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章 承东
兰泽2019-10-13 02:191,089

  谢承东闻言,便是微微一哂,也没说话,只一手扯开了军装上的纽扣,露出里面一件雪白的衬衣,良澜亲手接过丈夫的军装,并在衣架上挂好。因着午间吃了酒,男人的气息带着酒香,他先是看了看女儿,见平儿身上盖着薄毯,小嘴巴微微张着,还流着口水,遂是淡淡笑起,为女儿拭去了口水,言了句;“这小东西,睡得倒沉。”

  良澜抿唇一笑;“早起和康儿闹了半天,这会儿也该累了。”

  两人说了几句闲话,早有丫鬟捧来了凉凉的清水,良澜拧了一把汗巾子,让谢承东擦了把脸,又有丫鬟送来了新沏的茶水,良澜亲手接了,一屋子的下人则是识趣的退出包厢,将门合上。

  “听林副官说,火车已经过了新阳,晚间就能到金陵。”良澜站在谢承东身后,为他揉捏着双肩,谢承东常年征战,肩上也有旧伤,每逢有空,良澜都会亲手为丈夫按摩,好让他舒服。

  谢承东闭目养神,听她这么说便是点了点头,道;“不错,岳丈已经命人在车站候着了,就等咱们回去。”

  自从十八岁嫁到江北,这十年来归乡的日子总是屈指可数,良澜的眼眸中带着几分恍惚,双手也是不知不觉的停了下来,缓缓道;“说起来,还是小妹出嫁时我带着康儿回来过一次,一晃都三年了。”

  谢承东睁开眸子,一双眼睛乌黑深亮,唇角则是带了几分笑,说;“这次你大哥要停妻再娶,整座江南司令府都被他闹得人仰马翻,这次回去,岳母少不得要与你说这事。”

  闻言,良澜心里微一咯噔,但也知自家无论何事都瞒不过他,只得勉强笑道;“说是与大嫂感情不和,不知怎的认识了一个学生妹子,父亲已是允了大哥,让他娶回来做二房,他却不答应,非要离婚不可。”

  谢承东听了这话,只嗤的一笑,那一笑间长眉入鬓,带着几分与生俱来的潇洒与磊落,“感情不和,倒也没耽误生孩子。”

  傅家大少傅良波与夫人膝下共有二子三女,良澜听了这话委实哭笑不得,只嗔了他一眼,见女儿仍是睡着,才啐道;“当着孩子的面,净胡说。”

  谢承东勾了勾唇,不再出声,只端起茶饮了一口。

  良澜在他身旁坐下,想起娘家的事,的确有些担心,“前阵子听说良沁从川渝回来,整日里的病着,也不知如今好些了没有。”

  “良沁?”谢承东放下茶碗,低吟着这两个字,道;“就是你那个妹子,梁建成的姨娘?”

  良澜点头,“良沁也是命苦,在川渝受尽了欺负,听说梁建成对她很坏,要不是咱们这次打赢了川渝,怕是她这条命都保不住了。”

  对这些女人家的事,谢承东向来没心思理会,十年夫妻,傅良澜最晓得他的性子,可眼下话说了一半,绝没收回去的理,只又微笑道;“我倒想给良沁保一个媒,看看咱们江北有没有哪位将军要续弦的,不妨让我去说说,若真是成了,也算是良沁的造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陵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陵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