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话 火之剑士(三)
衣冠2018-04-03 16:342,486

  “有什么事吗?”

  苏菲娅回过头来看着停下脚步的萨罗。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她的声音已不再充斥着慌张,完全安定了下来。

  “差不多到吃饭的时间了……”

  萨罗对着苹果问:“肚子饿了吗?”

  (点头点头)

  “那便吃饭吧。”

  说罢萨罗向左右环视了一下,然后侧耳倾听,确定发出“哗啦哗啦”水流声音的地方。

  “那边有溪水,就去那边吧。”

  萨罗的目光所指是一条小溪,就在不远处。绿色的草茵环绕岸边,水正潺潺地流动。

  到了溪流旁,才发现溪流清得彻底,连底部的石头都看得清清楚楚,遗憾的是没有游鱼。

  “这里的水很清澈嘛!”

  “嗯,是很清澈。”

  面对萨罗的赞美苏菲娅显得有些自豪,点点头后语气中多了几分熟络。

  他蹲在岸边,大大的吞了几口水。滑过食道的冰凉透彻入骨,身处夏天而产生的燥热一扫而空,在从上到下清凉很多的同时,给人带来脱胎换骨的感觉。

  “爽~~~~”伴随着一声畅快的呻吟,萨罗取下一直背在身后的包裹。

  他从中拿出五六个空袋子,在苏菲娅些许疑惑的眼光下开始灌水。

  苏菲娅很是不解:“在外出游这是必要的事吗?”

  “是啊!‘水源可是旅行者的生命!’,这句话可要牢牢谨记!”

  萨罗的口气有种教诲的意味。

  “是吗……我……我不怎么出过村子,基本上没有见过外面的人,苏菲娅的无知让剑士先生见笑了……”

  苏菲娅的脸变得红了起来。

  萨罗摇摇头接口说:“不,有和平日子的生活很好啊……不能说是无知,应该说是幸福吧。”

  “……和平……”苏菲娅念叨了一句,歪着头,似乎心有所想。

  但随后便回过神来。

  “可是我们大家都十分憧憬外面的世界,想要去外面游历一番。”

  “那也很不错。”萨罗点点头,想像着村子内渴望外出游历的年轻人,觉得十分有趣。

  “对了,还没有问剑士先生你的职业。”

  “‘剑士先生’吗……”萨罗忽然停下了动作,不知为何陷入了沉思。

  “……难、难道这样的叫法很奇怪吗……果、果然游历者们有着不同寻常的称谓……!”

  苏菲娅因为自己的口误感到紧张。

  “没有啦,只是很久没有人这样叫我了。”

  “那么以前别人怎么叫你呢?”苏菲娅的好奇心一下就上来了,眼睛中似乎发着光。

  “以前……”

  ——肯定是“红发的斩人鬼”啦!虽然现在也这么叫。

  这样想着,萨罗当然不可能说出来。

  “火之剑士……好像是这么叫的。”萨罗有些死皮赖脸。

  “是吗……火之剑士……感觉很厉害的名字欸……!”

  苏菲娅的思绪又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眼睛发亮。

  已经将水袋尽数装满的萨罗回头望着苏菲娅,笑了笑,看来这小丫头还真是憧憬外面的世界。

  苏菲娅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脸又红了红。随后脸色变了变,有些结巴地开口道:

  “那、那个……既然您是来救我的,您知道海姆吗?他是一个有着淡金色头发的少年。”

  “知道。”萨罗点点头。看着又低下头的苏菲娅补充了几句:“不用担心,虽然他受了点伤,但不算太重。和他在一起的有个黑发的少年,现在应该他们已经安全回村了吧。”

  “是吗……”苏菲娅在听见“受伤”这两个字的时候愁容明显浓了许多,神色间的担忧更深了。但在听见“安全回村”之后才又舒展了开来。

  “这么说……火之剑士先生你是被雇佣的吗,你是雇佣兵?”

  “可以这么说,不过没有打算要报酬就是了。”

  萨罗又招呼苹果过来喝水。虽然动作幅度不大,但看起来苹果也很渴了,咕嘟咕嘟喝了半天才停止。虽然神色间观察不到,但却很容易猜想到苹果的感觉。

  在补充完水后,萨罗给每个人的手中都发了一块面饼,自己坐在小溪周围的一块大石头上歇脚。

  “这是伊萨的面饼!”

  苏菲娅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是的。”萨罗点头承认:“你也有去过伊萨?”

  “有去过两、三次……都是小时候的事了。我们村子离伊萨不算很近,不过去筹备日常用品的村人,时常带些面饼回来。”

  萨罗手中的面饼十分厚实,不算坚硬却有十足的嚼劲,即使过了很久吃起来仍旧香喷喷的——买这个饼子回村分享也不无道理。

  虽然苹果不知道,但萨罗可知道得清清楚楚。这面饼虽然当时买了许多,储存时间又十分长,但现在经过长时间的消耗,已经所剩不多了,最多还能支持两三天的样子。

  这还是一路上打打野味,抓抓鱼虾,采采菜蔬后消耗的成果。不过好在遇上了这见事,看来食物补给有着落了——他去苏菲娅的村子,就是为了补充食物。

  担忧这些的萨罗,倒有点像是家庭主妇。

  “红发剑士先生,你旅途上肯定有许多有趣的事情,可以说说吗?”苏菲娅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有趣的事啊……”

  面对苏菲娅的提议,一刹那,萨罗的眼神深邃。

  有趣的事吗……

  有趣的事,当然不会有啊。

  有的只是无尽的屠戮……

  血液、尸体、血液、尸体,人的尖叫,凄惨的回音,飞溅的四肢,惊恐憎恶的眼神……

  说是旅途,不如说是一条被人唾弃的修罗之路吧。

  “唔……是说有趣的事吗,那我给你讲讲一个少年勇者的故事吧!”萨罗忽然伸出食指,笑着开口。

  “咦咦!?少年勇者!?是什么!是什么!”

  苏菲娅的眼睛里猛地迸射出光芒,激动地双拳握紧。

  “哦呀哦呀~说是少年也许有些不对呢,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年龄。”萨罗摆着十分轻佻的调子。

  “好厉害!”

  苏菲娅都快尖叫出来了。

  面对如此激动的苏菲娅,萨罗继续摆着洋洋得意的笑容夸夸其谈。

  “他可是一个穿梭于很多位面的怪物,被称为‘调律者’的人……‘位面’你知道吗?”

  “知道,好像就是……唔……就是另一个世界的意思吧!”

  在得到苏菲娅的回答后,萨罗接着说:

  “嗯,差不多吧。他掌管着世间法则的校准与护理,虽然长着一张永远不会衰老的少年脸庞,但是心思却深邃得无人知晓,他的武器是一个如同独角兽头顶角一样的东西,顶角分为七层颜色,每层颜色代表一种力量……”

  就这样,关于这个少年的故事萨罗说了许多许多,伴随着苏菲娅兴奋的目光、萨罗的高谈阔论以及苹果略微呆然的面孔,这顿午饭算是平安地落下了帷幕。

继续阅读:第十话 苏菲娅(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同调少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