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苛刻的条件
瓶子里的铃铛2019-10-13 02:203,249

  “有意思!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人?”看到温政标穿上了二级生物战甲,杨日终于慎重起来。

  “那天和我们一起来的那个女孩,被你带走的那个!她是我孙女……”张大民忍不住抢着说道。

  “哦?她啊?不凑巧哦,昨天我还没有下手就被我的老大辰罪要去了呢!”杨日松了口气,不用面对同级别进化战士的生死挑战,总归是平安无事好。

  “什么?这下可糟了……”莫月秀眉皱了起来,绕来绕去,最终还是把难题交到了她的面前。

  “月夫人,恕小人无能无力了!老大看上的女人,我想你也知道的……恕不远送哦!哈哈!”杨日嚣张的一笑,带着手下回去了。

  “大人,求您救救我孙女!”张大民“噗通”一声跪在了莫月面前,苦苦哀求道:“只要您救了小雪,我给您做牛做马……”

  莫月皱了皱眉头:“我要你做牛做马干什么?据我所知,辰罪这家伙虽然花心,但是对待女人还是蛮不错的。你的孙女跟了他,好吃好喝的,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莫月这话一出口,张大民更显沮丧,就连一旁的温政标也附和莫月这一观点。对莫月的这番话我实在不敢苟同,肃然说道:“月儿,你有很多的屋子,很多的钱,你什么都有了,独独没有一个爱你的人,你会幸福吗?”

  “这……”莫月和温政标怔住了,我缓缓的说道:“幸福有很多种定义,在我看来或许是种感觉吧。也许如今这个时代的人会认为有吃有喝过着高人一等的生活,就是幸福,可我不那么认为!”

  “一个无所事事的穷人说,有钱就是幸福。一个匆匆忙忙的富人说,有闲就是幸福。一个满头大汗的农民说,丰收就是幸福。一个漂泊他乡的游子说,回家就是幸福。一个失去双脚的残者说,能走路就是幸福。一个失去光明的盲人说,能看见就是幸福。”我直视莫月的眼睛:“那你说,你知道张雪想要的幸福是什么吗?是自由!”

  “所以说,我希望你能够帮她!就像帮我一样帮她……”

  听到我的话语莫月再次陷入了沉默,半响方才悠悠的说道:“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怎么会不帮她?”

  张大民闻言大喜,连连磕了几个响头,被我一把拉了起来:“张爷爷,您一大把年纪了,这样也不怕折了腰?你和小雪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我的话让现场的气氛缓和了下来,莫月幽幽的瞪了我一眼:“糟了什么罪?要替你这个小冤家出头……”

  “嘿嘿!这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张大民和温政标闻言瞪大了眼睛,对于从竞技场的死亡边缘拉回来他俩一直在纳闷,直到此时才明白,二人交换了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辰罪的府邸在城市的北侧,一南一北,作为一个五级红甲进化战士,他和莫月一武一文掌握着这个城市极大的权力,身为武官,辰罪的府邸建筑结构严密,气势雄伟,石砌的走廊宽阔平坦,路面由一些长方形或正多边形的石块排列成各种图案。乍一进入就给人感觉一股压力和陌生。

  “哟哟!真是稀客!是什么风把月夫人吹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响起,走廊尽头走出一队人,为首的一人身穿奇异的红色战甲,不用猜就知道是辰罪来了。我仔细的打量着逐渐走进的辰罪,接近两米的身高,气势轩昂,皮肤白皙,鹰钩鼻,五官还算端正,只是阴鸷的眼神和薄薄的嘴唇透出了一股阴气,身后一队白甲士兵,气势昂扬的跟在辰罪身后。

  “哼,辰大军团长公务繁忙,小女子这不是专程来拜会拜会。怎么不欢迎么?”莫月冷冷的说道:“多日没见,怎地辰大军团长还挂念着那件小事么?”

  辰罪眼神里闪过一丝怒意,莫月之前就曾告诉我,二人前些日子在联邦会议上当着众多城市高层管理人员的面吵了个不可开交,被莫月挑了一件辰罪的糗事占据了上风,二人这一见面,两句话就讲出了火气。

  “不敢不敢!有什么事月夫人就说吧……”辰罪在我们面前站定,比我高了一头的身躯给人一种压迫感,说实话,我很讨厌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辰罪饶有兴趣的看了我一眼,轻佻的说道:“这位就是传说中月夫人看中的小白脸么?果然有几分姿色……”

  “不敢不敢,没你白!”火烧到了我的身上,我自然不甘示弱,况且莫月现在是我的女人,我怎么容得别的男人欺侮。

  辰罪冷哼一声不再看我,冲着莫月扬起了下巴:“管好你的狗,不要乱叫……小心哪天丢了狗命!说吧,什么事来找我?”

  看到辰罪这副样子,我就预感今天此行谈不拢了。

  “我想问你要一个人!”

  “谁?”

  “你从杨日那要去的那个女奴隶!”

  听到莫月这么说,辰罪一愣,半响失笑道:“堂堂审判长月夫人竟然会为了一个小奴隶到我这来要人?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

  我这才知道莫月的身份,审判长,听起来貌似权力不小嘛!

  “放不放人?”莫月恨得牙痒痒,但仍旧忍住没有发作。

  “放,怎么不放?”辰罪呵呵一笑,显然今天让对头冤家有求与他让他很得意,摆出了一副高姿态说:“只是,有个条件……”

  看到辰罪嘴角露出微不可察的笑意,我就想踹他脸,敲诈是需要技术的,我能预想到他会提出很过分的条件。

  “条件就是,你陪我一晚!”

  “你这个混蛋!”莫月脸色一变,俏脸气的煞白,就连身后的一队白甲女兵都忍不住要发作。

  没等莫月发飙我就一把将她扯到身后,捕捉到辰罪眼中那丝嘲讽,我就接过话茬:“还没来到鹰城的时候就有人很崇拜辰大军团长,向我打听你的英雄事迹!”

  听到我这么一说,辰罪一愣,继而有些得意地问道:“什么?打听我什么?”

  “唔,他们问我辰罪是做什么的,你猜我怎么说?”我故意卖了个关子。

  “做什么的?”我的话不由吸引了辰罪和他手下的兴趣。

  “我告诉他们,辰罪是他妈做梦的!”听到我的话,辰罪顿时气冲霄汉,大怒起来:“好小子,我要杀了你!”说话间身后的士兵已经拔出了钢刀要砍我。

  我伸手阻止道:“停!莫月是我的女人,老子容不得你撒野!换个条件!”

  “哼!”辰罪喝止了手下,听到我嚣张的话语,辰罪眼神更加阴鸷,冷笑着看着我:“换个条件?也行,我的生物盔甲只要再凑齐三颗五级丧尸生物的脑核就能升为黑色生物战甲,只要你给我弄来三颗五级丧尸的脑核我就放了那个小妞……”

  “成交!”我毅然答应下来。

  “什么?”在场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都愣住了,继而辰罪和他的手下都哈哈大笑起来:“听到了没有?这小子说要去给我找三颗五级脑核,脑子被X病毒感染了吧?”

  莫月在我身后拽了拽,埋怨道:“你开什么玩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就连张大民也连说使不得。

  “你们没有听错!这个条件我答应了,男人要说到做到,到时候你可不要耍赖哦!”我看着辰罪露出一丝嘲讽。

  辰罪脸色一沉,语气变得阴冷起来:“小子!这可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别人!月夫人,你的姘头要自寻死路,可怨不得我,我相信整个鹰城再也找不出一块五级脑核了吧!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过时不候!否则,我可要给那个小妞开苞了哦!桀桀……”一干人再次淫荡的肆意大笑起来。

  回到郭府,几个人都把我围了起来,一个个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

  “你根本就不知道五级丧尸的可怕之处!”莫月恼火的看着我,喃喃说道:“我是行政官员,手里只有20名白甲战士做贴身护卫,这点人根本就不够一只五级丧尸塞牙缝的,那可是媲美红甲战士的超级丧尸啊!这可怎么办……”说着莫月都要哭了出来。

  “怕他个鸟,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总会有办法的,起码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不是?”我乐观的说法同时遭到了温政标和张大民的鄙视,我顿时不乐意了:“喂!张爷爷,我这可是为了救你孙女,你那是什么眼神……”

  张大民一脸懊恼,仿佛一下子又老了十岁,灰白胡子哆嗦了半天才叹了一大口气:“这就是小雪的命吧!张扬,尽力了就好……这个条件,你是完不成的……唉!只要人还活着就行……小雪,爷爷对不起你哇……”说着张大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呵呵,张爷爷,什么叫活着?呼吸下一秒的空气,喝到下一口水,吃到下一顿饱饭,这叫做真正的活着吗?你的观念是错误的,或许那是你的活法,但却不是我的,也不是小雪的,我非要找回来三颗五级脑核不可!”我迟疑了半天,才想起来伟人那句经典的话,坚定的说道:“人定胜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被冰冻了100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被冰冻了100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