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话 仲魔(一)
衣冠2020-02-25 15:432,183

  仲魔狼,是普通野狼魔化后的产物。但只有低阶魔兽的水准,身体增强的幅度不大,神经也没有灵敏多少,人们惧怕它们的原因,在另一方面——

  嗜杀的攻击性!

  普通的狼在不是极度饥饿的情况下,遇见人类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虽然也有那种残暴渴望人肉的狼那种的存在,不过终究是异数。而魔化后的仲魔狼,变成了一种极度渴望血液的东西,不会管自己饿不饿,只要发现人类,就必定会攻击。

  就这点看来,这个村子在这么多仲魔狼的周遭还没有被完全吞噬,甚至还能生存下去,就有些违背常理了。

  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因为村长的及时组织,活下来的村民迅速汇聚到一处,以教堂为据点,组成一个防御网。

  防御网外面的,是能够战斗的男人和女人。现在可不是在乎性别的时候,只要壮实一点的女人,都能够发挥足够的效用。

  在防御网内部,则是小孩和孱弱的妇女以及老人,当然也有能够成为战斗力的人在里面担当看守,不过数量不是很多。

  虽然里面的人只能暗自祈求着神迹,祈祷着家人的安全,但没有例外,不管是年纪多么大的老人,或是多么幼小的稚童,手中都握有一把武器。

  说起战斗力,对一个村子来讲,他们已经算是十分厉害了。不管是谁,在外面浴血时都展示出了过人的战斗能力。

  战斗惨烈,却没有一个人退缩。

  如果可以的话,每个人都想活下去——但现在可不是讲这些矫情话的时候。

  背后是家人,一旦退缩,自己的所爱的人、所思念之人、爱自己的人,都会死去。所以,即使手臂被撕裂,大腿被啃食,也仍然要站在这里,他们,就是一堵坚实的墙!

  当然,若是真的与士兵比起来,自然比之不过。但对于嗜血的低阶魔兽仲魔狼,不畏惧死亡,这种程度就已经够了。

  防线很有力地将每一只仲魔狼都阻挡在外。虽然如此,但整体的未来仍令人堪忧。因为人,毕竟是人,在体力上,和必须以捕猎来维持生命的魔兽是不同的。

  “可恶的家伙!!!”

  黑发青年的面部流淌着泪水,狠狠地砍在一头飞扑而上的狼的背上,只感觉刀刃上传来的反冲力,就像是砍在了坚硬的石头上,只是稍微砍破了点狼的皮。

  但他却没有退缩,再次举刀,狠狠地劈砍了下去,狼终于哀嚎一声,背部鲜血淋漓。

  “小心!”

  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随之就是阵风呼啸。一把长长的铁叉刺在了身后黑狼的腹部,而黑狼锐利的牙齿只离黑发青年的脑袋不到一个小臂的距离,连黑狼嘴中呼出的腥臭都清晰可闻。

  中年男人低喝一声,被刺入最为柔软腹部的黑狼就这样被甩飞出去。

  “不要大意了!”面部严肃的中年男人喘着气训斥道。

  “可是……可是……海姆他们……他们被……”

  黑发青年眼中的泪水不止。说着说着,头上的青筋忽然暴起,大吼了一声:“可恶的家伙!!”

  “海姆他们……是吗……”中年男子的眼中露出的悲伤的神色,不过随即又回归坚毅:“即使如此,也不可以被愤怒冲昏头脑!我们现在可是有肩负着保护大家性命的任务。”

  “……我……我会努力的!”

  虽然黑发青年仍然流着泪,但那股狂暴之气已经削减了不少。

  之后他们背靠背,再次投入战斗。

  防御网的另一边。

  “噢啊啊啊,去死吧!你们这群杂碎——!!”

  一个汗毛旺盛的中年胖子大叫着用钉耙将一个黑狼给抡飞。

  但随即——

  一种剧痛忽然席卷左臂。

  “啊啊啊啊啊啊!!!!”

  胖子发出了凄惨的嚎叫。

  另一只黑狼不知何时已经贴近他的周围,一下子咬断了他的手臂。

  “手臂……我的手臂!”

  冷汗不停地从额头上冒出来,口中的惨叫不止,疼痛使得意识都模糊了,胖子只感觉剧痛得快要死掉。

  面对嘴中滴着口水与血液的混合物,嘴中咀嚼着刚刚还在自己身体上的手臂的黑狼,一股深深的恐惧席上心头。

  但就在黑狼再次张开嘴巴的时候,黑狼的脑袋已经被镰刀给砍中。气力之大直接嵌入黑狼的脖颈,黑狼的脑袋瞬间解耷拉垂了下来,只有一层皮吊着,喷涌出血液。

  “快回教堂包扎一下……”

  这声音说了一半忽然断开了。

  胖子用模糊不堪、泛着泪水的眼睛抬头望去。

  一个和黑狼同样喷血的脖颈映入眼帘,还有未完全闭合的双眼。紧接着,面前的躯体又被几只黑狼给咬住,撕扯着皮肉,骨头露了出来,热乎乎的血液在飞溅。

  “不……不要……”胖子喃喃。

  但又有人影迅速地将缺口给补上,撕扯着尸体的几只黑狼被一拥而上的村民给砍倒。

  “喂,没事吧……”

  一个刚冲过来的村人伸出手臂,想要帮助他起身——

  “哈哈……不要……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不要……”

  面部扭曲,

  但他已经疯了。

  战斗就是这么惨烈,在这一段时间的斗争里,时刻都有人在死去,时刻都有人在受伤。

  但,唯有一人,面对这些凶猛的仲魔狼却还保持着单方面的屠杀。

  在数量如此庞大的仲魔狼群中,这个被称为防御网的教堂,之所以能够抵挡如此之长的时间。实际上,这个人占了大半的功劳。

  被黑袍包裹的身躯,快得几乎看不清的黑刃,还有带着怪异笑容的面孔。

  一只狼上来了,只用一刀,就如破布一般被劈成两段。一群狼上来了,又是快得看不清的一刀,血液喷洒,群狼四散而飞。

  整个人的所处之地,仿佛时刻被黑色的月光包裹,原本漆黑的长袍,也已经染上了洗不掉的暗红色,在飘舞间鲜艳地昭示色彩。

  被称为红发的斩人鬼的男人,现在正在斩狼。

继续阅读:第十五话 仲魔(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同调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