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极大胆的念头
另一夏2019-10-13 02:181,102

  回头再看看卧室里的那张两米二的大床,更加心浮气燥,视线在紧闭的房门和空荡荡的大床之间来回游荡了一会儿,心里突然就浮起了一个极大胆的念头。

  晚上一回到家我就把自己关进房间里了。路旭东很知趣,知道我心情不好,连门都没来敲过。

  我从床上拿过枕头抱在怀里,人像做贼似的猫着腰跑到房门后面,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半天动静,然后才轻轻扭开门探出头往客厅里瞄了瞄。

  路旭东不在客厅,小书房连灯都没有开,次卧的门和灯都是开的,只是里面也没人,我又蹑手蹑脚到跑到客厅里,看到洗手间的门是关的灯是亮的,这才稍稍定了定神。

  我深吸了一口气,咬着嘴唇一鼓作气地往次卧而去,等我把路旭东的枕头往旁边挪了挪,再把自己的枕头往边上一放,这才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

  我在床沿上坐了下来,又觉得自己果然傻得可以,好像把自己的枕头往路旭东枕头旁边一放,我就真的成了他名正言顺的老婆似的,得亏自己刚才那副做贼的样子没人看到……可要真让我厚着脸皮睁眼说“我自己一个人不敢睡”这种瞎话,我也实在干不出来!

  叶圣音自从知道我和路旭东从结婚那天就开始分房而居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鼓吹我主动把他扑倒,后来看我一脸错愕,又改口说:“好吧这个有点猛了,那你假装你晚上一个人害怕,要他陪你睡不就好了?”

  我自认和路旭东还没熟到可以撒着娇说自己害怕需要人陪睡的份上,所以开不了口。

  连开口问问他为什么要在客房睡都不敢。

  越回想越觉得沮丧,可心里某种执拗的劲儿也慢慢苏醒——不管怎么样,至少不能让分居这种情况继续下去!

  我咬咬牙,正想趁着路旭东还没洗完澡,赶紧回主卧的浴室洗涮涮再回来,结果我刚站起来,路旭东高大的身躯就出现在房门口。

  我像被抓了个现形的小偷一样手足无措,正拿着毛巾边擦着头发的路旭东亦有些错愕,怔了两秒才问我:“有事找我?”

  瞧他那一脸防备警惕,好像我能把他吃了似的。我的胆怯啊懦弱啊,全都被他语气里的奇怪给气跑了。

  他大爷的,有哪对新婚夫妇是分房睡的啊?我还得有事才能跑他房里来找他了?

  我心里跟坐过山车一样的起起落落,各种情绪纷繁复杂的交集在一块,可偏偏我仍旧怂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恨恨的瞪着他,脸都憋得通红。

  路旭东眼中闪过疑惑,很快又面无表情地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视线缓缓落在我身后的床上——然后我看到他的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

  我顿时觉得全身的血都冲上脑袋了,小心翼翼地过了二十几年,再没感觉比这个时候还丢脸的时刻了。我恨恨地咬着嘴唇,慌慌张张地在路旭东再次开口之前夺门而逃。

  不逃难道要听路旭东用一本正经的语气问我:“你要搬过来跟我睡?”

  想想就没羞没臊!

继续阅读:010.不着调的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深不能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