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抚琴
吃草的猫2016-12-28 20:002,472

  背后那几双眼睛充满了嫉妒和羡慕,府里的丫鬟哪个不暗恋王爷,尽管他已经痴傻了,可那妖艳的容颜,那尊贵的身份,谁不倾慕于他,她们早就暗许芳心。 可眼前的这个小女子,真的与众不同,也只有这个美得极致,有灵气的女孩才配和她们的王爷在一起,他们在一起的画面真的刺痛了她们的眼睛,可他们却那么的耀眼,两个人一样的风华绝代,一样的美艳无比,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若王爷不痴傻,若王妃不是九岁,那他们就是一对神仙,是妖孽,哪有这么完美的人,他们站在一起,所有人都暗淡无光,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用完晚膳,月亮已经升起来,朗朗星空看上去美丽无比,那一闪闪的星星镶嵌在蓝色的天空里就像美丽的蓝丝绒上点缀着美丽的宝石……

  王府占地百亩,府里庭院林立,花园无数,又是春夏之交,百花盛开,夜里,空气流动这淡淡的花香与草香,蟋蟀在夜里不停的唱着情歌,青蛙也在荷塘乱窜,这王府还真是别有洞天……

  “喜欢这样的夜么?”那娇小的白衣身影牵着那尊贵无比的紫色身影在花园里散步……

  他痴傻的笑,他多想告诉她他喜欢这样的夜,喜欢她紧牵的手,这样的生活是他梦寐以求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和心爱的女子牵着手在园中漫步,一起享受花香,一起闭着眼睛吹晚风,一起数天上的星星,一起享受那场樱花雨……

  晚风簌簌的吹来,樱花一片片掉落在地上,凄美绝艳,他们竟然赶上的樱花雨?

  薇薇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她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樱花雨,这王府为何会种有这么一片樱花树,成千上万多樱花瞬间飘落,飘飘洒洒的落在两人身上……

  他的母妃曾告诉过他,樱花,一年的等待只为了那七天的花期,花开时妩媚娇艳,纯净绚丽,如云霞满地,烂漫春光里,美好东西,终究要归于尘土,满天飞花雨,樱若雪飘零,恍若明媚春天里,牵手相依,漫天飞花雨,翩翩落满地,樱花雨,花开之时也是死亡之时……爱情,正如樱花雨,美丽绚烂,却又那么的脆弱,可一对恋人,若能相遇于樱花林,若他们能遇见樱花雨,那么他们的爱情就会得到樱花女神的祝福,他们能幸福快乐的过完此生……

  他从小便记住了母妃的话,他在成王府种了那么一片樱花树,从十三岁开始,每年樱花盛开的时候他都会来这里等待,等待着命中注定的那名女子,等待着母妃口里的那个传说,他等了四年,连他自己都笑自己太天真,竟然相信一个传说,可此时他相信,他相信眼前的这个可人就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这个女人是与他相守一生的女子,他们的爱情会得到樱花女神的祝福……

  “美人……这是我见过最美的一场樱花雨……”薇薇的眼中任然带着那分喜悦,漫天的樱花还在不停的飘落,此时,她真的陶醉了,多美的画面,或许再冷傲,再冷血的女子都拒绝不了花的美,花是女子的克星和最爱……

  “美人,你会抚琴么?”白衣胜雪的薇薇柔情的看着那张痴傻的脸,面对这漫天的樱花雨,她真的想做些什么……

  “美人会抚琴,小小妃,美人会抚琴……”一脸痴傻的王爷快乐的拍着掌,面对如此美景,他早想抚琴作曲,听薇薇这么一说,那副痴傻的摸样欢快的拍着手。

  冉越抱来了凤鸣琴……

  琴放在樱花林的石凳上,看到琴,那副痴傻的模样敛去,多了几分认真。

  冉越告诉薇薇这把琴是王爷过世的母妃留下的,见到琴,王爷的痴傻就会得到好转,透过漫天的樱花雨看着那张认真的妖孽脸庞,薇薇心里惊叹,这妖孽王爷果真是祸害啊,如此绝世容貌和神韵,怕是九天玄女也要暗许芳心……

  漫天的樱花雨,一风华绝代的妖娆男子坐地抚琴,三千青丝垂在肩上,随风舞动……

  一白衣胜雪的绝艳女子立于樱花雨中……

  凄美的琴声慢慢响起……

  少女面容精致完美,绝色倾城,她嫣然一笑,倏地飞身而起,脚尖落在樱花瓣中,翩翩起舞,一条白色的绸缎出现在她的手上,缠绕在她的手臂上,随着舞蹈,白色绸缎也在半空中不停地飘舞,白色绸缎缠绕着樱花,樱花围着小可人飘舞,她的周围汇集了无数的樱花,她如樱花女神一般,绝美,圣洁,那舞礀极其瑰丽,女子白衣胜雪,墨发如瀑,绸缎雨然,玲珑飘逸……

  她的歌声响起,他的琴音伴着她的歌声……

  那小东西平时说话总是奶声奶气,可她的声音却是那么的纯净,那么忧伤……

  “你穿上凤冠霞衣,我将眉目掩去,

  大红的幔布扯开了一出折子戏。

  你演的不是自己,我却投入情绪,

  弦索胡琴不能免俗的是死别生离。

  折子戏不过是全剧的几分之一,

  通常不会上演开始和结局,

  正是多了一种残缺不全的魅力,

  才没有那么多含恨不如意。

  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别人生命里,

  如果人间失去脂粉的艳丽,

  还会不会有动情的演绎。

  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

  在剧中尽情释放自己的欢乐悲喜,

  如果人间失去多彩的面具,

  是不是也会有人去留恋,去惋惜。

  折子戏不过是全剧的几分之一,

  通常不会上演开始和结局,

  正是多了一种残缺不全的魅力,

  才没有那么多含恨不如意。

  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别人生命里,

  如果人间失去脂粉的艳丽,

  还会不会有动情的演绎。

  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

  在剧中尽情释放自己的欢乐悲喜,

  如果人间失去多彩的面具,

  是不是也会有人去留恋,去惋惜。

  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

  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别人生命里,

  如果人间失去脂粉的艳丽,

  还会不会有动情的演绎。

  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

  在剧中尽情释放自己的欢乐悲喜,

  如果人间失去多彩的面具,

  是不是也会有人去留恋,去惋惜。

  你脱下凤冠霞衣,我将油彩擦去,

  大红的幔布闭上了这出折子戏……”

  秦煜爵痴迷地看着翩翩起舞的她,时而娇若海棠,时而艳若牡丹,时而千娇百媚,时而风情万种,时而圣洁无比,那礀态,那身段,那气势,唯独属于夏笑薇,那声音如天籁之音,此曲只因天上有,世人怎能唱出如此哀婉凄美之曲,她的舞礀舞尽天下之礀,那白衣胜雪的舞礀与漫天的樱花雨完没的融合,她的美,美得惊心动魄,美得山河失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你不可:王爷太磨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妃你不可:王爷太磨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