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大海
瓶子里的铃铛2017-02-20 02:043,204

  我这才恍然,原来兄弟会在自由民的口碑中印象这么好,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一群人勇于拿起武器与命运抗争,我不禁也肃然起敬。

  “你是兄弟会的首领?”寒风很明显是这几个人的头,我试探着问了一句。

  寒风摇了摇头:“不,我只是我们这个小分队的分队长……”

  弄明白了对方的身份,我们也就不再耽误时间,这里已经深入了废都,为了防止丧尸群再次返回,我们抓紧了行动。

  梁雷他们两个人的目的是为了寻找汽油,寒风他们也是,我们当然更不用说了,好在这个加油站地处废都的危险地段,从来没有人进入到这里取油,所以我们三伙人把各自的车子、油桶都加满了油。

  加油站的地下还储存着很多油料,但是已经有丧尸稀稀落落的赶了回来,所以我们只能把该装的容器都装满,驾车离开了废都。

  “张队长,你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如果是往西边走的话,那么我们可以顺路一起同行……”从废都里逃了出来,和我的队伍汇合之后寒风向我询问起来。

  我摇了摇头,遗憾的说:“可惜啊,咱们的方向正好相反,我们要往东走!”

  “往东走?”梁佩佩和梁雷同时叫了起来,二人讶异的对视一眼,梁佩佩问道:“你们也是要去海滨?”

  我点了点头,愕然的看着梁佩佩二人:“你们不会是也要往东边去吧?”

  看着他们点了点头我一阵无语,队伍因为这两个人死了几个队员,大家心中还是有些芥蒂的,此时见到我们取油返回却带了几个人回来,大家虽然没问但是心底都很疑惑,看到了梁佩佩和梁雷二人,有的队员看待他们的眼神还是有些不太友好。

  “那正好啊,这样你们就可以和张队长他们一起出发了,两个人单独行走确实很危险,下次千万不要再遇到这样的事了!”寒风劝说着二人加入我的队伍,对于前几日发生的事情寒风他们根本不知情。

  梁雷满脸的苦笑,看了我一眼:“我们倒是想啊,就是不知道张队长会不会收留我们……”

  看到寒风、李少龙他们疑惑的眼神,我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好吧,我同意你们暂时加入队伍!”

  “真的?”梁雷感激的无以复加,就连梁佩佩眼睛里也满是惊喜,连番遭遇致命危险,谁不想跟随着队伍获得安全呢?

  “张队长,希望我们还有机会见面!”林可欣从李少龙的山地摩托车后座走下来,把那柄军刺递给了我说道:“你救了我的性命,这个就送给你表示我的感谢吧!”说完,巧笑倩兮的看着我。

  “这……好吧!”我从她手里接了过来,看着手里的三棱军刺,摩挲着逐渐找到了曾经在部队里的一丝感觉。在《毛诗。豳风。破斧》中记载:“既破我斧,又缺我锜(音奇)。周公东征,四国是吪”,錡,兵器,齐刃如凿,相当于今之56型平头三棱军刺,林可欣给我的这把就是56型平头三棱军刺,有血槽,血槽除了放血外,更重要的是有利于进行下一动作。三棱刺是在刺进入人体后,血液随血槽排出,肌肉收缩时无法贴紧刺刀面而不会“吸”住刺刀,这样刺可以从容的从人体拔出进行下一步的动作,而且整刀经过热处理,硬度极高。

  “谢谢你,祝你们一路顺风!”看到几人坐上了山地摩托车,我向林可欣道谢一声也顺便送上了我的祝福。

  “再见!”寒风哈哈一笑,猛加油门下山地摩托车疾速远去,秦磊秦阳的山地摩托车也紧随其后而去。

  我们给另外两辆卡车也加满了油,有了这些油料,足够我们到达目的地,有了充足的油料,大家都显得很开心。

  越是往东,越能清晰的感受到海的气息,清新湿润的空气吹进鼻腔,我们闻到了大海那与众不同的气息,有点鱼腥味,但很清爽。

  感受着醉人的海风,沐浴在正午的阳光下,队伍里的每个人都一副陶醉的样子,看到大家惬意的样子,我也振奋起来,忍不住爬到了轻型装甲车的驾驶室顶上站起来,大声冲着后面鱼贯行驶的卡车招手喊道:“兄弟们!姊妹们!前面就是大海了!”

  “大海!这么快就到了吗?”“大海,我只是听过从没见过大海!激动死我了!”“是呀,我也是!”

  人们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很多人都是一脸的兴奋,闭上眼睛坐着深呼吸,仿佛要把自己融入这股海风里。很多人从出生就没有离开部落,就算离开也不会很远,因为在这样的末世不仅生存困难,长距离的迁徙就要面临一块块危险区域,人们更没有闲情雅致去看大海,此时听我说快看见大海了,人人都很激动!

  “啊……大海,我来了!”我站在车顶,双臂敞开拥抱着这久违的海风,忍不住大声呐喊起来。

  看到我的样子,莫月和张雪忍不住捂着嘴咯咯娇笑起来,后面卡车上的人们受到我的情绪感染,纷纷对着东方罩着嘴大声呼喊起来,就连受伤的夏夏也在风狸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一脸笑容的闭上了眼睛。

  风狸这小子最近天天围着夏夏转,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夏夏恢复的很快,而两人之间的感情也急剧升温,我和莫月也是看在眼里,抽空就调笑风狸,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莫月也站了上来,我担心她被颠下去搂住了她的纤腰,海风吹拂着她的秀发,发丝挠在我的脸上带着一股发香。

  “没想到有一天我能够再看到大海……”莫月斜倚在我的身上,温柔的看着远方:“第一次看到那么广阔的大海,让我想对着大海呐喊的感觉,可是那次我却没有呐喊出来!呵呵……”

  “这次我要弥补那次遗憾!”莫月转过头看着我,笑了,秋日的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格外的迷人。

  我无声的点了点头,将她搂得更紧了,心中一动,对着人们大声喊道:“大家还想再唱歌吗?”

  卡车上的人群顿时更加兴奋起来,因为末世生存失去了以前歌曲的传唱,从来没有感受到音乐熏陶的人乍学会歌曲就深深的陶醉其中,上次我教他们的那首《真心英雄》很快在队伍里传唱,终日里能听到人们哼哼着那首熟悉的曲调。曹日奔曾经告诉过我,以前他们部落遇到高兴事情的时候,人们只是各自哼着一些从长辈那里传下的曲调,而有时候有人从废都里拿回来的一些奇怪的乐器,从没见过有人会弹奏。或许联邦城里可能有人还懂得哼哼几首祖辈传唱下来的歌谣,但是也肯定失去了以前的韵味和音调。

  “来吧!来到海边,今天我就教你们唱一首《大海》!”我振臂高呼一声,惹得后面两辆卡车上的人们顿时沸腾了起来,卡车仍旧不紧不慢的沿着废弃的沿海公路前行,但是却是一路欢歌一路情。

  “从那遥远海边,慢慢消失的你,本来模糊的脸,竟然渐渐清晰,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有把它心底。茫然走在海边,看那潮来潮去,徒劳无功,想把每朵浪花记清,想要说声爱你……”我大声的唱了起来,在以前我的歌喉就不错,此时心中畅快,唱的更是有声有色,歌声混合在海风里,逐渐流淌到队员们的心中,很快大家都跟着轻声的附和起来。

  “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就象带走每条河流,所有受过的伤,所有流过的泪,我的爱……请全部带走……”歌声越来越大,汇聚着每个人对大海的期待,歌声里逐渐融入了每个人的情感。你唱歌的目的是什么?发泄?还是陶冶情操?不管什么只要能放开自己的嗓子高声歌唱,让你的真情通过声音抒发出来,这就够了!

  我心情激荡,看着卡车上一遍遍唱着《大海》的人们,心里无比的感慨,这些都是我的兄弟,我的姊妹!我要让他们找回本该属于他们的生活,那曾经的生活!

  身边的所有人都在放声高唱,就连新加入的梁雷也融入了这种氛围中,激动的大声唱着。但,却有一个人没有,她是——梁佩佩!

  我注意到了她,她也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因为她和梁雷也是同乘这辆轻型装甲车,所以仰起脸看着我,看到她的眼睛我怔住了。因为那双美目里不知何时蓄满了泪水,梁佩佩哭了?她身体轻微的颤抖,激动地看着我,眼睛里除了泪水之外都是迷茫……

  我疑惑的看着她,轻微的点了点头,心中涌起一股怪异的想法,不会是被我的王霸之气震撼的吧?唔,也可能……是被队员们的情绪感染吧!

  歌声将我们的情感浮现,或许很常见却并不普通,歌声、眼泪,然后是更多的眼泪……这里面就有了一样众所周知的东西——感染力,有了它,某种气氛便会产生!

  我暗暗的想着,却见梁佩佩捂住了嘴,终于失声哭了出来:“你……在哪里学到的这首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被冰冻了100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被冰冻了100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