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不期而遇
白芳2018-03-27 16:402,379

  浓密的亚麻色头发下,完美的面孔略显苍白,一双淡棕色的眸子幽深莫测,阳光下,一袭白色的休闲装更平添了一抹神秘气息。岁月长河,仿佛未曾磨去他身上的任何东西,反而平添了一股威严之气。一个眼神,就让你喘不过起来,帝王气场,无需举手投足。

  白子婷知道,那一定是自己的亲生父亲,爱德华。卡伦,而那一男一女,应该就是吉莉安。卡伦和卡里斯。卡伦。

  人就是这样奇怪,一旦有着相近血缘关系,就像彼此拥有磁场一般,无论内心再怎样排斥,一旦相见,也会深深吸引。

  白子婷很讨厌这种感觉,也很讨厌这样的自己,突然有了一种很想逃离这里的冲动。

  就在她微愕之时,不远处已传来了龙君冥冰冷漠然的声音:“谁在那?”

  白子婷正欲转身离开,两个黑衣人已挡在了她的面前,看着眼前讨厌的身影,琥珀色的眸子倏然放大,射出凌厉的光芒,冰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保镖微微错愕,不仅因为她与小姐有着相似的面孔,却完全不同的发色和眼眸,更因她那犀利的眸光,如同冰箭一般,瞬间将人击穿。

  两人似有默契般,一人挡住了她的回路,一人示意他去爱德华那边。

  白子婷见状无法摆脱,向前跨出一步,站在拱门下面,冷冷扫看向众人,瞬间散发出强大的气场。

  明暗交措的光影下,女孩上穿一件白色露肩雪纺衫,下穿黑色宽松哈伦裤,脚上是一双黑色镶钻小船鞋,露出脚面白嫩的肌肤。浓密的亚麻色的长发修剪的层次分明,琥珀色的眸子流光溢彩,但却散发出冰冷的光芒,肩胛骨处蝴蝶刺青露出半边翅膀,更添一股魅惑。

  一股强大的气场因女孩的出现,在拱形门处慢慢扩散。

  龙君冥犀利的鹰眸微微眯缝了下,墨瞳渐变幽深。

  此时白子婷,与刚刚在龙宅的她,简直判若两人。如果在龙宅的她是坠落人间的天使,阳光俏皮;那此时她就是来自地狱的女神,冰冷幽暗。

  龙君冥从未见过任何一个女人能如她这般,令人冰火两重天。

  爱德华看着她,多年未曾波动过的心,竟然微微激荡,他从未想到,这个未曾谋面的女儿竟然如此像他,几乎遗传了他的所有特质,亚麻色的头发,琥珀色的眼睛,冰冷不可一世的眼神,就连卡伦家族的胎记都在她身上出现,他甚至能感到自己的生命在另一副年轻的躯体里继续延续。

  他,突然,渴望拥有这个女儿!

  吉莉安看到白子婷先是一片惊愕,但当她看到舅舅和龙君冥看向她的眼神时,拳头不禁慢慢攥紧,眸中渐渐沁出了憎恶的光芒,没有人能从她身边抢走舅舅和冥。

  卡里斯没有惊愕,像是已预知什么,又像是在期待,如毒蛇般,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怎么一个跑这来了,我们找你半天了。”不远处传来了龙逸宸有些急切的声音。

  几人在休息室等了很久都不见白子婷回来,回到检查室去找她,但医护人员告诉他们,她早就检查完离开了,大家不放心便找了过来。

  随着声音的由远及近,嘴角噙着一丝放荡不羁的龙逸宸双手插兜走了过来。

  看到白子婷被两个人拦在中间,狭长的眸子射出两道精光。

  “二少爷。”黑衣人垂头恭敬的叫了声。

  “知道我是二少爷,还不让开。”龙逸宸冷冷的说。

  “都下去吧。”随着龙君冥冷漠的声音,双手抄兜缓缓的走了过来。

  “大哥。”龙逸宸看着他低低叫了声,似母鸡护仔般,站在了白子婷的身旁。

  龙君冥睥睨天下的眸光,轻睨了他一眼。

  “冥。她就是舅舅的另一个女儿吗?” 吉莉安双手环胸,眸光中饱含不屑与鄙夷,如高傲的孔雀般缓缓走来。

  白子婷看着她那副讨人厌的嘴脸,不禁冷嗤。

  石径上传来了急促而混乱的脚步声,白若水,苏如沫和白燕燕快步走了过来。

  看着眼前的情形,三人都为之一愣。

  白燕燕轻抿樱唇,快步走到了白子婷的身畔,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

  白子婷反用力了握了握她的手,并给了她一个安抚性的微笑。

  不远处的卡里斯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慢慢走近了自己的视线,阴戾的眸子缓缓眯起,激射出恶毒的光芒,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旧和她形影不离,薄唇轻启,喃出连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我们终于又见面了,上天的遗留物,看来你终究逃不出我的手掌。”

  “龙大哥”,“龙总”白若水和苏如沫几乎同时开口。

  “爹地”,“uncle Cullen”二人几乎再次同时开口。

  苏如沫与二人打完招呼后,默默的站到了白燕燕的身旁。

  刹那间,好像站队一样,白子婷的身旁站满了人,又好似怕她被伤害般,无形的将她保护。

  苏如沫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不知不觉中站到了白子婷的身侧,从自己认识她那天起,就觉得她的身上有什么东西似乎一直在吸引着自己,甘愿与之亲近。

  白若水有些尴尬的看着眼前的情景,虽然她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但她却感觉自己仿佛被加在了父亲和妹妹中间,二人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场,让她感觉一座山缓缓压向她,似要窒息般。

  龙君冥犹如黑曜石眸子般异常深邃,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爱德华的动作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冷魅的眸光看向那里,凉薄的唇轻抿,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心竟然有着渐进的失落。

  他极为排斥这种情绪,眼前这个小家伙,只不过是当初白曼用卑劣手段偷了他的精子,创造出的“遗物”,他一生最憎恶被人算计,但不知为什么,当自己看到这个女儿冷傲而倔强的眼神后,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似乎被什么触碰了般。

  这是白若水从未给过他的感觉,自己对她从来都是不冷不热,给予她的爱,甚至不如吉莉安的多。因为每次看到她,都会让他想起白曼,如果不是她,自己可能就不会和纳兰。蝶错过一生。

  白燕燕刚走过来时,一心担忧白子婷,并未注意到周围的情形。此时,站在她的身侧,随之望向不远处……

  一张令她刻苦铭心的脸庞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渐渐清晰,她的瞳孔因惊恐而瞬间放大,身体仿若直坠冰窟,通体冰寒,冷彻心扉。

  慢慢的,她对上了那双令她无数次经历梦魇绿眸,散发出阴戾而恶毒光芒,似要将她彻底撕裂……

继续阅读:第10章 一起看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少的失心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