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心如刀割
白芳2017-02-16 18:012,187

  看着白燕燕端来的粥,折腾了一天,自己也是真心饿了,喝完了一大碗粥,回到床上继续睡觉,既然演戏,就要尽善尽美。

  白子婷本就是个觉很多的人,昨夜虽躺在床上,但一直在辗转思索,一夜未眠,今天又这么折腾,躺下很快就酣然入梦了。

  门被慢慢的推开了,龙逸宸如鬼魅般,极轻的走了进来,来到床边,慢慢的坐下,看着她被夕阳镀上一层金光的小脸,狭长的眸子,被满满的心痛充盈着。

  伸出白斩修长的手,撩开她脸颊上的发丝,指腹轻轻划过,眸中尽是温柔与宠溺,低低自喃:“老天为什么让我这么晚才遇到你,如果早些相识,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你”。说到最后一句话,那张原本放荡不羁,嘴角总是噙着丝丝痞笑的俊彦,瞬间被悚然的戾气笼罩。

  而此时龙逸宸已是心如刀割,一片灰色,正如歌声中唱的那般:其实我不想对你恋恋不舍,但什么让我辗转反侧,不觉我说着说着天就亮了,我的唇角尝到一种苦涩,我是真的为你哭了,就在这一刻,全世界伤心角色,又多了我一个,我是真的为你爱了,我心如刀割 。

  回忆种种,不禁飘落到那个初识的那个角落……

  龙逸宸独自漫步在巴黎街头的夜晚,享受着这浪漫之都带给人的别样气息,不远处的一抹身影却吸引住了他,女孩蹲在路边,头深深的埋在双膝中,身体轻颤,浓密的亚麻色长发披散而下,遮挡住了她的容颜。

  他慢慢的走了过去,轻轻的推了推她的后背,并询问她是否需要帮助,埋在双腿间的小脸倏然抬起,对上那张面孔,他猛然一惊,几乎和白若水一样的面容,只是她们有着不同发色和眸子。

  此时的她满脸泪痕斑驳,大嘀大滴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簌簌而下,琥珀色的大眼睛充盈着无限的悲伤,刹那间,他的心好似被什么蜇噬了下,微微刺痛。

  他问她怎么了,她哭着告诉他,她的爱人不要她了,她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他就那么的愣在了原地……

  想到这里,龙逸宸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嘴角扬起一个邪肆的弧度,轻轻喃道:“我的丫头可真美,连哭都是那么漂亮。”说罢,低头在她眉心轻轻一吻,轻道:“睡吧,我的宝贝,我会一直在你身旁守护。”

  说罢,起身离开,像他进来时一样,如鬼魅般悄无声息。

  白子婷似做了一个美梦,吧唧吧唧小嘴,翻了个身,嘴角挂着丝丝笑意继续睡着,梦中,她好似梦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在吻她,只是朦胧中没有看到他的容颜。

  白子婷再次醒来,是在一双淡棕色眸子的注视下。

  爱德坐在床边的一把大椅子上,静静的看着她,白子婷不可思议的眨了眨琥珀色的大眼睛。

  白若水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

  “吵醒你了吧?”耳边传来了爱德华低沉而威严的声音。

  此时的爱德华已不如初见那般,给人一种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人平和了些许,但那浑身的王者之势依旧不容忽视。

  白子婷愣的一时语塞,便欲起身,爱德华伸手按了按她,微微蹙眉说:“不舒服就别起来了。”

  “没事,我都睡了一天了,再睡,人就真废了。”白子婷边说边执意坐了起来。

  白若水忙快步上前,扶她起来,“没那么娇气了,我自己来就好”白子婷看着她,嘟囔道。

  “感觉好些了吗?”爱德华淡棕色的眸子带着审视,犀利的从她脸上扫过。

  白子婷看着眼前这两个本应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无论他们是出于什么原因或是目的出现在这里,她还是感谢他们的到来。

  “睡了一整天,已经没事了。”白子婷耸了耸肩,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等过两天让宋伟业给你做个全面的检查。”爱德华淡棕色的眸光深邃而浩瀚,语气中饱含不容拒绝的霸道。

  白子婷看着白若水撇了撇嘴,一副“他好霸道”的样子。

  白若水噗嗤一声乐了出来,还没有人在一项威严冷漠的爹地面前如此“放肆”过,但在遇到爱德华暗沉的目光后,立即将笑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并垂下了头。

  “我会跟宋伟业说,让他把手术推后。”爱德华淡漠的说道,但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不要!”白子婷忙开口反对,顿了顿,看着爱德华正色道:“真的不用,我是头疼,又不是骨髓出了问题,早做完手术,你能早日康复,我也好早些回国,在这久了,家里人也会担心我和燕燕的。”

  听了她的话,爱德华淡棕色的眸子一时间变得幽深莫测,缓缓开口道:“那家人对你很?嗯?”

  白子婷定定的看向他,想从中得到些什么,但很可惜,面对这个威严、冷漠、而睿智的男人,她什么的都没有得到,但她却给了一个简单而直接的回答:“对!很好,很好!”

  爱德华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回到了起点,“好吧,如果到时候你身体没什么异样的话,手术照旧,但如果有什么不好感觉,就取消计划。”

  “ok。”白子婷比了一个ok的手势,表示自己的赞同。

  爱德华点了点头,缓缓的说:“好吧,你好好休息,我们先回去了,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就直接跟君冥说,他都会帮你解决的。”

  说罢,起身离开了,白若水没有立即跟出去,上前抱了抱白子婷说:“好好保重身体,我有时间再来看你。”

  白子婷什么都没说,只是给了她一个安抚性的微笑。

  看着离开的身影,白子婷侧头看向窗外,此时夜幕已降临,透着窗子看整座城市灯光,说不出的壮观、冷寂,让她不禁思念起爸爸的笑容,妈妈的饭香,弟妹的依赖,而她此时唯一的希望就是早日做完手术,回到家人的身边。

  但白子婷却怎么都没有想到,生活轨迹在不经意间,早已偏离了最初的期望,且渐行渐远。

继续阅读:第17章 骨髓移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少的失心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