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章 流言
兰泽2019-10-13 02:191,694

  良沁闻言,心头顿时一窒,她抬眸向着谢承东看去,刚迎上男人滚烫的黑眸,良沁的心便是沉了下去,惊惧与无措,一起向着她席卷而来。

  阿秀端着茶水,从小楼中走了出来,就见良沁倚着桂树,谢承东则是笔直的站在那里,眼瞳中仿似透出亮光一般,就那样看着良沁。

  阿秀压下紧张,小心翼翼向着谢承东开口;“司令,请喝茶。”

  谢承东收回眸子,将眼瞳中的灼热掩下,看着那茶水,却也不接,而是走至石桌旁,就见一个个粽子趣致可人的摆在上头,透着清香。

  谢承东没有出声,从军装中取出一枚耳环,搁在了石桌上。

  阿秀离着近,倒是看出那耳环是良沁之物,却不晓得怎会在谢承东手里。

  谢承东向着阿秀看去,阿秀刚迎上谢承东的黑眸,心中就是猛跳,连端着茶碗的手都是经不住的一抖。谢承东看在眼里,不免有几分无可奈何,只低声吐出了几个字;“照顾好你家小姐。”

  “是……司令。”阿秀有些结巴,面对谢承东,果真是让人怕的慌。

  谢承东向着良沁又是看了一眼,见她仍是站在那里,他终是没再开口,迈开步子离开了良沁的院落。

  待谢承东走后,良沁紧绷的身子才放松下来,这一放松,竟觉得浑身失去了力气,阿秀匆忙将茶水搁下,赶来扶住了良沁的身子。

  “小姐,你没事吧?”阿秀瞧着良沁脸色苍白,不免十分担心。

  良沁摇了摇头,走至石凳上坐下,她的眼睛落向了那一枚耳环,只觉一颗心仿似被人捏在了手里,就连呼吸都是不畅。

  “小姐,”阿秀也是六神无主,小心翼翼道;“你的耳环,怎么会在江北司令手里?”

  良沁心乱如麻,她拿起了那枚耳环,心知这只耳环定是那日在西楼,自己挣扎间落下的,想起那日谢承东从身后抱住自己,良沁脸庞发烫,念起姐姐,只觉满心羞愧。

  “小姐,府里面人多嘴杂,江北司令又是大小姐的夫婿,这万一被人瞧见他来了咱们这里,咱们哪怕有十张嘴,也是说不清的。”阿秀一心只为良沁打算,她心知主子性子软,如今的身份又是尴尬,这事若是传了出去,只怕往后良沁在府里的日子,要更难捱了。

  对阿秀的心思,良沁又岂会不知,她深吸了口气,握住了阿秀的手,即便自己也是慌乱,却反而安慰起了阿秀,“阿秀,你别怕,谢司令位高权重,哪里是咱们能高攀的。他今日也不过是心血来潮,转身就会把这事忘了,咱们也不要放在心上,若是姐姐怪罪起来,我再去和姐姐解释。”

  听良沁这样说,阿秀却更是难受,忍不住埋怨道;“他倒是心血来潮,可他这一心血来潮,说不定会害了小姐。”

  见阿秀如此为自己着想,良沁心中一暖,面颊浮出了两分柔弱的笑意,她没再说什么,只将方才的事从心中抛下,待心绪平静,仍是拿起了粽叶,安安静静的包起了粽子。

  西楼。

  傅良澜散了牌,天色已是昏暗,女子刚踏进门厅,就见赵妈已是在那里守着,刚瞧见傅良澜,赵妈眼皮一跳,匆匆迎了上去。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傅良澜蹙了蹙眉,将手包递给了前来相迎的丫鬟,一面走,一面开口。

  “夫人,您是不晓得,下午,有人瞧见司令往后院去了。”

  傅良澜闻言,便是惊诧道;“好端端的,司令去后院做什么?”

  赵妈欲言又止,傅良澜最烦见她这种样子,忍不住斥道;“有话快些说,吞吞吐吐的成什么样子。”

  “夫人,听底下的人说,司令是往良沁小姐的小楼去了,您可别怨老奴多嘴,那日良沁小姐从卧室里跑出来,我就瞧着她和司令有些古怪,您可不能不防啊。”

  傅良澜听了赵妈的话,眉心就是一跳,她倚在沙发上,沉默片刻,才道;“司令呢?”

  “今晚老爷要在秦淮楼那边宴请司令和江北的军官,咱们金陵有名的几个富户也都在场,怕是要谈筹措军饷的事。”

  傅良澜点了点头,对着赵妈道;“咱们府里人多,底下的人平时最爱在背地里嚼舌根,你是我身边的老人了,别听风就是雨,良沁是我妹妹,别让人带累她的名声。”

  见傅良澜回护良沁,赵妈心底微叹,只恭声应着,刚要退下,就听有丫鬟走了过来,对着傅良澜道;“夫人,二小姐来了。”

  傅良澜微怔,站起身子,果真见良沁领着阿秀进了西楼,阿秀手里拎着一个篮子,里面搁着新包的粽子。

  “姐姐。”良沁声音温和,她也是听说了谢承东不在府里,才敢带着阿秀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陵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陵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