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ond.(8)
秋米拉2017-02-14 18:004,445

  段晓晓选择的是一家咖啡厅,听说Homeless团队经常在周末约在这里开会。段晓晓说以前也经常来,自从团队解散之后,就再也没来过了。

  我们进去之后,果然有好几桌摆满了作业的团队,段晓晓说都不是我们年级的,所以不用在意。

  尹涵到的比我们早。他带着耳机,在一台黑色的笔记本里面,噼里啪啦地输入着什么,看见我们来了,摘下耳机,合上了笔记本。一脸镇静地看着我们。明明是我们邀请他,但是最后却来得比他还晚,也实在不好意思。

  坐下来点完饮料之后,还是尹涵先开口:“我还有很紧的事情,要问什么就尽管问。”

  如果是在上学日见你这么紧张,还能归结为Homeless想要完成作业,但是周末也是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尹涵你究竟是有多忙?

  “首先,为了方便之后的对话,尹涵,你知道尹渊存在感很低的事情吗?”我看着尹涵。因为尹渊一直有意识无意识地想要自己的哥哥发现自己,也许哥哥并没有发现尹渊的存在感低到几乎看不见呢?

  尹涵点点头,说:“毕竟,他失去存在感的原因,都来源于我。尹渊那小子好像还藏着不想让我知道这件事,他也不想想,我怎么可能这么傻。”

  “唔!”

  我和段晓晓对视一眼,刚刚尹涵的确说了“他失去存在感的原因,都来源于我”这句话了!也就是说,尹涵不但知道尹渊存在感低,还知道尹渊失去存在感的原因?这正是我们想要的!

  “我们想要问的就是这个——尹渊是为什么失去存在感?”

  “原来是要知道这件事啊。”尹涵靠在了椅背上,嘴角轻轻翘起,“大概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一直成绩优秀的我,在一次考试中失手,之后回去被全家人狠狠地数落了一番,两个月的暑假没有一天舒服过,到了见我就骂的地步。唔……好像还打过我了?”

  尹涵完全没有用悲伤或者祈求怜悯的语气说出上面的话,仍然将每一个字傲慢地吐出,仿佛这个听起来难过的故事,并不发生在他的身上一样。甚至连最后的话都要用疑问句。

  “我倒是不觉得怎样。一个一直优秀的人,失败了被狠狠地踩在地下践踏,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不过,倒是那个时候就颇有天赋的尹渊受了影响,因为我的父母对他说,‘如果优秀地站在制高点被所有人仰视的话,你还必须保证你的光辉永不泯灭’——这句话因为我的职业习惯美化了一下,不要在意。”

  什么奇怪的职业习惯才会让你美化这种句子啊。

  “我大概猜到了,尹渊留下了阴影……”

  “没错。尹渊看见一直被世人目光所聚焦的哥哥,在一次失败之后却什么也不剩。他又被这样警告,很害怕吧。从今往后一直不失败是不可能的,现在开始脱离优秀也是不可能的,那么,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

  尹涵抛出了一个问题,微微停顿了一下,还没有等我们回答,又继续说:“——他选择了不被大家所看见优秀。”

  “确实是这样,连优秀都不会被看见的话,几率小到万分之一的失败就更不会被发觉了。”我一边想着尹渊稳定的第一名,一边说。

  “好了,你们想知道的就是这个?这么久远的事情,直接问尹渊也没关系吧?他亲身经历过,说不定会用更形象的辞藻描述给你们。”尹涵一边说,一边收起了笔记本,欲求逃离此地。

  我们要问的当然不是这件事情,这是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而我们想要知道的是……是最近,尹渊究竟为什么又再次丢失了存在感?

  段晓晓很明显更不想放尹涵走,站起来,重击桌子——这一招是她吸引注意力的绝技,“不,尹涵,我们想要知道的是最近的事情——你知道最近尹渊又再度丢失存在感的事情吗?”

  尹涵停了下来,用不解的语气反问段晓晓:“再度丢失?”

  看起来,自认为了解弟弟的哥哥,还是有不知道的事情,不是有句话说的好,远亲不如近邻吗?

  “没错。”我叹口气,缓缓向尹涵解释起来,“尹渊找我们帮忙,原因就是他丢失了一部分存在感。而且我们已经分析出来了,那部分存在感,是不需要透露身份的地方的存在感。”

  尹涵杵着下巴,喃喃:“这样啊……”

  “因为我们还有后面恢复他存在感的计划,所以不能直接去询问他。”段晓晓找到了最合适的时机向尹涵解释不能问尹渊的原因,“本来也只是抱着碰运气的想法来问问你,听了你讲的故事,我觉得尹渊第二次丢失存在感,可能也和你有关。”

  这一次,尹涵虽然没有要走的意思,也没有回答段晓晓,只是沉默地思考着。

  “不需要透露身份的地方,是指网络这样的?”过了一会儿,他终于从沉默中脱离出来,问。

  “网络是占的比较大的那一块。”

  然后,他叹口气,如释重负地靠在椅背上,才继续说:“我大概明白了。这件事,的确和我有关。为了方便交谈,我姑且问一下吧——Homeless论坛讨论区最近炒得最热的那个帖子,你们知道吗?”

  其实我不太喜欢去那个地方,八卦非常多,还没有什么实用度,水帖更是猖獗无度。

  “这个……我不是经常去那个地方。”

  我说完,看向段晓晓。

  “我也不去。”

  “那就先从这里讲起好了。我还有一个兼职是网络作家,说不上多么大红大紫,但是人气还是很高的。本来在这个学校,没人知道我这层身份。结果,还是算我疏忽了,Homeless论坛的用户名和我的笔名一样,被一个读者发现了,他经证实之后,又大嘴巴地来论坛上散发这个消息。”

  尹涵绝对有资格上榜“最强Homeless”,都初三了,不但坚持做单体Homeless,还有时间写小说。

  “啊,那个倒是听过一点,因为以为是炒作,就没关注了。还以为是什么不入流人来炫耀呢。”段晓晓评价。好吧,虽然尹涵一身傲骨,但是段晓晓也是一个不高眼看人的狠角色。

  尹涵不满地瞥了段晓晓一眼,但还是继续讲下去:“一开始的评论还是敬佩我和支持我的居多。结果某个星期,因为忙于小说那边的事情,一个星期都没能拿得出作业上传。于是,就有人开帖黑我了——就是刚刚和你们说的帖子。”

  “大概是怎么说的?”

  “标题:著名Homeless抛弃工作转攻写作。你们大概想得到了吧?指责我要做Homeless就好好做,别去弄别的兴趣爱好。要我必须保证作业的质量和速度,为他们服务。还说对我很失望,再也不想抄我的作业了。”

  确实有一点太无理取闹了。

  “之后表达这样类似想法的人还很多,还有读者发表意见说小说质量下降,劝我别做Homeless的工作了。在我看来根本没什么,我爱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管是Homeless还是小说,我都可以做得好。他们纯粹嫉妒我的才华,我视而不见就行。”

  “但是尹渊不行……对吗?”

  “尹渊他太喜欢我这个哥哥了。与其说喜欢,不如说他觉得我就是以后的他。因此,他不愿意和我犯同样的错误——他认为的错误。”尹涵一口喝完了刚刚剩下的葡萄汁,“如果是你们说的,因为某件事,在不用透露身份的地方抹去存在感,那估计就是这件事了。不过这件事情发生的很早了,虽然帖子还是很热,不过我都不在意了。”

  我点点头,尹涵连分析都帮我做好了。

  “具体时间……”尹涵用饶有趣味的眼神看着段晓晓,“是你那位朋友……”

  “好了好了,时间我猜得到。”段晓晓打断尹涵的话。

  不过,如果是因为哥哥的问题,那是不是也意味着要通过哥哥来改变?尹涵刚刚的话很让我在意“他不愿意和我犯同样的错误——他认为的错误”。从两个故事得出的结论来看,尹渊的想法或许确实和他哥哥的描述一样。这样的话,是不是向尹渊证明,他的哥哥没有错,就可以了呢?

  “啊,尹涵,那么……能不能请你帮我们,向尹渊证明你没有错——在隐藏身份的地方光明正大地优秀,没有错这件事情呢?”我看着尹涵,向他提出了这个要求。对于他来讲,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

  尹涵摇头之后诡异地笑了,对我说:“你是不是忘记了呢?我说过,我只告诉你们尹渊的消息,其他的,我没有义务帮助你们。”

  哦……我突然想起来了,他的确说过这句话,而且没记错的话,强调了好几遍的同时,也向我们确认了好几遍。原来他早就预感到我们还要请他帮忙,所以提前声明自己不会帮我们做之后的事情。

  “尹涵!你早就计划好了啊……”被文字游戏给好好耍弄了的段晓晓,站起来,想要怒骂一顿尹涵,可是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拉拉段晓晓的胳膊,让她冷静一点,然后硬把她拽到椅子上坐着。

  尹涵的确是个硬角色。之前段晓晓还说尹涵欠她人情,不要担心……结果,就忘了防他这一手。果然,一个比我们年长,还和自己班的团队周旋并且胜利的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早该想到的,尹渊当时也是承诺之后立刻食言,来要挟我们帮忙的。不愧是一家的,弟弟可谓深得哥哥的真传。

  再三考虑之后,我凑到段晓晓耳边,轻声对她说:“先别急。尹涵帮不了我们,我们也可以自己解决,别惹怒了他。我们先考虑拿出什么和他洽谈。”

  可是桌对面的尹涵行动更快,第二次拎起自己的笔记本包,“现在,你们想问的已经问完了,我可以走了吧?”

  如果他现在真的就洋洋洒洒地走了,估计以后想要和他说一句话都难了!这个时候,先要把尹涵控制在这里,并且在对话中找到他的弱点——

  “尹涵,你真的不帮我们吗?这一次可是你弟弟的问题。”一激动,我就先叫了出来,“你弟弟因为丢失了那部分存在感,而非常难受!你帮我们,就等于帮助你的弟弟。”

  这一招应该有效。

  从他的弟弟处处受到他的影响,看得出他们兄弟俩的关系非同一般,而且,上一次尹涵还亲自来我们班的门口接尹渊回家,想必这位哥哥也是很照顾弟弟想法的吧?拿弟弟来交易……

  “什么?你说为了我的弟弟?”尹涵虽然言语中不曾少过傲慢的元素,但是这一次,我是第一次听他用包含轻蔑元素的语气说话,“这种他自讨苦吃的小事,我嘲笑他都来不及,更何况帮他?”

  看起来,“弟弟”不能拿来当做筹码。唔……果然,尹涵不是个好对付的人。不过,如果事成,最得利的还是我们。用亲人的关系,驱使尹涵白帮忙,最终我们再坐收渔翁之利。尹涵也不是白痴,自然不会答应的。

  段晓晓也没有说话,她应该也明白了利害关系了。这个时候,尹涵拒绝才体现出了平等。

  我看着尹涵走出了咖啡厅,又看看段晓晓气愤与无奈交织的表情。

  “恩,确实没办法了。”我喝了一口西瓜汁——因为配着的冰淇林化了,所以一股浓浓的奶香,“尹涵没那么傻,什么也不付出就让他帮忙,明显不可能。”

  “也是。”段晓晓的声音恢复成和平时一样,“我也太单纯了。仅仅是因为那个人情就叫他帮忙,太异想天开。”

  我又喝了一口,说:“我们现在只能走别的路了。我觉得可以询问下尹渊,尹涵的隐私问题——比如内裤颜色。”

  “噗……这个时候还开这种玩笑。”

  “明明你自己还拿类似的隐私来威胁我。”我用鄙视的眼神看她一眼,“算了。快喝完结账,再这样下去又要被当情侣了,我记得你可是不愿意的。”

  “哦,那成。”段晓晓拿起她的饮料,吸管拔出来,扔在一边,一口将一杯全部喝掉,把杯子扔在桌上,之后像刚刚决斗完的牛仔一样,双手相拍,明明她手上只有水没有灰,最后她再次甩了甩马尾,对我说:“走吧。”

  恩,她耍酷的方法总是比我前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omeless!来抄作业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omeless!来抄作业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