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6章 对得起曾经!
舸逆江行2017-08-23 20:533,713

  来人是一个西装革履,带着黑框眼镜的男子,他的五官特别斯文,充满了书卷气。

  “你好,我们是夏云天的家属。”

  杜冬艳点头道。

  “哦,你好,我叫朱秉宜,是恒英集团的。”

  “哦,你好你好。”杜冬艳连忙热情地打着招呼。

  朱秉宜也显得比较客气,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我们董事长刚才得知了这件事,让我送来一千五百块钱,全额发放……嗯……夏云天这个月的工资。”

  “啊,谢谢谢谢。”杜冬艳赶忙双手接过。

  然而夏芒却听出了别样的意思,他上前一步,直视着朱秉宜问:“什么意思?”

  后者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不禁语塞道:“啊,其实这个……。”

  “哼,想要辞退我爸对不对?”夏芒冷笑着替他回答。

  听了他的话,杜冬艳也瞪大了眼睛,“什么?这位领导啊,你们要辞退我们家老夏吗?”

  朱秉宜这时候也组织好了语言,振振有词道:“其实说实话,夏云天当月有效出勤天数也就四天,不过我们本着人道主义的处理原则,全额发放了当月所有绩效工资……”

  “所以呢,老夏伤愈之后的身体肯定也无法负担工作的强度了……”

  “行了,你别说了。”夏芒毫不客气地将他的话打断,继而从母亲手里拿过那袋子钱,扔给了朱秉宜,淡漠地挥手说道:“拿着你的臭钱,滚。”

  “你……你这人怎么那么没素质呢?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朱秉宜捡起信封,气恼地嘀咕道。

  夏芒懒得理会,对于恒英集团的做派,他已经彻底失望了,心里只是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调查清楚这次究竟是谁动的手……

  朱秉宜走出医院,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了云海。

  后者正躺在床上,漫无目的地玩儿着手机,听到了这边有了消息连忙接听。

  听完朱秉宜的汇报后,他咧开嘴笑了起来:“我老爸布置得还真到位,比我到位多了。”

  朱秉宜忍不住说道:“可是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好。”

  “行了,这件事你就别多嘴了。”

  云海切掉了和他之间的信号,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丽姐,怎么样?他们是不是已经到医院了?”

  “对啊,嘻嘻,那小子想要普通病房,我可酸了他好久呢。”对面传来个银铃般的女人笑声。

  “哈哈,那就谢谢丽姐了,改天请你吃饭。”云海很是高兴。

  “嘻嘻,不仅要吃饭,人家还想要吃你嘛~”电话那头响起一阵娇嗔。

  “哈哈,没问题,改明儿一定好好疼你。”云海高兴地啵了一口,旋即挂掉了电话。

  他在这里心情大好之时,夏芒几经周折总算是把夏云天安排到普通病房,至于钱的问题,夏芒则是向老妈解释说是部队发的津贴。

  这个理由,倒也算是半真半假吧,杜冬艳虽然怀疑,却也只能选择相信。

  安顿好老爸,夏芒又和母亲打了声招呼,便走出病房,想了想首先坐公车来到荣誉殿堂。

  他俨然成了这里的熟脸,士兵们压根都懒得盘问,直接放行了。

  夏芒找到情报办办公室进入其中,对工作人员说道:“你好,我想来买一份情报。”

  “好的,请问你需要什么级别的情报?”

  “今天在恒英集团外面发生的砍人案。”

  “哦,好的,经过查询,的确有这个情报,需要缴纳二十五星元。”

  “好的。”

  拿着买来的一叠纸,夏芒在荣誉殿堂大厅内找了个椅子坐下开始查看。

  这份情报还算比较详细,时间地点都相当精确,只不过悍匪来历那栏依然是写着个大大的“未知”二字。

  看完之后,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夏芒发了一会儿呆,又联系到了龙俊轩。

  “喂,老龙。”

  “喂?夏芒怎么了,听你的声音不是很对啊。”

  “我爸出事儿了,我怀疑是云海干的,我想请你帮我查一查。”

  “什么?!伯父出事了?”

  “对,在恒英集团。”

  “好,这事儿我一定彻查,有了消息我立马联系你。”

  “那就太感谢了。”

  “又来了是不?我们可是兄弟,你的忙我肯定帮啊。”

  结束了通话,夏芒六神无主地站起身来往大门口走去。

  不过却遇到了个意想不到的熟人。

  “余婉音?她怎么会在这?”

  夏芒刚跨出大门,就看到前方四五米的地方有个身段婀娜的背影正挽着一个白衣男子的手臂,两人举止亲昵,有说有笑。

  飘扬而来的笑声,依旧空灵得好似仙音,不过这些在夏芒心里早已不再是美好,而是累累伤疤。

  此情此景,着实让他心里有点说不出的酸楚。

  他忽然想起一句特别出名的话,每个屌丝心中的女神,总有个玩她到腻的男人。

  虽说还不知道那个男人和余婉音是什么关系,但给夏芒的第一印象的确便是如此。

  在这块广场上,就只有荣誉殿堂一栋建筑物。

  所以他们应该也是刚从荣誉殿堂出来,按理说,以余婉音现今的条件肯定不是荣誉公民,自然没有出入荣誉殿堂的资格。

  毕竟不可能人人都有自己这样的特殊情况。

  那么这样想来,那个男人应该便是一个荣誉加身的角色了。

  “这么年轻,就是荣誉公民,果真优秀啊。”

  夏芒经历双重打击之后,心情虽然低落,但仍然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荣誉点这东西,无法过继,无法转移,像云海这样固然家境优越,但依然不是荣誉公民,就是因为荣誉殿堂的铁律不可违背。

  他想着想着,便不由自主地靠墙而行,这里或许贴着角落走路不会被余婉音发现吧。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好像上帝压根就不想让他这样退缩隐藏。

  只听到本来还很和谐的两人忽然爆发了争吵,只听到那个男的大声吼道:“不可能,我已经说过两次了,绝对不可能。”

  “可是,我妈和我爸都想见你啊。”余婉音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是在哀求。

  “我再和你说一次,如果你再在我面前提去见父母这件事,我立马启程返回九元星!”男人很是愤怒,声音传得也比较远。

  九元星?原来是二级星的人?怪不得这么年轻就能成为荣誉公民,夏芒暗暗心忖。

  他并没有准备管这件事,从对话来看,两人应该是情侣关系无疑,所以人家的私事和他半毛钱不相关,自己也着实没必要去当这个程咬金。

  所以脚下的步伐愈加变快,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本来就已经够烦的了,还要看到曾经心仪的女生和人家纠缠不休,更是烦上加烦。

  不过广场实在太大,他一边挪步,还不停得听到身后的纷争。

  “可是,你答应过我的,只要得到我就陪我去见爸妈谈订婚的事。”余婉音声音里充满了委屈。

  那男人突然冷笑了几声骂道:“你TM还真是天真,我堂堂南宫集团继承人会娶你一个三级星的低等女人?”

  “对于你,我只是抱着玩玩儿的心态而已。”

  余婉音听后,顿时忍不住哭了起来。

  “哼,别抱着我,本来还想和你玩玩,没想到这么不识抬举,真是心烦,滚!”

  紧接着,就听到有人倒地,连带着响起一阵女孩儿的哭声,“南宫瑾,你回来,南宫瑾~”

  夏芒觉得这声音有些不太对,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只看到余婉音被那男生甩在地上,梨花带雨的哭着。

  而男生则是面无表情地往前走,一边走,还一边骂:“呸,什么东西。”

  这一幕,让夏芒心如刀绞般的疼痛。

  愤怒使得他一瞬间抛弃了任何心理障碍,愤然掉转过身,大跨步冲向那个叫做南宫瑾的男人。

  后者正准备去开自己的豪车车门,却发现从旁边杀出来一只始料未及的拳头。

  他下意识地后仰腰肢,避开了这雷霆一击。

  “你是什么人?”南宫瑾皱着眉头直视着夏芒。

  后者根本懒得和他说,再度腾空而起,飞踹出腿。

  “妈的,一个杂碎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

  南宫瑾啐了口唾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上前一步,再圆滑地扭身避开了夏芒攻击的同时,顺势一肘打在后者的面门上。

  刹那间,夏芒只觉得鼻腔被浓烈的血腥味充满,继而重重地仰面摔在地上。

  这还是他获得元魂洗礼之后,第一次正面交战败于人手。

  而且是败得毫无悬念,一塌糊涂。

  “哼,神经病。”南宫瑾拍了拍衣衫,钻进车内,瞬间升空而起,消失在了天边尽头。

  不远处,余婉音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嘴里喃喃自语:“夏芒,怎么会是你?”

  “呵呵,怎么不能是我?”夏芒躺在地上,望着深邃的黑云,表情呆滞地回答。

  余婉音擦干眼泪,兀自是忍不住低声抽泣着说道:“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夏芒回答:“因为我也恰好有点事。”

  “你能有什么事。”余婉音站了起来,开始整理着妆容,“这里是荣誉殿堂,和你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你别是在一直跟着我吧。”

  夏芒也站了起来,背过身去强自嗤笑道:“哈,余婉音,我承认我是喜欢过你,但是随便你怎么想,我来这里确实是办我自己的事。”

  “你和那个男人之间,我本来不想管。”

  说到这,他忽然情绪激动地咆哮了起来:“可我tmd就是受不了我喜欢过的女人被其他人这么欺负羞辱!”

  “你,你说你喜欢我?”余婉音呆呆地看着他,:“可是……可是你知道他是谁吗?”

  夏芒垂下头,轻轻摇了摇,一天之内接连经受打击,任凭是铁人也会觉得精神疲乏,所以他的声音有些虚弱:“我没有考虑那么多。”

  他忽然转过身来,看着这个曾经令自己为之而倾心,就连做梦都会梦到无数次的女孩儿,认真地说道:“余婉音,我喜欢你,这是我第一次认真的对你说这句话,但也是最后一次,我今天做的,已经给我曾经的那份暗恋一个交代……”

  说完,他便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没有回头,只剩下女生孤单地呆立在夜风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河霸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河霸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