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过生日
瓶子里的铃铛2017-02-20 02:043,240

  部落里的细节很多,听完众人的汇报,我的头都要大了,还是决定把这些细节琐事都交给曹日奔来做,武器物资什么的统统都由曹日奔来分配好了,我没有做领导者的能力,更没有这份觉悟。安排完了事情,我就跑了出去,躲得远远地,头都大了!

  刚刚失去母亲的夏鸢,这几天的笑容还是有些牵强,今天是她的生日,而我做个做哥哥的,要给她一个难忘的生日。今天晚上将会为夏鸢安排一场盛大的生日晚会,一些细节的事情已经安排下去了,而生日必不可少的就是生日蛋糕了,在这个艰苦的环境里,欠缺很多食材和器具,想做出一个生日蛋糕无疑是难上加难,但是从南山部落,我却找到了一样做蛋糕最基本的东西——鸡蛋。

  整个南山部落统共也就只有这几十枚鸡蛋,和上面粉的话,足够我做一个大蛋糕了,为了这个重任,我让楚瑛帮我一起秘密完成。

  “什么?你没听说过蛋糕这个东西?”得到了鸡蛋和面粉,我把想法告诉了楚瑛,谁知她却告诉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蛋糕是何物!我不由苦笑道:“本想让你帮我,那现在看来只能我自己来了……”

  “听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呢!这样吧,我帮你,你教我怎么做!”楚瑛羞赧的笑了,帮我把鸡蛋往木盆里扔,“啪啪”鸡蛋砸在木盆里都碎裂开来。

  “哎哎!你干什么?”我惊恼不已,连忙制止了楚瑛,心痛的看着木盆里碎裂的几枚鸡蛋说道:“你这是帮倒忙知道不?哪有你这么弄的?”

  楚瑛看着我把木盆里的鸡蛋壳都捞起,委屈的撅起了嘴巴:“鸡蛋我们吃过,但是都是连壳一起捣碎了烤着吃。我……我不知道你要怎么做,对不起啊……”

  听到她这么说我才知道自己错怪了她,鸡蛋烤着吃,谁想出来的吃法,还要连碎壳一起烤着吃?

  “算了,你站在旁边看着吧!”我无奈的把一个个碎裂的鸡蛋壳捞起,拿起一个鸡蛋在木盆边上磕了两下:“看到了吗?也许你们吃烤蛋要把壳一起吃掉,但是做蛋糕可是不能带壳做的!”一旁的楚瑛点了点头,用一个木碗把鸡蛋壳装了起来,很显然不舍得浪费掉这么高蛋白的东西。看着楚瑛的动作我不禁有些感叹,对她无法提起怪责之意。

  “扬哥,你是我见过最神奇的人了……身手又好,有会做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吧?”楚瑛帮我收拾着东西,不着声色的问了我一句。

  我默然一笑,不置可否,看到我没有回答,楚瑛不乐意的瘪了瘪嘴,也没有再多说话,只是不住的拿眼睛瞟我。

  我的注意力此时全在如何做好蛋糕上,以往人们做蛋糕,需要很多材料,比如说鸡蛋、面粉、糖和牛奶,泡打粉和色拉油什么的,如今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特殊时期要特殊对待,我把几十枚鸡蛋都统一盛在木盆里,然后用一根木根搅拌起来,这是个考验持久力的活,鸡蛋充分搅拌后会产生物理变化,变成固体,我又在里面掺入了一些面粉和清水,让楚瑛把采摘的几十枚野果都挤压出汁水,酸酸甜甜的果汁水混合着一些面粉都搅拌到了鸡蛋里,我也不知道啥滋味,反正凑合着来吧!

  我敢说我做的这个蛋糕谁都没有吃过,做法虽然简单但是却混合了我太多的祝福和心意,为了保证每人能够吃到一块,搅拌到最后面粉已经全部加进去了。部落里唯一的一口大铁锅被我征用了,在锅里加了些清水,然后把木盆整个坐到了铁锅里,就这样添加了柴火蒸了起来。

  “好香啊!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足足蒸了一个多小时后,我揭开了锅盖,一个巨大的特殊“蛋糕”在热气蒸腾中呈现在眼前,楚瑛咽了一口口水,用手指戳了戳软绵绵的蛋糕。

  “一定很好吃!扬哥,你真是太厉害了!”楚瑛眼里冒出了小星星,听到她的夸赞我也不禁得意起来,鸡蛋面粉蒸出的大蛋糕足够我们这一百三十多人每人分一块,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送给夏鸢的生日蛋糕,如今的自由民们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哪还有闲心过生日,连生日蛋糕更是没有听说过。恐怕也就只有联邦城里的达官显贵才有口福品尝到吧!

  带着众人忙活了一下午,精心准备的生日之夜即将开启,而夜晚也终于如约来临。

  就在营地中我们燃起了一堆篝火,篝火噼噼啪啪地燃起来了,此时的夜空,湛蓝深邃,漫天寂寥的散星嫉妒地望着地上气氛逐渐升腾的篝火晚宴,嘈杂的欢声笑语回荡在这个原野月白风清的夜晚。

  说是篝火晚宴,晚宴的食材也比较单调,只是制作的一些面食品和采摘的野果、野菜,还有用野果酿制的野果酒,最引人瞩目的就是篝火旁的那个巨大的特制蛋糕了,面粉鸡蛋经过蒸制后呈乳白色,散发着阵阵香味,在楚瑛的精心准备下,蛋糕周围铺满了她亲手采摘的各式野花,吸引得部落里的几个小孩子围拢在一起垂涎欲滴,像贪吃的小馋猫般直盯着蛋糕看,猛咽口水。

  在我的安排下,整个篝火晚会的场地都铺满了人们采摘的野花,透着一股喜庆的气息,美中不足的是没有蜡烛,让寿星在生日祝福的歌声中吹灭蜡烛所营造出来的意境是无可比拟的,但是蜡烛这种奢侈品只有联邦城里有,如果有蜡烛,那就可以让夏鸢许愿吹蜡烛感受这种意境了。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篝火晚会的主角——夏鸢,在楚瑛的陪伴下缓缓走到了场地中间的篝火旁,看到眼前的一切夏鸢禁不住惊讶的张大了嘴,整整一个下午我们的一番布置都没有让她看到,这番辛苦显然给她制造了极大的惊喜,双眼就这么穿过熊熊的火光看着我,眼泪瞬间充满眼眶。

  “傻丫头,今天是你的生日,哭什么?”我哈哈笑着走过来,变魔术一样把楚瑛早已扎好的一个花环戴在了夏鸢的头上,夏鸢低下头,笑了、哭着笑了……那样纯真……

  “兄弟们!”我拉着夏鸢的手,对着围坐了一圈的族人们大声说道:“今天是夏鸢的生日,也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的第一次团聚,我希望我们以后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这……”我指着那个特殊的蛋糕说道:“我相信我们能够过得更好,像这个大蛋糕,是我亲手做的,以后大家会吃到真正的蛋糕,我会尽量做到这一点!我希望在明年此时,我能够给我的妹妹做一个更大更好吃的蛋糕,再亲手给她戴上花环,我也希望明年此时能够坐在我身边的还能有你们每个人!我会为你们每一个人而骄傲!”

  看着周围情绪激动的族人们,我顿了顿,接着说道:“在我的家乡,他们过生日的时候要许愿要吹蜡烛,要唱生日歌!虽然我们没有蜡烛,但是许愿和唱生日歌是必不可少的!来吧!小鸢,过来对着蛋糕许愿!生日那天许愿可是很容易会实现愿望的哦……”我笑吟吟的拽着夏鸢走到巨大的蛋糕前,看着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大哥哥,我可以许几个心愿?”夏鸢抬头看着我,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感动。

  “额……这个嘛,通常是一个,不过小鸢当然可以多许一个愿望啦!”我嘿嘿一笑,看着夏鸢被逗乐心里也是很顺畅。夏鸢莞尔一笑,再次闭上了眼睛,嘴里默念着许下了她的生日心愿。

  “好了!马上可以吃蛋糕喽!但是吃蛋糕前我们大家还要唱生日歌哦……”看着众人不明所以的看着我,我微微一笑,拍着手打着节拍带头唱了起来:“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唱歌是人类自古以来的一种本能,是人们很好的一种情感表达方式。人类之所以会唱歌,就是因为他们把自己对生活的热爱融入歌声中,而这个末世的人们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失去了精神上的追求,失去了前人那些曾经美好的过往,而我,决定要带着他们一点点的找寻。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起先是楚瑛、夏鸢随着轻声附和,渐渐地,全部的人都随着轻声唱了起来,每个人都融入了这个节拍里,声音渐渐的大了起来,消逝在这个时代若干年的生日快乐歌再次响彻整个营地整个原野。

  有一位音乐家说过:“音乐,是人生最大的快乐;音乐,是生活中的一股清泉;音乐,是陶冶性情的熔炉。”这些自由民们在为了吃喝操劳的时候,早已经忘记了享乐,但是每个人听了歌声都会不由自主的受到感染和熏陶,音乐带来的奢侈享受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发自内心的颤抖起来,有很多人唱着唱着就泪流满面。但他们无疑是开心的,每个人都站了起来,唱起了温暖且快乐的《生日歌》,那情境融化着在场的每个人的心,涤荡着他们在末世生存下那颗困苦的心。

  看着陷入了欢乐海洋中的人们,我由衷的笑了,眼睛也渐渐模糊,温馨与感动在我的心中涌动,久久不能平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被冰冻了100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被冰冻了100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