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废墟城市
瓶子里的铃铛2019-10-13 02:202,638

  我缓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这么说,我是作为死囚犯被弄到这里当做了冰冻实验体,进行为期五年的冰冻实验。

  难道说?我真的被冰冻了五年吗?既然是五年,那为什么这里的一切成了这个样子?看着眼前的一切,我心底越来越冷,越来越冰凉,腐烂的尸骨,尘封的实验室,这一切告诉我,时间不会过去了五年那么短,也许是10年,也许……

  我不敢再想象下去!根据尸体腐烂的程度和这里的一切,我不知道我在冰冻实验下沉睡了多久。但,既然我醒来了,我就要继续的生存下去!活下去,才能知晓所发生的一切。

  外面会发生那么严重的病毒感染,世界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日记里所说的那些恐怖的感染体会不会还在外面徘徊呢?反复思考挣扎了半天,我最终狠下了心。不管了,我只知道我的肚子好饿,给我一头牛我都能烤了吃下去!

  我瞥到了一侧的密封门,这里就是我的出路!我现在就要出去!

  从实验室里找到了破败腐朽的一件衣服套在身上,我摸到了密封门前,一侧有一块输入密码的号码板,擦拭掉上面的浮尘,输入了日记本上的那一串密码80613。

  千万要成功,千万要成功!我紧紧的盯着密封门,心底在不住的祈祷。

  “喀拉拉”……一阵机械声响起,密封门动了,缓缓的向两侧开启,扑簌簌的灰尘掉落下来,我连忙用胳膊遮住了脸,防止跌落的灰尘迷了眼睛。

  机械响声戛然而止,密封门开了一半终于由于电力不足不动了,我连忙闪到一边,警惕的注意着一切动静。密封门外吹进来一股新鲜的空气,我情不自禁的深吸了两口。门外没人,很安全,一片寂静。

  走廊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腐朽的尸骨,我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察看,从破败尸体上腐烂的军服可以看出这些多数都是军人。我心里惊喜,因为我发现,尸骨旁边有冲锋枪,连忙捡了起来,拿到手里却傻了眼,除了军工塑料的手柄,枪管处都生锈了,我扣动了一下扳机,“啪嗒”锈迹斑斑的扳机却掉到了地上。

  捡起另外的两把手枪,也是一样,仿佛博物馆里的陈旧货,中看不中用了。

  幸运的是,我在一具死尸的军靴上拔出了一把军用匕首,试了试刀刃,果然好钢就是好钢,虽然刀柄有一些腐蚀,但是刀刃仍旧很锋利,勉强用来防身了。

  一路小心翼翼的沿着通道走,只有地上一些腐烂尸骨,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活物,更没有日记中所说的感染体。

  地下实验室很庞大,通道两侧的房间我没有耐心去查探,我只想着尽快的脱离这个鬼地方。沿着通道一路前行,各处都是大门洞开,如果再有一处门关闭,那我可就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哭都没处哭去了。

  通道尽头是一个电梯,绕过电梯口的几具残骸我进了电梯里,傻眼了!地下实验室已经没有电力维持,这座电梯怎么还能运行呢?

  爬上去吧!无奈之下只能做了这个决定,搬了些杂物站在上面,我用匕首撬开了电梯顶部,上面是细长的缆绳直通到顶。咦?这里有消防梯,在电梯通道的石壁上,有一条铁梯直通上面,看来,能省一些力气了。

  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期间休息了三次,我在用了约一个小时候终于从上百米的消防梯爬了上来,顶部的建筑已经成了废墟,梯口直接就暴露在了阳光下。从实验室里爬出来,四肢再也无力支撑身体,我大口喘着气躺到了地上。

  摆脱了过度耗力后头晕的症状,我缓缓睁开了眼睛。天,好蓝!丝丝白云飘荡在蓝天上,空气清新的让我不自禁的联想到了美丽的西城,那里也是这般的蓝天白云。国家实验室该不会是建设在偏远的西城吧?我脑子不禁涌起这样的念头。

  站起身来,环顾四周时,我却呆住了,眼前是一片破败的景象!四周的景象是残垣断壁,一栋栋倒塌破损的高楼大厦,废弃的生锈汽车,我身处于一座废墟般的城市中,起码这里曾经是一座城市。只不过眼前的一切都仿佛蒙上了一层灰色,整座城市一片荒凉,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

  火烧过的街道,破损遗弃的旧汽车,裂开的道路上有着厚厚的尘土和散落的石块,街道上的一些不知哪个部位的尸骨。

  国家实验室上面是一座军事基地,而我爬出来的消防梯,则直接处于这座城市的边缘,此时的我,就站在一条不知名的街道上。眼前的一切仿佛电影般中的末世景象,而我,则成了电影中的主角,我情愿这一切是个梦。

  破旧的城市废墟,没错,这就是一座废墟城市,一座废都!我看到了昔日熟悉的银行,从名字上我才知道,原来这里竟然是我家乡不远的城市SD省JN,曾经北方大省的省会城市。

  我悲哀的笑了,这座城市已经成了死城,它像一个吞噬生命的怪兽张着大嘴,我无力的迈步向前走去,不是身体的无力,更多的是从心底。

  “有没有人!妈的!有没有人啊!”我扯开喉咙放声大喊着,泪水不自禁的沿着脸庞滑下,我无助的像疯子一般的大喊着,沿着破损的街道前行:“人都死哪里去了?出来啊!出来啊!”

  “出来啊……”“出来啊……”空旷的回音在昔日的高楼大厦间回荡,我的声音显得那么的孤单无助。

  真是可笑!我想起了观棋烂柯这个成语的主人公王质,去打柴时,他看到一童一叟在溪边大石上正在下围棋,于是把砍柴用的斧子放在溪边地上,住足观看。看了多时,童子说“你该回家了”,王质起身去拿斧子时,一看斧柄已经腐朽了,磨得锋利的斧头也锈的凸凹不平了。王质非常奇怪。回到家里后,发现家乡已经大变样。无人认得他,提起的事,有几位老者,都说是几百年前的事了。原来王质石室山打柴误入仙境,遇到了神仙,仙界一日,人间百年。

  而我呢?我他妈幸运的冰冻了若干年,醒来发现留给我的是一个破败的世界,我是这里最后的生命吗?如果是,那太可悲了……

  颓废的我仿佛融入了这座废墟般的死城,我就这么走着,不住的寻找周围的一切。曾经的道路两旁的绿化树木已经长成了一颗颗参天大树,我就走在道路的阴凉里,也不用担心头顶的烈日。

  这个季节,是夏季,一如以往的炎热,只是没有了城市里的喧嚣和大气污染的空气。

  “是谁?有人吗?”蓦地,前方街道尽头传来一个空罐子被踢走的声音,当啷啷的易拉罐滚在寂静的道路上,划破了这里的沉寂,我圆睁着大眼向声音传出的方向望去,带着心底的一丝期盼惊喜的喊着:“是谁在那里!?”

  回应我的只有一片沉寂……

  没有人?我迟疑着向前走着,为了保险起见,我手里紧紧攥着那把军用匕首,小心的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过去,一边走一边大喊:“有人吗?是谁在那里?”

  “吼!”耳后生风,低沉的类似野兽般的低吼在我身后响起。糟糕,不好!显然我是遇到了偷袭,大惊之下的我转身的同时把手里的匕首用力向身后划去,“噗”的一声匕首入肉,我被袭击了,但是我也用刀捅到了对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被冰冻了100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被冰冻了100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