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他现在两手空空
另一夏2019-10-13 02:181,116

  他们面对着我的方向,身后的大厦挂着一面很大的LED电子显示屏,正在播放广告,屏幕的光和穿过商店落地玻璃窗的灯光交汇在一块,连同路灯一起映在他们身上,衬得画面十分唯美。

  再认真瞅瞅,穆洁的怀里似乎还抱着一捧花,而路旭东的手上,分明还拎着个小袋子。

  我有些错愕,又说不清楚心里究竟是个什么感受,就想抬头望望天,问它是不是嫌弃我最近太顺利?

  我自嘲地笑了笑,还迟疑着需不需要挥挥手跟他们打个招呼,甚至还在想着我主动跟他们打招呼会不会不适合。

  包里的手机适时响了起来,我腾出手接电话,路旭东没什么温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过来:“没事吧?”

  我猜他应该是看到我差点撞车了,赶紧说:“没事,就弄脏了衣服而已。”

  路旭东大约也只是随口一问,因为听完我的回答他只是很敷衍地“嗯”了一声,然后说:“那你自己小心点,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没等我回应,他已经挂了电话。我抬头朝对面看去,那两道身影已经下了台阶,钻进了路旁停着的那辆熟悉的黑色大众,车子很快的绝尘而去。

  大晚上的,我自己骑着小毛驴顶着霏霏细雨不知何去何从,而我结婚证上的那个对象,他陪着一个对他心怀不愧的漂亮女人,说还有点事。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我很快的去洗澡换衣服,接着洗衣服洗马桶,末了还把整个房子的地板都拖了一遍。

  墙上的挂钟指向九点十五分,我站在客厅里茫然四顾。肚子“咕噜噜”地响了几声,但我一点也感觉不到饿。

  电视背景墙旁边挂着一幅我和路旭东的婚纱照,照片里的他抿着双唇,嘴角微扬似笑非笑,望向镜头的眼眸深邃如海。

  我还记得这幅照片是路旭东非要放在客厅的,那时他也不知道是怎么跟影楼协定的,别人拍个照得等一两个月才能拿到照片,我们一个多星期就搞定了。然后他取完相册相框,领着我回他家研究怎么摆放。

  虽然说是叫我一起“参谋”,但基本都是他自己独自决定的。我那会儿在他面前十分拘谨,所以即使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往客厅挂一幅婚纱照,但也没问。

  现在想想,或者是为了让他老爸一来这边就待得浑身不舒服?可自我和路旭东结婚至今,公公一步也没踏进过这个大门,只有我每天瞄它两眼!

  正对着婚纱照胡思乱想,门口却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我扭头看过去,正好路旭东推门而入。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早回来,所以愣了愣。

  他显然也没料到我会站在客厅,怔了一下很快就习以为常地笑了笑,随口问了句“准备看电视?”然后关门换鞋。

  我莫名就想到不久前他手里的小袋子,但他现在两手空空。

  “没有,刚看完,准备去睡了。”我尽量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揣测自己大概笑得像朵花。

  可惜路旭东不是蜜蜂,他看也不看我,轻轻“哦”了一声就往洗手间去了。

继续阅读:027.你们发生什么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深不能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