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原由
小舍予香2020-01-04 09:102,225

  白依然紧抿着嘴,暗中咬起牙来。

  这个胡老板就是一个暴发了的大豆贩子,零七年大豆价格暴涨时,他狠狠的赚上了一笔,从此开始一面收粮开粮厂,一面炒期货。他人没什么文化,头脑却足够精明。从前白依然帮他赚钱时没听过他一句好话,才这一次赔钱,他马上就闹到公司来了,这是存心恶心她来。

  白依然惨白的脸更加难堪起来,当着王显峰的面,她却不能不说话。

  “胡先生,平川一号基本称得上完美,偶尔有资金震荡也是在所难……”

  胡老板肥手一挥,生硬的打断了白依然的话,“还敢说完美呢?!你们看大盘是用眼睛吗?仅仅超过三个交易日的大幅回调就让我损失了上百万!我说白主管,难道你不关注客户盈损情况吗?!”

  白依然一时被胡老板犀利的话呛得哑口无言。坐在老板椅上的王显峰看向白依然的目光中多了些审视的味道,这令白依然如芒在背。

  平川一号刚研发出来时,她确实提心吊胆的关注过客户们的盈损情况。后来日渐客户收益越来越多,平川一号也运作得越来越稳定,白依然也放下心来,没再去关注客户的盈损情况。

  这才没多久的时间,令白依然没想到的是,大盘走势会这样出人意料,让她自以为完美的平川一号出现了纰漏,她一时难以接受。

  平川一号是她的孩子啊!现在有人提着赃物当着街坊四邻来找她,说她的孩子是个小偷,她却连反驳的证据也拿不出来,这叫她又气又羞又恨又恼。

  “不……可能!”

  胡老板的一句话已经直戳白依然的软肋,叫白依然底气全无,三个字的话也说得断断续续。

  总裁办公室里忽然安静下来,那是令白依然窒息的死静。两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白依然,这样的僵局一时让她不知道如何去打破。

  有个声音打破了僵局,“对不起,打扰几位了,对于胡先生遇到的问题以及平川一号,我可以谈谈自己的看法吗?”

  总裁办公室里的三个人同时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穿着悠闲宽松毛衣,肩背着挎包的二十多岁女人走了进来。

  对,来人顶多二十五六岁,如果换上了牛仔装,说来人是大学生也有人信。

  朱婧瑶!

  白依然无论如何不会忘记这张脸,抢了原该属于她的男朋友的朱婧瑶,事隔多年再次出现在她面前,还是在这样尴尬的局面下。

  白依然的手指暗握成了拳。

  “你?”胡老板浮肿的眼皮似乎夹了来人一眼。

  来人朝着胡老板微微一笑,放下了挎包,伸出了白皙的手向胡老板问好,“胡先生您好,我是分析研发部的新部长,我叫朱婧瑶。”

  朱婧瑶的一番话让胡老板短粗的眉毛挑了挑,他站起身来,并没握朱婧瑶伸过来的手,而是把目光扫过了脸色更加难看的白依然,落在王显峰身上。

  王显峰走到胡老板面前,微笑着把朱婧瑶介绍给胡老板,“老胡啊,这是我们分析研发部的新部长,金融界的才女朱婧瑶。要知道,老胡,我可是花了大力气把人给挖过来的呢。坐坐,都坐下来。老胡,关于你刚刚提出的问题,就让小朱好好讲给你听。”

  胡老板极不屑的轻哼了一声,重新坐回到沙发上。

  白依然一直望着落落大方的朱婧瑶,一时间想离开又觉得不甘心。她倒要看看,朱婧瑶到底哪里有过人之处,能讲解她的平川一号的全部理念。

  白依然心上冷笑。

  只怕她讲都讲不通平川一号,毕竟,平川一号不仅是根据大盘浮动规律,还有是平川公司内部之客户的特点及操作基金类型而设计出来的。

  朱婧瑶坐在胡老板对面的椅子上,笑容敛去了许多,“我刚刚听到胡先生所说的话了,关于胡先生所遭受的损失,我表示理解,但是,我有自己的观点。”

  胡老板肥胖的身体挪了下,脸朝向朱婧瑶,厚大的手掌交握着搭在腆出的肚子上,“哦?难道你们平川公司想和我说没你们的责任?要知道,我们可是签订了合同的,我随时可以去告你们操作不利,证监会那关只怕你们不好过吧?”

  朱婧瑶笑容依旧从容淡定,“既然胡先生提到责任和合同,那好,我们就来谈谈。从我答应王总来平川公司就职开始,我就已经在关注公司的客户权益,胡先生此次造成重大亏损,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胡老板垂着眼皮,紧抿着的嘴角下垂着,对于年轻的朱婧瑶不屑一顾。

  “对于胡先生所遭受的亏损,最主要的一点原因是,”朱婧瑶的眉眼冷了几分,“胡先生私自抽掉注入资金。”

  一旁的白依然猛然转头望向朱婧瑶。

  上午的日头从总裁办公室的落地窗里照进来,正斜在朱婧瑶的肩头,仿佛为她披上了一件耀眼的铠甲。这时的朱婧瑶更像一名信心十足的战士。

  胡老板的脸色当即变了颜色,他原本摊在沙发上的身体一下子直了起来,“你……在说什么?!”

  “胡先生不用急着反驳我。”朱婧瑶说着,她从挎包里拿出一打资料,抽出其中一份,递到胡老板面前,“这是我关注胡先生权益变更的详细资料,胡先生有兴趣看看吗?”

  胡老板挺直着身子,眼睛落在资料,却没去接。

  朱婧瑶见胡老板不接资料,也不生气,把资料放在沙几上。资料正落在刚刚胡老板掷下的损失资料表旁。

  “第二个原因,就是因为资金不足。剩余的资金不足抵抗市场的风险回调,因此胡先生乱了手脚,在没有与公司协商的情况下,擅自做出了与市场运转方向完全相反的决定,导致更大损失。第三,平川一号金融产品是一个总体的资金池,如果某一环节发生问题,会影响到总体运转。综合以上,胡先生,您的所作所为已经违反了我们当初签订的合同。”

  原本还理直气壮的胡老板早已没了刚刚的气势,他铁青着脸,两只手支在沙发上,“你们……你们这是在推卸责任!好,就算是我擅自抽出资金,可是你们就不管我们这些客户了?!看着我们亏损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融女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融女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