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酷刑
瓶子里的铃铛2017-02-20 02:043,386

  此情此景让我心中不禁怪诞的忆起了曾经学到的一首诗,我不禁一边承受着辰罪的鞭打,一边改起词来:“任脚下响着沉重的铁镣,任你把皮鞭举得高高,我不用你给我自由,哪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我张扬,不会低下高贵的头,只有怕死鬼才乞求自由,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死亡也无法叫我开口,对着死亡我放声大笑,哈哈!辰罪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

  “妈逼的我弄死你!”被我刺激的陷入了暴怒的辰罪劈头盖脸的朝我用力抽打,皮鞭禁不住重力,“啪”的一声断裂了。

  “再来!”辰罪气喘吁吁的伸出手,再次接过守卫递过来的一根皮鞭,作势要打。

  “军团长,这小子有一身骨甲,你这样是不行的!”裘成枫上前一步止住了暴怒中的辰罪,一把抓住了他扬起的皮鞭:“我们何不把他的骨甲一片片的揭开,然后再抹上一层盐,嘿嘿……看他能坚持到及时?”

  我心中一沉,咬紧了牙,双目喷火的看着一脸奸笑的裘成枫,这张可恨的面容我将默默的记在心里。

  “想不到啊,你这个家伙竟然能够拥有这样坚硬的一身骨甲,啧啧啧……”我的衣服被皮鞭抽的粉碎,辰罪注意到了我皮肤外面的骨甲不禁啧啧称奇:“你他妈的到底是人还是丧尸?听说,你还会发骨刺?真是让人羡慕啊……”

  几人凑在我跟前,一脸嫉妒的看着我的骨甲,想到等会要一片片的将它们拔光,三人都露出了一副变态的狞笑。

  守卫给拿来了一个巨大的铁钳,辰罪接到手中,掂量了一下:“不错,很合适!”说完,把铁钳锋锐的尖头撬到了皮肤的骨甲下面,因为骨甲像鱼鳞一样一片片叠在一起,所以这一撬自然被铁钳夹住了拇指大的一片。

  “啊……”辰罪狞笑着用力一扯,顿时这片坚硬的骨甲就被铁钳硬生生的撕扯下来,我禁不住痛呼出声,这种锥心的疼痛想忍也忍受不住,我满头大汗的看着被辰罪拔下的骨甲,灰白色的骨甲带着一块带血的皮肉就这么被撕扯下来。

  “哟,效果不错嘛!”辰罪戏弄的说着,和冯云汉和裘成枫三人状若癫狂的哈哈笑了起来,看到我痛苦他们心里得到了病态的满足。

  “再来!拔光你一身骨甲,看你还有什么嚣张的资本!”辰罪眼睛里满是疯狂的色彩,手里的铁钳不断的撕扯下我身体表面的骨甲。

  要在平时,这身骨甲是收发由心的,可是身体遇到伤害和袭击,它会自然而然的浮现在体外,此时身体受到铁钳的伤害,骨甲坚强的暴露在体外,这就让辰罪的阴谋得逞,拔掉骨甲那硬生生的痛苦感是没法来形容的,我只能用嘶声的喊叫来承担一部分痛苦。

  “辰罪,你他妈有种你弄死我吧!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操你八辈子祖宗!日你先人板板!”我忍不住破口大骂,胸前的骨甲一片片的被辰罪拔下,我感觉牙都要咬碎了。

  “放心吧!想死不会那么容易的!”辰罪哈哈笑着,故意放缓了拔出骨甲的动作,好让我的疼痛感持续的时间长一些。

  “你他妈的……死之前让我明白,到底你是怎么那么快找到我的?”我感觉今天算是难逃一劫了,忍不住道出了心底的疑问:“还有,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小丧尸是我放走的,这事跟莫月无关!”

  “哈哈,死到临头还惦记着女人,放心吧,她位高权重城主是不会处理她的,只是你……”辰罪恶狠狠的看着我:“必须要死!除非你告诉我你把小丧尸藏到了哪里?还有,你的行踪是一个叫做成旭的告诉我的,明白了吗?现在你还有机会……”

  “啐!”我一口浓痰吐在辰罪的脸上,听到不会牵连到莫月我也就放心了,对于告密者是成旭,我心中了然,这个家伙一心想谋取张氏部落的首领位置,见到我回去偷偷地向辰罪告密也是可以想象的,想到这里我不禁心中黯然。

  “我弄死你!我弄死你!”辰罪擦去了脸上的一口混合着鲜血的浓痰,疯狂的用铁钳撕扯我身上的骨甲,状若癫狂,整个刑室都是辰罪的咆哮声和我凄惨的痛呼。

  “军团长!”一名二级白甲战士走到刑室里,对辰罪行了个礼,说道:“城主大人有命令,让军团长带着被捕的犯人去议事厅。”

  辰罪听到白甲战士的传话,禁不住骂了一声,气喘吁吁的一把扔掉了手里沾满了鲜血的铁钳:“好吧,那现在就过去吧!便宜这个小子了……呸!”说着一口浓痰吐在我的脸上,我奄奄一息,此时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地面上堆积着上百片连皮带肉的骨甲,前胸处直到腹部都已经是鲜血淋淋,暴露出血红色的伤口和血管,整片的皮肤都被撕扯了下来,要不是我自愈能力的体质,恐怕光是流血就足以让我死掉了,见到我的惨样,前来报讯的白甲士兵都露出了不忍的眼神。

  辰罪让守卫抬着几乎失去行动能力的我,跟随着白甲士兵上了一辆轻型装甲车,一列车队缓缓的沿着鹰城的街道行驶,我悲哀的叹了口气,对待我的规格很隆重啊,还要那么多人护送我!

  鹰城很大,的确很大,装甲车队行驶了二十多分钟后才到了城中心,来到一座气势恢宏的建筑后士兵们把我押下了车。

  这座气势恢宏的建筑给人极大的压迫感,光是看数百层的大理石台阶以及门口矗立的十几根巨柱就可以看出,这有着浓厚压抑氛围的地方就是鹰城的中心建筑,也是鹰城高层所在——城主府。

  拾级而上,每隔十米就有一名二级白甲进化战士像标枪一样守卫在那,抬头看了看那巨大的展翅翱翔的雄鹰雕塑,我心中十分沉重。

  一进入宽敞豪华的大厅,这里的豪华和奢靡就让我感叹,光鉴可人的磨光大理石地面,大厅的四壁及顶部都有精美的壁画及精细的浮雕,处处都是呕心沥血的艺术结晶,让人叹为观止。看着这充满雕刻艺术感的墙壁,以及厅中间那巨大的吊顶水晶灯,让我仿佛产生了一种来到巴黎罗浮宫的感觉。

  偌大的大厅除了一些守卫就只有厅中间聚集的二十多个人,里面一个高背华丽的座椅上坐着一个看起来六十多岁的老头,一身华丽的衣装,其他人都像朝拜一样环绕在他周围,听到坨坨的脚步声,他们纷纷看了过来。

  “辰罪拜见城主!人已经带来了……”辰罪走到老头跟前,行了一礼,接着就走到队列中站好。

  看这个老家伙,应该就是鹰城的城主了,他在含笑打量我,我也在借机打量着他。

  头发花白,下巴上留着一缕修整的极为干净的花白胡须,皮肤白白嫩嫩,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惯了体型有些臃肿,只有一双眼睛不时散发出精光,炯炯有神的看着我。

  “你……就是张扬?”城主说话了,声音很有磁性,此时他一脸感兴趣的看着我,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是的!”我虚弱的回应了一声,巡视了两侧的众人一遭,都是鹰城的高层,身上穿着各种颜色的长袍,最低也是黄色长袍。

  我发现了莫月的身影,和她双目一对视,莫月禁不住浑身颤抖起来,一双美目扫过我的胸前的伤口,再也忍不住别过头去不再看我,极力压抑着自己,眼泪却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我一怔,旋即笑了,莫月这个时候没有冲动的扑到我身边已经是很理智了。

  “为什么?”城主再次说话了。

  我愣了一下:“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救那只丧尸?告诉我,我会让审判长从轻处理你……”城主的话简洁但却充满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呵呵……”我笑了,笑得城主脸上逐渐的阴翳起来,终于说道:“没有为什么……”

  我不想告诉他们实情,如果告诉他们我是为了报恩,他们会信吗?且不管他们信不信,如果他们知道小丧尸是一个高智慧的丧尸生物,那样只会让小丧尸更加危险,恐怕所有的人类都不会允许丧尸世界出现这样的一个威胁,谁知道以后会不会繁衍出更多的这种高智力丧尸呢?那样人类的生存会受到更大的威胁!

  “我很欣赏你,但是你却不明白自己的愚蠢!”城主从华丽的高背椅上站了起来,宛如一个君王般从台阶上走下,走到我的面前:“鹰城是公平的,你触犯了我们鹰城的律法,就需要接受我们的审判!我死去的联邦民和进化战士们都是因为那只丧尸,也是因为你,所以你必须接受我们的审判!”

  城主冷笑着摇了摇头,似乎为我的固执而感到不解,他这种养尊处优的上流人士如何懂得我这种逆境中生存的人的尊严?

  “审判长,这个人交给你们审判庭处置,尽快给我一个处理结果!他与丧尸为伍,就是全人类的公敌,即刻召开审判!”城主下了命令。

  “是!”莫月脸色如常的答应着,一挥手走过来两名白甲战士接替了辰罪的绿甲战士。

  莫月告退一声,就让士兵押着我离开,刚走到厅门口就听到辰罪阴冷的声音传来:“月夫人,一定要秉公审判喔!桀桀……”

  “不劳军团长大人操心!”莫月没有回头,冷冷的说了一句带着我离开了城主府。

  外面已经停着两辆有着审判庭标志的轻型装甲车,上面的人都是莫月的亲卫队,夏夏也赫然在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被冰冻了100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被冰冻了100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