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你不做谁做
钱十八2019-10-13 02:191,619

  穆皎沉了口气,清冷如月的水眸不卑不亢的与贺言恺对视:“我怎么了?”

  “你把她撞倒了,你没看见?”贺言恺拦腰抱起温芊芊,看到她裸露的双腿膝盖红红肿肿,拧眉怒目。

  而温芊芊则窝在他的怀中委屈的说:“阿恺,不怪皎皎,是我不小心,没有扶住她的手,你别跟她生气了。”

  穆皎紧咬着牙关没有开口,内心的愤怒却如同一直猎豹,好像随时都可能冲出来,可理智尚存的她也知道,温芊芊惯常的伎俩她又何必这么在意。

  扯了丝冷笑,穆皎扬眉:“那你下次可要小心一点,我没有那么好的心情还去扶你。”

  说罢,穆皎讽刺的睨了眼贺言恺,转身开门进屋。

  贺言恺似潭水一般深邃幽深的眼眸微微一眯,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这个穆皎,永远要和他作对,一秒钟的和谐都不给他留。

  温芊芊感受到贺言恺这样的怒意,手指有意无意的点着他衣服的扣子,声音轻柔:“阿恺,皎皎跟你生气了呀,看起来心情不太好,我原本是想跟她说话的,这不一不小心就没站稳,你别介意了,她心情不好我可以理解的嘛。”

  贺言恺低眸,正好看到她食指上包扎着的纱布,眉头一紧:“手怎么了?”

  温芊芊扁扁嘴:“我想给你们做饭,可能几天没动刀切菜了,不小心就这样了,幸好李妈看到给我包扎了,只是我太疼了,就给你打了电话,没耽误你工作吧?”

  在贺言恺的面前,温芊芊一向温柔善良大方,她美丽漂亮,十分靓丽,又很懂事,不会过问贺言恺不想说的事情,不会触及他的底线,不会惹他不高兴。

  就像一只小兔子,乖巧又听话,贺言恺与她在一起时,没有压力,不会动怒,甚至还总是宠着她,希望给她最好。

  而她也一向懂得知趣,就连穆皎与贺言恺的婚姻,温芊芊都十分的大度,没有一点点不满意的念头。

  这也是为什么,几年来贺言恺身边莺莺燕燕无数,却没有人入得了他的眼,因为他满心满眼都是家里这只金丝雀。

  贺言恺将她抱到沙发上坐下,拿起她的受伤的手端详了一番。

  温芊芊看到他眼底显露的担忧,暗暗眯了下双眸,阴郁一扫而过:“阿恺,我特意做了红烧鱼呢,你和皎皎都爱吃,可这下怎么办呀,李妈刚下班了……”

  说着话呢,穆皎端着马克杯下楼,看到贺言恺抱着温芊芊坐在腿上,姿势暧昧,她将头撇向一边,目不斜视的去倒水。

  贺言恺听到声音,偏头,声音又冷又有穿透力:“那就让穆皎做饭吧,你好好休息,手都这样了,不能再干活。”

  他的语气毋庸置疑,就像每一次的那样笃定。

  穆皎端着马克杯的手顿了一下,就听温芊芊小声嘀咕:“这样不好吧,皎皎也刚回来,会不会太辛苦了?”

  “她什么都没做,有什么辛苦。”贺言恺低头亲了亲温芊芊的额头,随即阴冷的眸子对在穆皎身上:“你听到了,还不快去做?”

  穆皎将马克杯啪的放到桌子上,转头噙着冷笑看着他们:“我不吃晚饭,谁吃谁做。”

  她目光冷冽,对上温芊芊暗暗的阴冷毫不示弱,温芊芊眉头轻微一簇,勾着贺言恺的脖颈,缩了缩身体,好像害怕穆皎一样,低声道:“阿恺,还是我自己去吧。”

  她作势就要松开贺言恺下地,可贺言恺却已经将她放下,起身走到穆皎身前,伸手拿住她的马克杯,低声强调:“我叫你去做饭,你不吃,我和芊芊还要吃。”

  “你和她吃不吃饭,跟我穆皎有关系?”穆皎不甘示弱,双手环抱在胸前。

  看他拿着自己的马克杯,笑了:“不过你们要是想喝个水什么的,我倒是可以代劳帮你们倒一杯。”

  贺言恺冷冷哼了一声,扬手将马克杯摔倒地上,伴随着厉声呵斥:“现在立刻给我去做饭,七点之前我要看到饭菜上桌。”

  他按住穆皎的肩膀,双眸狠狠注视着她:“你把她撞到了,别以为我看不见,这笔账我不跟你算,用这顿饭结清。”

  “你!”穆皎伸手想挣开他,他却加大力度的按住她:“恩?”

  穆皎低沉了一声,眸光凉凉看向温芊芊,而温芊芊正趴在沙发上含笑看着她,就像在看一个笑话,一个亲手为她编织的笑话。

  穆皎自觉讽刺:“好,我做!”

  她瞥了眼贺言恺的手:“现在可以放开了?”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最深的悸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约已过,请签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