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妻子的身份
钱十八2019-10-13 02:191,603

  看到上面母亲两个字,沉了口气,下一秒接起已经恢复往日沉稳的样子:“妈妈。”

  “穆皎,十点的预约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你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岑云的话一出,那强大的气场好像从贺宅直接冲到了她这里。

  压迫的她闭了下眼眸,低声道:“我们已经在路上……”

  “把电话给言恺。”岑云显然懒得听穆皎的解释,穆皎没有出声,直接将电话递到开车的贺言恺耳边。

  贺言恺淡淡恩了一声,那头岑云声音柔和了些:“言恺,这次一定要好好检查,你和穆皎结婚三年了,为什么还生不出孩子,是不是穆皎身体不好,这次我安排的医生是美国那边过来的,你看着她点,别让她搞小动作。”

  “我知道了。”贺言恺依旧清冷着嗓音,随即偏头瞥了眼穆皎,穆皎便将手机收回挂断放回包里,一路沉默。

  到了医院,穆皎收到管家魏叔发来的医生办公室的号码,轻车熟路的来到妇产科。

  贺言恺一直慢条斯理的跟在后面,不急不缓。

  敲门,进去,是个外国医生,应该是来学术交流,被岑云请下来亲自为他们检查,或者说重点是为她检查。

  已经来过太多次了,这些机器没准都已经认识她了,很快检查结束,穆皎穿好衣服出门。

  贺言恺就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手中拿着平板在看今日的股票行情,没看她一眼,淡淡开口:“结果什么时候出?”

  “两个小时以后。”穆皎坐在他的对面,从包里也拿出一个平板,打开文档工作,根本不理会对面的男人。

  贺言恺察觉到她的忽视,阴冷的眸子倏然抬起,投向她的目光带着些许寒意。

  穆皎微微垂眸,露出白皙娇嫩的侧脸,贺言恺双眼一眯,看到那红红的印子。

  “去买药把脸上的印子消除。”贺言恺冷冷开口吩咐,他从不打女人,但是到了穆皎这里,一切都成了例外。

  他不但打了她,还羞辱她,不知道为什么,即使这样做了,他心中的怒意依旧难平。

  看着穆皎这副清冷的样子,更是窜起一股无名火。

  贺太太出门带着红红的巴掌印,她穆皎难道不是故意的?

  真的把他的话当做是开玩笑?

  “我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贺言恺将平板后下,重重的声音让穆皎抬了头。

  动了动眉梢,穆皎起身:“不必了,不过是个印子而已,我就说是狗抓的。”

  她讽刺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检查结果就叫魏叔来取吧,反正都是要交给你妈。”

  贺言恺盯着她的背影,暗了暗神色,穆皎永远这样,她高傲的端着自己的姿态。

  即使被羞辱被打骂,也永远扬着自己的下颚,让自己像一个女王一般存在,她气场清冷又不容人接近。

  就因为这强硬的性格,这又臭又硬的脾气,贺言恺每每想起都觉愤懑。

  “给我站住。”贺言恺低声传过去,穆皎深深吸了口气,转头勾着波澜不惊的冷笑:“贺先生还有事?”

  贺言恺将平板放心公文包里,一步一步走进穆皎。

  他是王者,高高在上不容忽视,穆皎看着他凛然走过来,仿佛看到了第一次见他的样子。

  可这一晃眼,曾经那个让她觉得要放在云端仰望敬佩的男人,已经成为她的丈夫。

  收起自己的心思,穆皎依旧挂着那抹冷笑,贺言恺伸手捏住她的脸颊。

  左右端详一番,云淡风轻的开口:“想这个样子去公司,好让别人知道你被我打了吗?”

  让狗抓的……呵……贺言恺可以原谅穆皎偶尔的脾气,但却绝对不容许穆皎就这样去公司。

  而且不知为何,看到她这副故作镇定强忍的样子,贺言恺突然觉得有点心疼,也没再说什么,他牵住穆皎的手朝药房走去。

  穆皎怔愣了下,盯着他的手蹙了下眉头,几乎瞬间就要挣开,贺言恺一记冷眼扫过去:“我牵我的妻子,你觉得有问题?”

  当然,没有问题!贺言恺一句话就将穆皎准备好的所有说辞堵在嘴边,硬生生被她咽了回去。

  一个妻子的身份,竟可以让她压抑的喘不过气来,她能够说些什么呢,根本什么都说不出口。

  见她不再争执,贺言恺牵着她到药房。

  刚开口要拿药膏,穆皎趁他不注意,挣开他的手,活动了下手腕:“不牢你费心了,我已经迟到半天了,我先走。”

继续阅读:第五章 女王驾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约已过,请签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