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5章 杀人犯,夏芒!
舸逆江行2017-08-23 20:533,244

  “各位有话好好说。”

  刘能安抚着眼前这帮人的情绪。

  他怎么都想不到为什么夏芒和人命扯上关系了。

  不过这群人的怒火显然燃烧到了相当的程度,只是一个劲的嚷嚷着要夏芒,绝口不提他们来这里的原因。

  于是范学增不得不出面说道:“各位稍安勿躁,听我范某人说一句,夏芒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各位既不道明来意,也不说究竟是什么问题,就这样没凭没据的,我们校方也没办法让你们进去不是?”

  不得不说范学增在安黄市积累的威信还是相当足的,这群人听他都开口了,于是也都平静下来,带头那个吼得最凶的中年男人愤怒道:“范校长,我们是齐德龙和王克的家长。”

  “齐德龙和王可?”

  范学增眨了眨眼睛,仔细了回想了一下,似乎记忆里并没有这两号人啊,

  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问道:“各位家长,你们着急的情绪我能理解,但是不知道这件事和夏芒有什么关系?”

  “哼,如果不是夏芒的错误指挥,盲目带着人往上冲!我们的孩子会死在月光森林里吗?”这个中年男人一句话,顿时又点炸了众人的情绪。

  刹那间,这伙治丧闹事的人去七嘴八舌地嘶吼着:“还我儿子性命!”

  “让夏芒这杀人犯滚出一中!”

  “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的事!”

  听到这里,刘能、范学增还有陈云等学校的领导都明白了过来。

  敢情这些家长是夏芒小队和四中精英队交战时,被滚石砸死的那两个学生的家长啊。

  范学增不禁有点哭笑不得,这事儿赖夏芒什么事啊,看过比赛经过的人都知道,这分明是林星宇他们冒失造成的严重后果啊。

  再说了,你要算账去找主办方去,来学校闹算怎么回事啊。

  不过想归想,范学增很清楚这些经历丧子之痛的家长是没有理智可言的,他们的愤怒已经盖过了其他所有情绪,心里想到的就只有讨还公道而已。

  “哎,各位家长,对于这件事,我们学校也感到很抱歉,不过大家是不是应该去找主办方,才能得到更为官方的说法和处理呢?当然,我们学校也不会逃避责任,肯定会对各位做出相应的赔偿。”

  他说完,深深地鞠了一躬。

  带头的那个精瘦中年男人连忙上前将他扶起:“范校长,使不得使不得啊,您德高望重,我们来不是针对您,只是想找凶手给个说法。”

  “可是,大家应该也看过录像了……平心而论,夏芒作为带队者,他至始至终都坚持了谨慎且正确的处理,这件事情和他的关系实在不大,各位家长,他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学生,对于失去那几个队员早已万分自责,压根承受不起各位这么厚重的道德围攻。”

  “还请大家体谅体谅,找应该找的人,才能得到最合理的解释对吗?”

  范学增说完这话,人群里顿时响起一个声音:“我们体谅了他,那谁来体谅我们啊!范校长,你倒是给我们说说,我们应该找谁去!”

  “对啊!难道夏芒为一中争光添彩了,你们一中就这么袒护他吗?还有没有王法了?”

  “哎!”

  听着此起彼伏的咆哮声,范学增自知光凭言语和自身的威信恐怕很难说服这群丧失情绪控制能力的家长,于是对身旁的刘能说道:“老刘啊,赶紧打武装科的电话,让他们那里派人来着手处理这件事,记住千万别影响到夏芒。”

  “好!”刘能连忙走上了办公大楼。

  安黄市一中武装科办公室,科长严文华收到了消息紧紧皱起眉头,“真是胡闹,这件事情关夏芒什么事?”

  这时候,他的秘书走进来递上一份文件:“科长,现在多家媒体报道一中闹事的这则新闻。”

  严文华将这些新闻截图拿过来浏览了下,狠狠地砸在了桌案上:“乱弹琴!这些媒体工作者为了噱头真是节操都不要了!各种引发民众遐想,带有错误舆论指向的煽动性词汇不负责任的刊登上标题!”

  “马上让新闻宣传部门去着手处理这件事,我们管不着,现在拿几个人跟我走,我倒要看看这些人要干什么!”

  说完,严文华便带着相关的工作人员乘坐荣誉殿堂公务车迅速赶到一中现场。

  这里,遇难学生的家长正拉着大白横幅高声喊着口号:“夏芒杀人犯!还我儿子命来!”

  喊声洪亮,足足惊动了一条街的人。

  “什么情况?”

  严文华扒开人群,大步流星地到达这些人面前,朗声道:“各位家长听我说,我是荣誉殿堂安黄市分理处武装科科长严文华,也是这次大赛主办方的委托地区负责人,对于大家所为何事,我已经有所了解。”

  听到他的话,这些来讨公道的人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用通红地眼睛望着他。

  严文华继续说道:“各位家长,你们的心情我很能理解,我也很惋惜并同情两个美好的生命离我们远去,但是参赛就有危险,事情已经发生,还请各位家长节哀顺变,别把自己的负面情绪施加转移到一个无辜的学生身上。”

  “哼!无辜?!”带头的那个男人瞪大了眼睛,指着严文华的鼻子凶神恶煞地说道:“你们官僚总是说同样的话,办不痛不痒的事儿,我实话告诉你,如果不给我们个解释,我们绝不会放弃讨还公道的权利!”

  “对,官僚作风!滚开!”

  “官僚滚,把夏芒那杀人犯带出来!”

  严文华被这些人说得满肚子火气,但还是竭力控制住情绪道:“各位家长,请注意你们的言辞,再严重的问题如果建立在不理智的情绪上,那就没办法交流,无法交流就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还请各位家长冷静冷静,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该怎么处理,怎么样?”

  “一群蛮横无理的人啊。”

  一中的领导们见严文华憋得面红耳赤,忍不住愤愤不平地说道。

  不料,他们的声音被闹事人群听到,一个个爆发出更加惊天动地的情绪,叫嚣着,挥舞着拳头,那模样好像是一群恐怖分子要来把一中炸掉似的。

  “行了!大家都停停!”

  严文华从助手手里结果一个扩音器,用力喊道:“我希望各位家长能搞清楚一件事!你们的孩子在进入比赛的时候都是签订了伤亡协议的,而签订伤亡协议是我们野外生存大赛一直就有的规定,里面条条框框白字黑子写得清清楚楚!发生任何竞争性伤亡,主办方和相关个人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你们说你们有权利!那你们大可以去看看录像,看看你们的孩子是不是竞争性死亡,如果不是,那好,我严文华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你们下跪认错,并让夏芒和所有相关人员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荣誉殿堂也会给你们每人五百万星元的补偿费!”

  他的声音里带着愤怒。

  果不其然,这么一吼,顿时就把喧哗怒吼的人群震住了。

  带头那个中年人支支吾吾,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他发现自己早就组织好的那套语言在雄辩的事实下,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站不住脚。

  “哼,看来你们还是有理智的嘛!你们还是知道伤亡协议这回事嘛!看来你们还是看了比赛的嘛!”严文华气极而笑:“那好,我请问你们,是谁给了你们来学校这片净土闹事的权利?是谁给你们的权利在一个无辜的学生头上安杀人犯的名头!又是谁让你们如此理直气壮!”

  严文华胸口剧烈起伏着。

  任谁面对这样的情况都不会心态平和到哪里去。

  “我,那谁给我们个解释?我们的孩子就这么白死了?”那中年人憋了好久,才终于憋出来了一句话。

  身后的那些女人也忽然嚎啕大哭起来。

  一个个哭得是声嘶力竭,撕心裂肺,吧嗒吧嗒地掉着眼泪的同时,还瘫软在地上哽咽地喊道:“我们辛辛苦苦养大的孩子,我们容易吗?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离我们远去了啊……”

  在失去了道理的支撑后,这些人又开始打起了感情牌。

  看着他们的表现,严文华和范学增等人也是于心不忍,后者在前者耳旁轻轻低语:“严科长,你稍微平息下怒火,本着人道主义的处理原则,我们可以给予适当的补偿。”

  “老处长,这是肯定的。”严文华也点点头:“不过,这些人固然值得同情,我也相信他们的伤心是发自内心的,但是不能因为伤心,就堂而皇之的无视社会规则,哪有这个道理。”

  “恩,反正你自己拿捏。”范学增也点点头。

  不过这时候,身旁忽然走来三个年轻的身影。

  “范校长,这么大的动静,就不用瞒着我了。”

  来人正是夏芒,他本来正在上课,奈何事情闹得太大,被其他上户外课的学生看到这情况后告诉了龙俊轩,后者旋即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于他。

  想了好久,他做出了前来坦然面对的决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河霸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河霸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