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0章 最后的夜晚
舸逆江行2017-08-23 20:533,291

  杜冬艳呆立在原地,只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感觉到同事那饱含羡慕的目光,她困惑地问领导:“部长,我,我叫杜冬艳,您是不是弄错人了。”

  那领导和蔼地笑着:“我当然知道你叫杜冬艳,我还知道你孩子叫夏芒,对不对?”

  “对啊,没错。”杜冬艳点点头。

  “那不就得了?你明天就去车间办公室上班吧,如果你高兴,现在去也可以。”部长笑呵呵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便带着一群人离开了生产线。

  他刚走,同事们便凑了上来,恭喜祝贺道:“杜姐,恭喜你啊,你算是熬出头啦。”

  “我……”杜冬艳听着身旁叽叽喳喳的声音,只觉得一头雾水……

  市一中校长办公室。

  范学增准备出门透透气,不过刚开门就发现一大群记者蜂拥而至,直接将门口塞满。

  “范校长,我是XX日报的记者,您能向我们介绍介绍夏芒同学平时在学校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范校长,我是XX时报的记者,您能告诉我们贵校的教育体系究竟有什么特色么?是什么能让贵校诞生出这样的天才呢?”

  “范校长……我是……”

  办公室主任刘能在他紧急召唤之下赶来代为发言,范学增见到此情此景,被说的双眼发花的同时也特别高兴,他知道这是一中实现人气飞跃的一次机会,只要做好了公关,很容易就能被民众所铭记……

  和一中的门庭若市相比。

  四中同样也是热度不低。

  不过四中的领导们的脸色都很臭,一个个面色阴沉地听着记者们的问题。

  “廖长伟副校长,请问您对于这次四中精英队被淘汰有什么看法呢?”

  “请问廖长伟副校长,请问您对于夏芒是何等看法?”

  “请问廖校长,贵校的精英队返回之后会受到处分吗?”

  对此,廖长伟作为此时在学校里级别最高的领导一言不发,直到这群叽叽喳喳的记者终于不问问题了,他才开口憋出四个忧伤的字眼:“无可奉告。”

  外面沸沸扬扬的时候。

  月光森林内部,获胜者夏芒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意气风发。

  他正在随时随地的提防那个可能出现的神秘强者。

  夜晚,山洞外下着淅沥沥的大雨,雨水打在地面上,点出细小的凹陷。

  涟漪在积水上一圈又一圈的不停产生。

  这样的天气,在过往不是没有出现过,但比赛制服有防水和放火等功效,还拥有连衣帽,穿上之后基本无视各种恶劣天气。

  可是夏芒的心情和往日截然不同。

  他能从空气中嗅到随时随地都在散发着一种隐晦的杀气。

  所以大家都睡了之后,他还在洞口外站着,目光一直盯着外面,神经极度紧张。

  于是在这种高度警惕的情况下,夏芒的精神也渐渐乏了,不知不觉地软在地上睡着了。

  半夜,下过雨后。

  乌云渐渐散去,明月重新剥开云彩播撒光华。

  山洞外的一个漆黑的角落。

  吴开俊咧开嘴,牙齿在月光照射下反射出森然白光,他看到夏芒已经睡熟,悄然摸出石匕朝目标靠拢而去。

  所有人都没有发现他,事实上,大晚上都在睡觉,警觉性都处于最低的时候。

  作为一个曾经训练有素的军人,吴开俊几乎没费什么力就成功到达山洞外十米处的一块大石头后面。

  他调整了下呼吸,便快步冲向夏芒。

  不过与此同时,空气中掠过一道黑色的人影,落在他面前伸手挥过,吴开俊就觉得胸口一痛,鲜血渗出。

  “你竟然这么晚了还没睡。”吴开俊捂着胸口惊骇道:“为什么三番五次坏我好事?”

  “哼,为什么不?”柳雪晴的俏脸在这夜晚显得分外冰冷,“作为一个杀手,在白天那样威胁我,未免有点太愚蠢了吧。”

  “呵,柳家小姐果然不一样,竟然睡觉都留有这么高的警觉性,佩服佩服,今天我认栽,再见。”

  吴开俊说完,便抱拳欲逃。

  柳雪晴哪里肯让,大喝一声:“夏芒起来了。”

  然后就自己抢先一步拦住路。

  夏芒听到这声惊呼,豁然醒转过来,他刚刚睁开惺忪的睡眼,就看到了眼前激烈打斗的两人。

  柳雪晴论单打独斗根本不是吴开俊的对手,眼下的情况主要是将后者拦住,所以压根没有打游击的条件。

  所以短短的时间内,她就已经身中数拳,虽然疼痛一阵阵泛起,但她犹自是咬着牙继续坚持。

  夏芒很快杀到,他左手拿着合金长棍狠狠朝吴开俊砸去。

  然而后者刚好踹出去的一腿同时正正扫在柳雪晴的娇躯上,她顿时如断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

  “雪晴!”

  夏芒瞪大了眼睛,长棍准确击中吴开俊的肩膀,汇聚着愤怒情绪的强力一击豁然将其肩胛骨轰碎,后者顿时吃痛地惨叫一声,往林子里飞奔而去。

  夏芒没有管他,而是走到柳雪晴身旁,将之一把抱起,轻轻放到山洞里面。

  “怎么了?怎么了?”

  一连番巨大的响动,也是惊动了一些人脱离了梦乡。

  他们看到夏芒抱着柳雪晴的样子后,顿时睡意全无地坐了起来。

  “快!杜康起来!”

  夏芒大喝一声。

  这下山洞里的所有人都醒了,唯有杜康依然在打着呼噜,睡得可香了。

  估计曹孟德知道的话,会把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改成何以入睡,唯有杜康吧。

  “快醒醒,你个肥猪!”

  其他队员翻着白眼用力地推攘那坨营养过剩的肥硕身躯,这才让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杜康嘟嘟囔囔地伸了下懒腰,一脸不善地正准备开口抱怨,却看到夏芒狠狠地瞪着他,又看了看柳雪晴和现场的情况,豁然明白过来出了事儿,连忙揉着小眼睛凑过来问道;“老大,啥事儿啊。”

  “快看看,柳雪晴的伤势怎么样。”

  夏芒满脸涨得通红,着急得大喊大叫。

  柳雪晴怔怔地看着他,虽然周身泛着剧痛,不过心里却是涌现着和疼痛毫不相关的念头,“相处那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着急。”

  杜康经过一番检查,松了口气:“晴美女没有什么大概,估计是硬伤,女孩子怕疼,缓缓就好了。”

  “呼~”

  闻言,夏芒也松了口气,轻轻地把柳雪晴放到地上铺好的干艾草上,“今天的事谢谢你了,好好休息一下,我一定亲手给你讨回公道!”

  接下来的时日,这群无欲无求的人一直呆在这里,反正以他们扫清众强得成绩拿下团队第一已经没有太大的问题,自然没有必要继续在外闯荡了。

  所有人都在提防着那个暗处潜藏着的杀机。

  事实上,吴开俊自从上次被逼退之后,试图发动了两次攻击,打伤了夏芒小队四五个人之后,并没有任何斩获。

  就这样,时间来到了最后一天的夜晚。

  这天天气不错,万里无云,月光皎洁。

  夏芒一直睁着眼,目不转睛地瞪着黑暗的森林深处。

  他那天是因为战斗消耗太大再加上过于紧张而导致精神疲乏,事实上,以现在的精神强度来讲,一夜不睡完全是绰绰有余。

  可是漫长的等待终究是无聊的事。

  他坐着坐着,便开始冥想根达亚图录,想要将自己的控雷术打造得更加精纯。

  虽然现在基本已经到达了初级极致的程度,继续冥想初级控雷术的图录已经难有寸进,不过他却是发现,持续冥想就算不能让特殊能力继续提升,但也有助于精神强度的缓慢增加。

  四周静悄悄的,双耳之间仅仅只能听到蟋蟀和零星野兽的叫声。

  吴开俊躲在树上,目光死死地锁定在夏芒的身上。

  他数次攻击失败之后,对方的防守强度明显变强了,始终是固守在这里,昼夜轮流值守。

  这不,虽然夏芒睡着了,但是在他的前后左右足足有八个人来回游荡。

  “怎么下手才行。”

  吴开俊来这里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拿到云山的酬劳,而不是苦呆一个月,费尽心思搜罗分数去赢取主办方的奖励。

  后者之于前者来讲,无异于只是个零头。

  而且自己这样空手出去,恐怕恒英集团也不会善罢甘休,再想到那个被自己得罪的西河柳家小公主。

  吴开俊就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

  必须要完成任务,这样至少能拿到一笔丰厚的酬劳远走他乡,如若不然,在这个城市,黑白两道都没有他的栖身之所。

  想到这,吴开俊抿着嘴,手持石匕摸到近处,目光宛若鹰隼般观察着夏芒小队驻营之地的防守力量。

  这次,他已经做好准备殊死一搏了。

  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想到这,他瞅准一个时机化作一道黑色闪电般激射出去,迎面便用手肘砸晕一个正背过身撒尿的夏芒小队队员。

  轻轻将后者放在地上,他就着山洞旁的岩体掩护一步步靠近。

  微微探头出去,发现另外七个人露出了个缺口,恰好把进入山洞的路空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河霸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河霸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