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心酸
另一夏2019-10-13 02:181,100

  嫂子听我这么讲,满意地笑了:“还没吃饭吧?走,吃饭去!”

  我被她挽着走,面上挂着浅浅笑容,心里却愁得很。

  穆洁丢的是价值十几万的项链,她跟路旭东别说只是同事,就是密友难道就能看路旭东的面子完全不计较?

  可我清楚跟我嫂子肯定是讲不清楚的,说多了还得怪我不想帮她,只能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

  吃过饭我和嫂子就各自搭乘公交车回家,她喜滋滋的,完全已经把穆洁的事抛之脑后,还破天荒的开口叮嘱我有空多回家。

  我看着她挥手告别的笑脸,只觉得心酸。

  七年前我高中没毕业就缀学了,在我伯父的介绍下进了现在这个生产服装的厂子当文员,第二年我哥相亲认识了我嫂子,那会儿我嫂子虽然也说我家穷,但她又说没事,只要我哥对她好就行,对我和我妈的态度也挺好的。

  可等她和我哥开始谈婚论嫁,她就开始说什么我家房子就三室,将来有小孩了没有儿童房不方便,又时常有意无意的背着我妈和我哥问我我们公司是不是有提供住宿。

  我再迟钝也很快明白她的意思,然后就收拾东西搬去公司住了。

  我妈在我搬走后也说过类似“委屈你了”这样的话,但她有老一辈人根深蒂固的想法,觉得女儿长大了迟早是别人家的,对于娘家来讲早晚是客人,所以一点也没往心里去。

  没有人知道我当时那种仿佛被遗弃了的心情,自然也没有人懂得我特别想有个属自己的家的渴望。

  转了两趟公交车,下车往小区走的时候我接到路旭东的电话,说他到忙完准备回家了,问我是不是还在叶圣音那里,大概是想问要不要顺便接我。

  我告诉他我刚下公交,马上就到家了。他“哦”了一声,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我有些迟疑地喊住了他:“那个……”

  “嗯?”

  其实路旭东的声音蛮好听的,温润悦耳里还带着些许性感,既干净又富有磁性。我微微有些失神,顿了一下才说:“那天那个穆洁小姐,你们是不是很熟?”

  路旭东有些讶异:“怎么会突然问起她?”

  我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握着手机抬头望着不远处林立着的楼房,下意识就想着路旭东会不会嫌弃我事多,会不会连眼前这个“家”我也保不住?

  “狄瑟瑟?”路旭东没等到我的回应,有些失笑:“怎么结婚前没发现你这么小心眼啊,如果我想跟穆洁有别的发展,早就没你什么事了对不对?”

  “不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赶紧分辨:“是嫂子那边出了点事,跟她有关……”

  我把事情简单跟路旭东讲了一下,然后又沮丧地说:“我想着你们如果关系不错,可不可以跟她说说情,私下协商处理?”

  路旭东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吧!”

  “那麻烦你了,谢谢!”挂了电话我仍旧满心忐忑,想着就算路旭东真的说动穆洁了,又要去哪里拿出那么多钱去赔偿她?

继续阅读:022.就别给他添堵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深不能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