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惊天打击
白芳2017-02-16 18:022,157

  姐妹二人都十分吃惊,此时已过晚餐时间,往常这个时候,一家人都已窝在客厅里,即使有人有事外出,或是爸妈出去散步,家里也会亮着灯。

  白燕燕打开屋内的灯,白子婷掏出手机,拨了白宝生的电话,电话中传来了机械的语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白子婷微微的蹙了蹙眉,不知为什么,一种不好的预感由然而生,接着又拨出了白晴的电话。

  白燕燕疑惑的看着他,轻轻开口问道:“怎么?没人接?”

  电话响了好长,都没人接听,白子婷再拨第二遍。

  “二姐,你,你回来了。”电话里传来了白晴略带哭腔的声音。

  白子婷听后,心咯噔一下,急忙问道:“晴晴,你怎么了?家里怎么没人?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在温哥华时,起初和家里还一天一个电话,轮流和家人讲电话,但几天后,给白晴和白磊打电话时,不是无人接听,就是接通了,想和爸妈讲电话时,他们却不在家里,白子婷当时并没在意,此刻想起来,恐怕当时家里就已出事了。

  “二姐,爸,爸被查出肝癌,我们现在都在第三医院。”电话里传来了白晴的哭泣声。

  白子婷脑子里轰的一声,如闷雷在耳边炸开一般,嗡嗡作响。

  挂了电话,白子婷拉着白燕燕快步朝外走去,边走边说:“爸病了,说是肝癌,在第三医院。”

  白燕燕吃惊的瞪大眼睛,但她什么都没有问,脚下慌乱的的步伐泄却露了她此刻紧张的心情。

  姐妹二人赶到医院时,白妈妈、白晴和白磊正守候在病房外。

  “姐”

  “姐”

  看到赶来的二人,姐弟俩先后开口。

  “妈”

  “妈”

  姐妹俩看着白妈妈相继开口。

  “燕子,丫头。”白妈妈转身看向二人,叫了一声后,喉咙哽咽,再也说不出话来,唯有大滴大滴的眼泪自眸中掉了下来。

  “妈,爸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医生怎么说?”白子婷闪着一双琥珀色的大眼睛盯着白妈妈,焦急的问。

  白妈妈刚要开口,却再次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刚刚……刚刚医生说,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肝脏移植,爸就,就……”白晴眼泪早已冲出眼眶,哽咽的无法继续说下去。

  白子婷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白燕燕上前一步,急忙扶住

  她。

  “爸爸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他有事的。”白子

  婷双手慢慢攥紧,眸中瞬时像幻化出无数倔强而不屈的火焰般,喃喃自语。

  潜意识里,她不愿去承认自己的内心正被强烈恐惧侵蚀着。

  白燕燕扶着白子婷的胳膊,大大的水眸毫无焦距的凝视前方,轻轻自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明明走的时候还好好的,还好好的……”

  医生从病房出来时,再次重复了白晴的话,现在救白宝生唯一的方法,就是尽快找到合适的肝脏,进行移植手术。

  白子婷让妈妈带着白晴、白磊先回家,白燕燕本想留下来陪她,但白子婷告诉她,现在大家要分工协作,保存体力,且自己已在飞机上睡了很久,她让白燕燕先回家休息,明天再来换她。

  白子婷走进病房,看着白宝生脸色苍白无力,安静的躺在那里熟睡着,眼泪就那么自眼眶中流了出来,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有一种即将离开的他感觉。

  白子婷呆呆的坐在了病床前,陈昔往事如电影倒带般,历历在目,她永远都无法忘记,在孤儿院初见白宝生那天,他微微躬身,看着她和燕燕,本就很小的眼睛,眯成一道缝,笑着说:“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爸爸了”,说罢,伸出温热的大手,牵起了她们的手。

  南非和孤儿院两年的生活,让她对这个操蛋的世界充满了绝望,让她一度不再相信幸福,她觉得自己的幸福随着妈妈的离开,被深深埋葬,剩下的尽是恶毒的诅咒。

  但眼前这个矮矮胖胖,其貌不扬的男人,让她重新对这个世界充满希望,带她开始崭新的人生,并给予她无限的温暖与不尽的爱。

  老天怎能如此残忍,断送一个曾经给予别人希望人的希望。

  第二天,白子婷开始了寻找肝脏的征程,开始联系国内外所有可以联系到的红十字会器官捐献中心,并在网上发起寻找肝脏捐赠者的消息。

  温哥华。

  郊区一座白色的古老城堡,占地上万平,带有高尔夫球场,和一座花园,花园内的葡萄架下,白色镂空的木桌上,摆放着精美的茶具,一阵微风吹过,淡淡的茶香在空气中飘荡。

  爱德华和龙君冥正坐在这里悠闲的品着茶。

  “白宝生已经住院了,白子婷正在疯狂的寻找可以捐献的肝脏。”龙君冥淡淡的说着,声音里听不出他任何思绪,目光淡漠的落在了爱德华的身上。

  爱德华微微的扬了扬嘴角,只是笑意不达眼底,眸子中更透着莫测的幽深,悠悠说道:“真想看看那丫头着急的样子。”

  “我们现在要做就是等,我会在合适的时间去见她的。”龙君冥冷峻的脸上依旧淡漠如斯,内心的想法让人无从窥探。

  爱德华优雅的端起精美的茶具,轻轻的哆了一口,深邃的目光瞟向远方,似忽然想到了什么,拉回眸光缓缓的说:“到时让若水和你一起去吧,那丫头性子太野了,姐妹俩毕竟好说话。”

  龙君冥沉默了下,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爱德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对了,夜域那边查的怎么样了?”

  龙君冥微微抬眸,鹰眸轻眯了下,平静冷淡的说道:“有些眉目了,夜域背后似乎还有一股大势力在支持着他。!”

  这次轮到爱德华点头了,顿了顿问道:“艾利克斯也应该快从法国回来了吧?”

  听了爱德华的话,龙君冥黑曜石般的墨瞳深处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芒……

继续阅读:第20章 希望之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少的失心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