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章 坦白
兰泽2019-10-13 02:191,604

  “贺长官,我不能瞒着您。”良沁抬起眼睛,向着贺连恺看去,夜色中,她的眼睛清凉如水,犹如夜空中最美的星星。

  贺连恺一动未动,只望着良沁的面容,神情温和而专注的听着她说下去。

  “我十六岁时,就嫁到了川渝,做了梁建成的姨娘。”良沁的声音平静而低柔,言语间并无丝毫的怨怼,只一一告诉贺连恺知晓。

  “在川渝的那两年,我曾失去过两个孩子,伤了身子。”良沁说到这里,既是心酸,又是窘迫,她垂下了目光,虽说与一个青年男子说这些难免让人害臊,可此时,却又不得不与贺连恺说个清楚。

  贺连恺闻言,眉心顿时拧起。

  他是听说过良沁曾被傅镇涛送给梁建成做妾,也听说那梁建成因着怨恨江南与江北结盟,对良沁诸多凌辱,可怎么也不曾想到,她竟还失去过两个孩子!

  难怪,她的身子如此孱弱。

  贺连恺望着良沁纤瘦的身影,她虽是轻描淡写,仅仅一句“失去过两个孩子”,贺连恺却仍是能够想到她所承受过的伤害与欺辱。

  良沁想起在川渝的那两年,脸庞上渐渐褪去了血色,却还是强撑着,接着说了下去,“贺长官,您尚未娶妻,我不能害了您,我知道,姐姐这些日子有心撮合,难免会让您难做,今晚是良沁冒昧,我自会和姐姐说清,您不用担心。”

  良沁的话音刚落,贺连恺的眼皮顿时一跳,他望着眼前的女子,已是明白了良沁的意思,她是要与傅良澜回绝了自己和她的这门亲事。

  “良沁小姐……”贺连恺上前一步,有心要说个什么,恰在此时,就听前院传来一阵汽笛声,显是有汽车往西楼这边开了过来,良沁知道,能将车队开到西楼的,只会是谢承东。

  “贺长官,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良沁有些慌乱,生怕会与谢承东遇上,她不曾等贺连恺再说什么,只领了阿秀,与贺连恺道别后,主仆两便是离开了西楼,向着后院走去。

  贺连恺望着良沁的背影,月夜下,女子的声音轻柔如莲,自有芬芳。

  贺连恺良久没有动一下身子,直到车队驶来,在雨廊处停下,贺连恺方才折过身子,就见轿车里走下了几个男子,当先一人,正是谢承东。

  “司令。”贺连恺一个立正,向着谢承东行了一个军礼。

  谢承东晚间又是喝了不少的酒,瞧见贺连恺后,微醺的眼底浮起两分笑意,上前拍了拍贺连恺的肩头,道;“怎么,刚从南大营回来?”

  “是。”贺连恺回道。

  谢承东扬唇,“那两个小东西定是缠了你一天,走,随我进屋,咱们哥两再喝几杯。”

  贺连恺则是笑道;“司令晚上已经喝了不少的酒,还是早些休息,不然,夫人又该心疼了。”

  谢承东闻言也不以为忤,只是笑了笑,与贺连恺说了几句闲话,傅良澜听见了动静,已是从里屋迎了出来,直到谢承东夫妇回屋,贺连恺才告辞。

  谢承东先是陪着孩子们玩了一会儿,傅良澜早已让嬷嬷备下了醒酒汤,服侍着谢承东喝下,待乳娘们将孩子带走,便有丫鬟捧来了一块热毛巾,谢承东随手接过,抹了把脸,顿觉酒气消散了不少。

  傅良澜走到谢承东身后,为丈夫揉起了太阳穴,心疼道;“怎么又喝了这样多的酒,底下的那些人也不知道帮你挡一挡。”

  谢承东便是一笑道;“今晚那些人,都是江南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来敬酒,我哪能不喝。”

  傅良澜心知谢承东野心极大,这些年厉兵秣马,军饷的事一直是江北的重中之重,江南兵力虽弱,却十分富庶,谢承东此次回来,自然少不了要与江南的豪绅富商们应酬。

  谢承东燃起了一支烟,抽了几口,烟雾中,他的眉目有些模糊,他没有说话,只伸手拉过了傅良澜的胳膊,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

  “怎么了,司令有话要和我说?”傅良澜唇角噙着微笑,向着丈夫看去。

  谢承东熄灭了烟卷,道;“下午,我去了后院一趟。”

  傅良澜心中一跳,面色却是如常,仍是笑道;“司令去后院做什么?难不成是看上了哪房的丫头?”

  谢承东看了傅良澜一眼,他的眼眸深邃幽黑,道了句;“良澜,你其实知道我去了哪里。”

  傅良澜攥紧了手指。

  “我不与你拐弯抹角,我去看了良沁。”谢承东声音低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陵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陵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