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盘问
瓶子里的铃铛2017-02-20 02:043,159

  “虽然没有你猜的那么夸张,但是也相差不远了……”接着我就把所见所闻都详细的告诉了夏鸢,听着我的话夏鸢嘴巴惊讶的久久不能闭拢。

  “千万不要对其他人说起此事!知道吗?”我再次嘱咐了几句:“这些事情太匪夷所思了,我可不想你招惹麻烦!”

  “嗯,知道啦!”夏鸢应了一声,眼睛咕噜一转,再次瞅着我的脸,我被她盯得莫名其妙,不自在的说道:“怎么了?哥哥脸上长花了?瞅什么……”

  “哼,花倒是没长,不过心里倒是开花了吧!”夏鸢没好气的说道:“你肯定有事瞒着我!那个楚瑛这两天天天对你眉来眼去的,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小丫头懂什么!楚瑛可是曹大哥的妹妹……”我心虚的拍了一下夏鸢的脑门,惹得她又是一阵抗议。

  楚瑛这几日对我关心确实过火了一点,每天都帮我做这做那,要不是夏鸢在我身边,怕是再过火的举动她都敢做出来。楚瑛对我的好感曹日奔也是看在眼里,好几次都递给了我一个“你懂得”的眼神。对楚瑛,我真没什么想法,不过今儿一整天在思念莫月,倒是真让这小妮子看了出来,她还以为我是在想楚瑛,小野猫一般顿时不乐意了,在夏鸢的心里,恐怕已经把我当做了私有品不允许其他人染指。

  因为在夏鸢的心理我已经是她最亲密的人,对我的依赖心太强以至于如此,对她的这种心理我倒是能体谅。

  对于我的回答夏鸢明显不相信,嘟着嘴气呼呼的走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让郭威他们把风狸带了过来,准备独自审讯他。

  一见郭威他们走开,风狸就凑了过来:“大哥!可真有你的,这些人都这么听你的话!”对于我们这个集体的氛围,风狸一天的时间已经能够感受到。

  我瞥了他一眼,这家伙已经处理了身体的伤口,只是看脸色还有些苍白。

  “风狸,你在血兰教里是什么职位?”我抛出了第一个问题,这个家伙看似嘻嘻哈哈,其实鬼精的很。

  听到我的问题,风狸明显脸色一变,看了看自己裸露的手臂,眼底闪过一丝黯然:“你也认识这朵血兰花啊……我现在已经不是血兰教中人了,第一次任务失败,我已经没有了晋升的资格!”

  血兰花?我狐疑的向风狸看去,他手臂上的那个纹身图案是一朵血红色的兰花,这就是血兰教的标志吗?这个家伙并不知道我暗中跟随他们,所以才这么说。

  “嗯,知道这是血兰教的教徽人不在少数,所有的外围人员都会在臂膀上纹上这朵花……”风狸接着颓然说道:“我只是一个外围成员,好不容易有了这次晋升正式成员的机会,没想到却搞砸了……”风狸摇了摇头,语气里不无沮丧。

  “哦?你这次没有死掉已经算是命大了,还贪心什么?”我嘴角挂上了一丝嘲讽,心底的疑惑却更深:“正式成员有什么好处?让你连命都不要?”

  “正式成员……”风狸喃喃着,眼睛里爆发出一丝光彩:“成为正式成员就能成为进化战士!你知道吗,任何没有天赋体质的人接受了主上的洗礼后都能成为一名进化战士……”

  我心中一震,任何人都能成为进化战士?这,好像有点不大可能吧?

  “你他妈别骗我啊!”我狐疑的看着风狸,想看看这家伙是不是在大吹海螺。

  见我不相信,风狸语气急促了起来:“你别不信,和我一同入会的兄弟因为跟着右护法,完成了一个任务后就成为了正式成员,他直接进化到了二级白甲战士!”

  二级白甲?我脑中急速的转了起来,好像这个血兰教并不是那么简单啊,左护法?右护法?

  我脑中灵光一闪,问道:“右护法是不是一个戴着野兽面具的黑衣人?”

  “咦?你怎么知道?”风狸惊讶的望着我,想从我的眼睛里看出点什么。

  “果然和我猜的一样啊!”我点了点头,弄明白了一点东西,接着说道:“那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左右护法他们又是谁?”

  风狸叹了口气,黯然说道:“我以前是丧尸猎人……”

  “丧尸猎人?那是干什么的?和狩猎者有什么关系吗?”又接触到一个新鲜的职业,我不禁起了兴趣。

  风狸无语的看着我说:“丧尸猎人你也不知道?怎么可能?那你是怎么当上部落的首领的?其实说起来,丧尸猎人和狩猎者都是自由民,只不过我们所谋生的职业不同罢了!”

  谈起狩猎者风狸露出一副不屑的样子:“因为联邦城需要很多的丧尸生物以及它们的脑核,很多人就选择了丧尸猎人这种职业。虽然危险一些也要辛苦许多,但是总比那些靠着抢劫他人和贩卖人口的狩猎者强很多吧?”

  “这倒是!”我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和你一起的那个老王就是丧尸猎人吧?”

  “是的,老王的队伍在这一片算是规模大的……可惜啊,我以前的队伍都散了,要重新召集合适的人手难上加难啊!大哥,要不你收了我吧!”风狸笑得贼兮兮的,很快把话题扯到这上面。

  “你?”我从头到脚看了他一遍,摇了摇头:“我对你不熟悉,队伍里是不允许奸诈之徒加入的……”

  “我怎么是奸诈之徒了?!”风狸顿时急了起来,哀求道:“大哥我这人也就是机灵点,你看,我对丧尸的习性十分熟悉,而且对这周边的环境也是了如指掌,我……”

  “打住!”我连忙止住了风狸的絮絮叨叨,继续问道:“左右护法是什么人?血兰教抓小丧尸有什么目的?”

  “右护法我接触的不多,不过好像他们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每次见我们这些外围成员都是戴着面具。据说,好像他们是从巨鹿城过来的……”

  “巨鹿城?”那就没错了,温大哥不就是巨鹿城的人么,终于在千头万绪中有了一丝线索,我不禁精神一振,催促风狸继续说下去。

  “血兰教是这几年新兴起的教派,传说很神秘,能够给人强大的力量,你知道的,在这个末世,拥有强大的力量才是活命的根本,这可能就是血兰教这几年迅速发展的原因吧!”说起血兰教风狸再次沮丧起来:“本来这次差一点点就能有幸见到主上了,可谁知那个四级丧尸这么厉害!还差点把命都搭上……”

  “左护法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了这种擅长精神操控的丧尸,就传令他所属的外围成员寻找,我幸运的抓住了这个落单的小丧尸,却谁知引来了大丧尸的一路追踪!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么多了……”风狸可怜巴巴的瞅着我,用他哀怨的眼神想博取我的同情。

  “那鹰城的那些进化战士又是怎么回事?你又是怎么落得这个样子的?”对于昨晚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我很好奇。

  “昨天我骑着摩托车带着小丧尸先逃走了,可谁知那些丧尸群又追了上来,幸亏数量不多,最终被我甩掉了。一路上没命的奔波,我累的实在不行了,就随便找了个地方想休息休息……”回想起昨晚的一幕,风狸露出了一丝惧意:“到了后半夜一些敏丧尸杀上来了!我不得不再次逃跑,一些接应我的外围成员都被敏丧尸杀死,今天早晨到了那个山坳,也就是你遇到我的地方……我被敏丧尸包围住了,如果不是鹰城的那些进化战士及时赶到,我可能真就挂掉了。”

  “鹰城的军团长好像也要加入血兰教,不过他可能是和左右护法平级的存在,具体的细节我们这样的外围成员是没有资格知道的!”

  风狸虽然是血兰教的外围成员,但是透露的这些事情足够让我理清混乱的思路,既然有了清晰的指向,一些事情也就能够关联起来了。

  “那么……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听说过温政标这个人吗?”我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目光灼灼的看着风狸。

  风狸低头思索了半响,摇了摇头:“从没听说过……”

  “大哥!就让我加入你们吧……我不像那些窝在自己部落中的自由民,对外界我很熟悉的!”见我不再问话,风狸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而且你这么强的实力,我跟着你也不吃亏,我这人只为了吃口饭,什么都听你的!”

  对风狸这家伙,我真的没法处置,况且他也对我构成不了什么威胁,把人交给曹日奔他们还是能够很好的利用好的,最关键的是他对周边的环境的熟悉程度不是曹日奔他们可以比拟的。

  想到这里,我点点头答应了下来,并且再次严厉叮嘱了几句,风狸心中惊喜不已,我说什么自然都答应了下来。

  安排众人吃了晚饭,让大家早早的休息,明天天亮我们就要继续上路了。鹰城!我终于要再次回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被冰冻了100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被冰冻了100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