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章 连恺
兰泽2019-10-13 02:191,581

  念着良沁大病初愈,傅良澜并没有逛太久,便让司机载着,径自去了扬子饭店。

  良沁隐约明白姐姐的用意,果不其然,刚进大厅,就见座位上已是有一位年轻男子在那等候,看见傅家姐妹后,那男子顿时站起了身子,即使是略略一瞥,也能看出那是个英俊而清瘦的年轻人。

  良沁心知,此人定是姐姐口中的贺连恺了,她有些窘迫,并没细看贺连恺长得是何模样,只垂下眼帘,由着姐姐拉着自己坐下。

  “等许久了吧?”傅良澜唇角含笑,对着贺连恺言道。

  贺连恺的眼眸落在良沁身上,当看见良沁的第一眼,贺连恺心中便是一震,他这一生,还从未见过如良沁般柔美细致的女子。

  听得傅良澜开口,贺连恺方才收回眸光,道;“夫人客气了,属下也是刚到不久。”

  他的声线清朗,透着温和,让人听着如沐春风,良沁的心本来一直是乱滔滔的,即便贺连恺儒雅有礼,可听着他的声音,心里也还是慌乱。

  傅良澜瞧着贺连恺看着良沁的眼神,便心知此事有戏,她抿唇微笑,见良沁一直是低眉顺眼的坐在自己身旁,她心知妹妹怕见生人,尤其是男人,她怜爱的拍了拍良沁的手,笑着对妹妹道;“听说这里的点心做的极好,待会儿你可要多吃一点。”

  良沁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就听对面的贺连恺彬彬有礼的开口;“听夫人说,良沁小姐喜欢松子糕,属下已经为小姐点了一份,不知可否?”

  良沁微怔,抬眸向着贺连恺看去,却见他也正在看着自己,两人四目相对,贺连恺望着她澄如秋水的杏眸,心中忍不住微微一动,就见良沁很快垂下了眸子,与自己小声说了句;“多谢贺长官。”

  她的声音轻柔,满是江南女子的温婉,贺连恺微微一笑,温润而俊朗。

  傅良澜瞧着眼前的这一对璧人,只觉心中十分欣慰,在傅良澜眼里,谢承东的那些手下全是些大老粗,并无一人能配上良沁,更不用说那些人粗鲁成性,哪儿懂得怜香惜玉,她想来想去,倒只觉得贺连恺合适。

  贺连恺原先在燕京学堂读书,之后弃笔从戎,投入谢承东麾下,写得一手好字,又有文化,极得谢承东赏识,这几年一直平步青云。就连平日里的一些机要文件,谢承东也全都是交给贺连恺处理。更难得的此人今年虽然已经二十六岁,却还一直没有娶妻,不论是品貌心性,都和良沁相配,也只有将妹妹交给这样的人,傅良澜才能放心。

  席间,傅良澜挑了些闲话与贺连恺说着,良沁一直没有吭声,只安安静静的握着小勺,吃着自己面前的蛋糕,贺连恺毕竟是从燕京大学走出来的,言谈间十分有礼,良沁倒真是从没见过这样温和的军官,一餐饭吃下来,心里的慌乱终是消散了不少。

  用过点心,傅良澜让人打包了几块新出炉的蛋糕,打算带回去给两个孩子吃,贺连恺一路将傅良澜与良沁送上了车,自己则是坐在了司机旁边,将姐妹两送回官邸。

  路上,良沁微微侧着脸庞,看着窗外出神,她的侧颜清灵毓秀,更是显得五官精致小巧,对于良沁之前的事,贺连恺也有所耳闻,透过后视镜,见她纤纤细细的坐在那里,唇瓣透着淡淡的粉白之色,想起她受过的苦楚,心里不禁涌来一丝怜意。

  回到傅家,傅良澜遣人将良沁送回了后院,嘱咐她好生歇息,自己则是回到了西楼,奔走了这一日,傅良澜也是倦了,刚躺在沙发上,便将足上的高跟鞋脱了,顿时有丫鬟双手捧来棉拖,服侍她换上。

  傅良澜心知丈夫这两日与父兄一道去了南大营视察军队,今晚怕是不会回来,她让人唤来了两个孩子,陪着康儿和平儿吃了晚饭,而后将孩子交给了乳娘,自己则是去了盥洗室,洗漱后刚欲上床歇息,就听楼下传来一阵脚步声,听那动静,只有可能是谢承东回来了。

  傅良澜心中一喜,裹着睡袍下了楼,果真见丈夫已经坐在了沙发上,外间的军装已经褪下,只穿了件雪白的衬衣,衬着他高大魁梧的身躯,只显得有棱有角。

  赵妈殷勤的送来了茶水,傅良澜亲手接过,送到了丈夫面前,温声道;“回来了,吃饭了没有?”

  谢承东点了点头,一屋子的下人俱是识趣的退下,只留下夫妻两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陵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陵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