轱辘的就一杯酒下肚,一点都没有喝酒的样,倒像是渴汉喝水。

  叶晨要向魅大门迈出去的脚转了方向,对着楚唯说:“你把合同带回去吧,我过去喝两杯。”而楚离转身却对着秘书说:“小常你把合同带回去。”说完就随着叶晨的步子过去了。被叫做小常的秘书眼睛眨了眨往外走,心里一阵排腹:“为毛我不能去喝酒。”

  叶晨要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个不识趣的女人撞上周暮离的枪口上,周暮离眼神都不抬直接手一挥就把人推得远远的。

  叶晨就是在这个时候落座在周暮离身边的,随手拿了一杯酒保调上来的酒。

  “滚。”周暮离人都没看就直接一个字飙出来。

  楚唯刚要经过周暮离走向叶晨,就听到周暮离这样一个怒气十足的字眼儿蹦出来,本能的以为说的是自己,一个箭步就越到叶晨身后,不是说楚唯怕了,只是目前幻影在求着GR帮忙,不能得罪的。

  叶晨看楚唯过来,他就知道甩不掉这小子的,从小到大就甩不掉,把杯中的酒递给楚唯,说道:“他说的不是你。”

  听到声音,周暮离这才眯着眼睛正眼看向来人,只是一瞥又收回视线,收回视线的角儿看到叶晨又伸手拿酒保给他调的酒,说道:“要喝自己叫。”

  叶晨也不生气,放下手中的酒就直接叫着酒保调一样的酒。

  “周先生,谢谢你。”叶晨说得很真诚。

  周暮离倪了一眼他,“不用谢,那是若希的决定。”

  叶晨拿着酒杯强行碰了一下周暮离的杯子:“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还有这么些年你对若希的照顾。”

  周暮离冷哼:“照顾她的可不是我。”丢下这句,周暮离似乎是被坏了兴致,放下酒杯就走。

  楚唯在一边看着,连连摇头,“唉,这年头连你叶晨的面子也不买的真少啊,”

  叶晨不理他,喝完一杯转身也走。

  ……

  “滚。”周暮离生硬的语气怒气骤长。

  叶晨和楚唯对视一眼,顺速往前。

  不算宽大的厕所走廊,周暮离背靠着墙,眼神迷离,看着前面堵着他路的几个人,怒气见长。这几个人是怎么回事,他就是出到门口进了趟洗手间,出来就是这样的阵势了。

  “杜老板,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没有见识的人把人家推到,弄伤了手,以至于人家不能好好服侍你的。”

  “宝贝,哦,没事,咱好好保养,养好了再让爷舒服。”

  周暮离眯眼看向说话的两个人,女人,浓妆艳抹的跟个千年蛤蟆妖一样的女人,男人,肥壮得像注了水的猪一样的男人,脸上的肥肉把眼睛都埋进去了,这两个人抱在一起,简直就是污了自己的眼,周暮离心里鄙夷,话都懒得说了,直起身子就要往外走。

  却是往哪里走都有人出来挡路,周暮离眼中的怒气是压不住了,就大吼一声“滚”,这一声把叶晨和楚唯招来了。

  楚唯在后面早就看得目瞪口呆了,这F市竟然有人敢拦叶晨都要给面子的人,还有这拦人的货色,嗯,太太有重量了一点,也面生得很。

  周暮离一手推开堵住他的人,而那个叫做杜老板的人,立刻就火了:“兄弟们,给我上,给我好好教训这小子。

  眼看着那个胖子旁边的几个手下走出来围住周暮离。

  楚唯看向叶晨,意思是上不上。

  周暮离一抬头就与叶晨的目光对视上了,想看戏,哼,周暮离才不会喜欢自己被人当猴看,嘴角扯了一下,突然对着门口喊:“哥们,你来了,这些人眼神真的不怎么好。”

  周暮离的这一声转移了众人的视线,那个胖子也往外看,只看到两个西装革履的人,切,还以为同样是来了兄弟呢,本来还有些害怕惹到这边的黑大头的,毕竟他们才刚刚过来,见才两个西装革履的人顿时也不怕了。

  “哥们”这两个字生生把叶晨和楚唯都震住了,刚刚一起在吧台喝酒的时候周暮离可是很高傲的眼神都不想给他们的。

  叶晨嘴角闪过笑意,这一声哥们可不好当的,可是看在是周暮离的份上,看在若希的份上,他就当了。于是开口道:“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要回家了。”边上的楚唯浑身不自觉得抖了抖,这话

  而周暮离在开口之后就后悔了,叶晨这样沉不住气的人他才不会当哥们,只有苏墨白那样的才是他的哥们。可是话已出口,收回来是不可能的了。

  “杜老板。”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见着周暮离开始有帮手,怕杜老板会收手,立刻又摇着杜老板的胖手臂撒着娇。

  “宝贝儿,没事,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嗯。”说着还拿香肠嘴亲了亲怀中的女人,

  楚唯看着就要呕了。

  十多个人就在这小小的廊道里打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三十章 酒吧闹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亿万宝宝:买个首席当爹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