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2章 新的队伍
舸逆江行2018-03-22 12:473,308

  “呼呼。”

  三人都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这件事情简直是太刺激了,刺激到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再也不想看到那种可怕的生物。

  还好獳犬兽是种群体行动的动物,而且现在也还不是大规模活动的交配期,一般情况它们是不会跃出自己的栖息地。

  所以跑出树笼子就基本安全了,那四只被柳雪晴打伤的獳犬也确实没有追出来。

  “老大,老大,你怎么不等等我,那几只獳犬兽吓死我了,还好光顾着吃你扔的老鼠肉,才勉勉强强的跑出来。”

  杜康肥硕的身躯也从树笼子里钻出来。

  临脱身的时候,还往回砸了一棒,恰好击中了追着他屁股咬的一只负伤獳犬兽。

  夏芒看到他的身影,也是松了口气,刚刚光顾着救人,都忘了这胖子还跟着自己呢。

  不过没事就好。

  他笑了起来:“你还真有勇气。”

  杜康瞥了两位惊艳的美女一眼,不由自主地挺起胸膛,“那是,男人嘛,必须勇敢点才行。”

  听着两人的交谈,一直掐着手臂血管的余婉音忽然开口了,她的声音相当虚弱,“雪晴,夏芒,谢谢你们了。”

  “不妨事。”柳雪晴依然惜字如金,难得地说了两个字。

  夏芒也是摆摆手:“这事儿还真别谢我,我本来是来找你们抢分数的,没想到太出人意料。”

  “抢分数?”余婉音听到这三个字,连忙忍痛抱紧了怀里的布囊。

  “行了行了,我不动手,你这拿命换来的珠子,我还真下不了手。”夏芒扬了扬胳膊,视线落在余婉音身上多处被鲜血染红的伤口。

  “你这个必须马上处理。”

  他连忙蹲下身开始查看。

  柳雪晴冷冷地看着他的动作,忽然开口道:“你让开。”

  她的声音很干净悦耳,就好像水滴落入一汪安静的山泉那样轻灵。

  “啊?”

  不过夏芒没有反应过来,疑惑地抬起头。

  柳雪晴不想再说话,干脆直接蹲下一把将他推开,自顾自地拿起余婉音的胳膊,芊芊玉指分开捏住一些特殊的点位。

  很快,不停往外冒的鲜血逐渐的被止住。

  夏芒心里暗自嘀咕着暴力女,但着实是被这一手惊呆了,不由自主的问道:“你这是我们炎黄族的穴位医术吗?”

  柳雪晴没有理他,只是看着余婉音问:“感觉如何?”

  后者点点头:“好多了。”

  柳雪晴站起身,整理了下略显凌乱的发丝,说道:“不过你现在需要消毒,不然的话没办法坚持比赛。”

  “可是,哪里有消毒的呢?”夏芒皱起眉头。

  柳雪晴摇头不语,从她的目光不难看出,对于这件事也是束手无策。

  没人注意,杜康的眼珠子正滴溜溜地转动着,他考虑了良久,忽然拍了下手,笑呵呵地冲柳雪晴问道:“大夫,消毒时间要多久?”

  “大夫?”

  似乎是被这小胖子的称谓逗乐了,柳雪晴扭过头来回答道:“半个小时之内都可以。”

  “好嘞。”杜康猛地拍了下手,旋即拉起夏芒:“学长,陪我走一趟。”

  “你干嘛?”后者一头雾水地问道。

  杜康笑嘻嘻地说:“我刚才在树笼子里看到一种花,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应该就是白茅,如果把白茅揉碎抹在伤口处,其汁液有消毒防感染的功效。”

  “真的?”夏芒将信将疑地眨了眨眼睛。

  杜康信誓旦旦地点点头:“学长,一路上都是你照顾我,是时候让俺给你露一手了。”

  “好吧,那柳雪晴,就麻烦你在这里照看一下,我去取白茅。”

  夏芒朝冰山美女点点头,旋即便跟着杜康重新扎进危机四伏的树笼子里。

  余婉音抿着嘴,眼波流转地看着那个为了自己重新进去冒险的背影,有些心绪不宁。

  柳雪晴则是蹲在她身旁,出人意料地卸下了冰寒的神情,嘴角上扬,“婉音姐,这人对你真好。”

  “啊?”余婉音闻言,诧异地望着她,那眼神好像是第一次认识面前这个平时冰寒的女孩子。

  柳雪晴愣了愣,笑道:“我对女孩子从来不摆谱,姿态都是给这些男人看的,嘻嘻。”

  “我感觉这个叫夏芒的机甲师,是发自内心的关心你。”她认真地说道:“虽然我对男人没有好感,但是我觉得这个小子还成,没有太多的花花肠子。”

  余婉音顿时羞红了脸,压低声音:“现在可能在直播啊。”

  “直播有什么。”柳雪晴毫不在意。

  余婉音不想在这件事上过多的讨论,她的情绪正处于相当纠结的状态,于是转了个话头:“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可能我现在就已经……”

  她说到这,没有再说下去,满脸皆是心有余悸。

  柳雪晴听了这话,忽然又冷笑起来:“郭冰洋做安排的时候我就预计到不靠谱,我粗略的观察了下,准备对付我们的队伍起码有八九支,他竟然还敢主动去抢紫色信物,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自信。”

  “哎~”余婉音只是叹了口气,没有答话。

  柳雪晴继续说道:“然后我看到他竟然把转移分数的重任全部砸到了你的头上,就知道不好。”

  “当时在我们身后,四中的万昶锐正在虎视眈眈,你能跑得掉吗?所以我就跟了上来。”

  “太感谢了。”余婉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情。

  柳雪晴继续说:“我有个想法,接下来我们脱离那个队伍,然后自己行动,跟着郭冰洋,迟早被淘汰。”

  “啊?”余婉音张大了嘴:“这样不太好吧,毕竟这些珠子,都是全队的功劳。”

  柳雪晴笑了起来:“现在才过了十多天,比赛还处于前期,金色信物稀少,紫色信物也刚刚才首次出现,不过我敢说后面金色信物会到处都是,紫色信物投放的数量也会逐渐变多,没必要像郭冰洋这样拼尽全力,冒着团队被淘汰的危险去争一个首次拿下紫色信物的虚荣。”

  “说白了,铜、银珠子这种分数少而且还特别重的货色是最没有效率的,我们的目光只需要瞄准高品阶信物,低层次的全部扔掉,节省有限的携带空间。”

  “所以……”柳雪晴说道:“等会我把这包裹还给郭冰洋又有何妨?”

  “这……”余婉音陷入了犹豫。

  不得不说,这位身手不凡的学妹所说的话相当有道理,但是她始终没办法做出脱离队伍的决定,毕竟精英队是从进来之前就已经组建好,并且经过相当一段时间磨合训练的,哪里能说退就退啊。

  而且不知道擅自退队会不会招来学校的不满。

  “你不用担心,比赛规则明文写着,最后结算的时候会首先尊重个人意愿。”柳雪晴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郭冰洋把你害得还不够吗?我敢说,现在一中的队伍已经成了众矢之的,被人轮着抢了一遍。”

  余婉音听了她的话,又思考了很长时间,猛地下定决心:“好吧。”

  “那行,我看这俩男的也不错,那个胖子会点旁门左道,而这个所谓的天才机甲师似乎也不简单,等会儿就麻烦你说一下,把他们也拉拢过来。”柳雪晴说道:“毕竟你现在受伤,多个人也多份力量。”

  余婉音想了会儿便点头应下。

  又等了一会儿,夏芒和杜康两人总算是平安返回,虽说头发蓬乱,面相狼狈,但手里确实带回了需要的东西。

  “这就是白茅。”杜康把东西拿过去,有些畏惧地看了一眼柳雪晴,“放心吧,肯定没问题的。”

  后者毫不客气地一把抢过:“拿来。”

  “疯婆娘。”杜康心里嘟囔了一句,委屈地退到夏芒身旁。

  后者苦笑着摇摇头,真不知道这高一的学妹成天哪来那么大的怨气。

  只见柳雪晴俯下身,熟练地把白茅研磨成粉敷在余婉音伤口上,并轻声说道:“放心吧,这东西确实有消毒的效果。”

  “嗯,我相信你。”余婉音点头微笑。

  处理完毕过后,她抬起头来望着夏芒,“你……能不能留下来?”

  “啊?”后者本来在无所事事地踢着泥块儿,听到这话豁然愣住,“你这什么意思?”

  于是余婉音把之前和柳雪晴讨论的内容加了些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夏芒才明白过来,他考虑一会儿望向杜康,“你觉得呢?”

  后者毫不犹豫地点起头来:“学长可以啊,我完全没有意见啊。”

  看着他迷醉的眼神,就知道这货又被色心迷了心窍。

  夏芒无可奈何地转过头,认真地望向柳雪晴:“你也是这个意思吗?”

  “哼。”

  后者偏过头去,直接无视。

  “呃……”

  见她这反应,夏芒也明白过来,于是又深思熟虑一阵子,应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好吧,希望我们能通力合作,取的好成绩。”

  不过这话刚刚落下,柳雪晴忽然转过身来:“这事儿得说好,能者多劳,谁得到的珠子归谁,别想平摊占便宜。”

  “没问题。”

  夏芒也觉得两个人很多时候不太容易行事,于是也做出决定,应承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河霸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河霸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