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rd.Homeless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
秋米拉2017-02-14 18:003,493

  现在我们队也是拥有三名成员的队伍了。三,是目前Homeless界公认的团队人数底线。因为从理论上来讲,三个人,足够完成当天所有作业,并且保持这个状态好长一段时间。

  可,我向段晓晓提出开始团队活动的请求的时候,却被段晓晓拒绝了。

  “顾京成你难道忘了吗?我说过,我们原来的队伍是有六个人的!除去转学的队长,我现在还有三个人没回来呢!”

  “三个人就可以进行活动了啊。我们可以先把名气打出去,再把其他队员收编回来嘛。”

  “顾京成,虽然你的理论知识非常好,我也非常想这样做,不过,我必须得告诉你一件你必须知道的事情。”段晓晓突然严肃起来,我就明白她要告诉我的不是什么好事。

  即使不是好事,也是“必须知道的”,于是我问:“那个坏事情是什么?”

  “尹渊不具备快速完成作业的能力。”段晓晓摊手,“所以尹渊一直都是我们的情报员,而不是拿来写作业的Homeless。”

  我的嘴角抽搐……

  “就一点作业都不能写吗?他好歹还是我们班第一名啊!”

  “一点都不能。”段晓晓起身,在我面前摇晃了两下食指,“没有存在感的他写作业虽然不会被老师逮到,但是——他的速度太慢,一天的课全部拿来写作业,也最多完成一科。听出来了吧?他当初为什么要以情报员的身份加入Homeless,是为了省掉买作业的钱。”

  好吧,我折服了。没想到凌云中学居然被冠以Homeless称号,却不会写作业的人。

  段晓晓拉开我旁边座位的椅子,潇洒自然地坐了下来。丝毫没有避嫌意识。

  “我们必须再将原队员召回一个?”我带着疑问的语气问段晓晓。其实这已经是肯定的了。

  段晓晓点点头,自信满满地说:“别担心,我早就计划好了,下一个攻略目标——猜猜看,在我们的队长转走之后,你转来之前……”

  这个谜面很有趣,时间限定在了一个很短的范围内,却也并不简单,因为可选人物似乎囊括全班。

  我聚精会神地听着,应该是一个智力谜题吧?段晓晓这么聪明,估计是打算用智力谜题难住我。

  “——的班草是谁?”

  ……

  我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

  我虽然对自己记人名能力无比自信,可还没有到能完全认清全班男生的水平,大部分是名对不上人。让我猜人,太强人所难了,我看着段晓晓,叹口气:“段晓晓啊段晓晓,没想到你原来也这么八卦。我一直以为你是完全远离女生圈子,和男生称兄道弟的女汉子。”

  成功转移话题,避免面子丢失。

  她一副不屑的样子,说:“我的这方面情报都是尹渊告诉我的。我才不想去和那些矫情的女生讨论那个男生长得帅,多看几个帅哥又不能提升写作业速度——喂,谁是女汉子?”

  “从你的话来看,我现在是班草了?挺让人欣喜的嘛。”

  我再度转移话题,继续讨论“女汉子”话题的话,段晓晓一定会发飙。不过这种八卦新闻,居然还是尹渊传播的?信息量略大……

  “别得意,如果我们的原队长没转学,这个称号还不一定落到你头上。”段晓晓似乎相当看得起那个队长,一副维护男神的口吻说,“不。我们讨论的不是现在或另个平行世界,谁是班草的问题。我只是想向你介绍,我下个打算攻略的队员。”

  “直说就可以了,没必要先引入班草问题。”我一本正经地告诉她。

  “想让你快速进入状态,你怎么就不懂呢?那么听好了——咳咳……”段晓晓轻咳两声,营造出了紧张庄重的领导讲话气氛,“这位队员兼前班草,名为欧阳立,因为解散离队的。我认为很容易就能够把他劝回来。”

  欧阳立这个人我的确有印象,因为看了成绩单,基本上全班人的名字都过了一遍,再加上他的名字是复姓,印象就更深了一些。

  “虽然有印象,不过,复姓‘欧阳’也参与进来了啊。我觉得我的‘顾’就很言情小说味了,没想到天外有天,又来一个更有言情味儿的复姓欧阳。我的生活和故事真的要言情化吗?”

  段晓晓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我的话,然后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对言情小说这么敏感,但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欧阳立他……”

  “我姓欧不姓欧阳。”

  这句话虽然语气阴森森的,像要把人活活剐掉,但是他声音的本质却是爽朗的少年音。我顺着声音的来源抬起头,看见的是一个长相还不错的少年,当然,我抬起头的时候,他也在看着我。

  ——等等,他刚刚说了“我”吧?难道难道……

  “你就是欧阳立!”我指着他,叫出来。

  他轻蔑一笑——转瞬即逝的笑容,然后说:“这种事,听我说的话就明白了。还表现这么惊讶,太大惊小怪了。”

  “呃……”听得出他很想表现出傲慢,不过太失败了——别说尹涵,这点程度连段晓晓都能完爆他。

  “唉,我想你一定没听清楚我刚刚说的话,所以,我再重复一遍吧。”欧阳立生气地看着我,“我姓欧!名阳立,全名欧阳立。”

  “恩,就是这样。”段晓晓点点头。

  也就是说,我面前站着的“欧阳立”的姓根本就不是复姓?“阳”是他名字的一部分?究竟是要怎样没有常识的父母,才会给孩子取这样谁听谁误解的名字?还真是越来越无法理解了。

  “感觉你和以前不太一样。没想到,在姓名这一点上,还是老样子,一听到别人说自己复姓就气愤的不得了,却还好心肠地耐心解释。”段晓晓站起来,欧阳立比她还要高一点,可即使这样,她也还是亲密地拍着欧阳立的肩膀。

  我也立刻站起来,向欧阳立道歉道:“叫错了你的名字实在对不起,不过很感谢你的解释。”最后,自然地给了他一个温暖友好的微笑。

  站起来之后,我才好好地打量了一番欧阳立。除了刚刚说到的长得不算赖之外,穿着也独具特色。凌云中学虽然校服是固定的类似于中山装的衣服,但,自由的凌云中学不干扰学生对校服进行正常的装饰,也不干扰学生的佩饰。

  欧阳立,就是将“正常装饰”发挥到极致的人。纽扣从老土的样式换成了帅气的三角,衣领的边角微微缝了一下,本来圆角的衣领变得菱角分明。明确规定要戴的校徽,他也戴得很帅气,稍微向内倾斜,恰到好处的角度让人觉得别有新意。

  校服的穿法也是刷爆时髦值,仅仅扣上了第一颗纽扣,半披着。手袖和段晓晓一样,两只都卷了起来。哦,里面的衣服看不清花纹,但是颜色十分鲜明,是引人注目的橙色。他的裤子上也系着非常帅气的橙色腰带。

  相比起来,手上戴着的首饰就很普通了,左手的橙色手表还算符合搭配,但是右手的手链就太不符合搭配了,像地摊上面的五元货,还是淡蓝色的,把橙色与墨蓝色的平衡打破得太彻底了。

  “既然你都来了,那么就允许我介绍一下,这是顾京成。名字你肯定知道,不过我要说的是,他现在是我Homeless团队的一员。”

  他眯着眼睛看我一眼,带着一点仇恨又带着一点蔑视的感觉。

  就是这个人抢了我好不容易才轮到的班草——难道他现在莫非在这样想?

  “啊,知道。”

  “那么欧阳立。你也知道了,我重组了Homeless团队。你当时是因为外力被迫退出的,那么现在,你可以回来了,光明正大地……”

  段晓晓温和的邀请还没有说完,欧阳立就打断了她的话:“我不做Homeless了。”

  “唉?不做Homeless了?”听到欧阳立果断地回答,段晓晓表现出了我从未见过的惊讶,“可是、可是这没有理由。”她还表现出了……我从未见过的慌张。

  “我开学之后就没有在论坛上发布过作业,你应该早发现了吧?我不想再做Homeless,自然也不会闲着无聊加入你们的团队,就这样。”

  欧阳立用干净的少年音说着冷冷的话。

  不得不说,他的声音的确很悦耳,即使是说这么带刺的话,听起来也很舒服。如果只是听声音来评班草,我一定甘拜下风——好了我不再纠结班草的问题了。

  “我过来,一是纠正这个菜鸟,我的名字;二是明白地告诉你们,别想拉我入伙,不可能!”

  说完这句话的欧阳立转身就走,的确,他的两个目的已经达到了,再留下来也没有意义了。

  “你确定?就这样和以前的日子一刀两断一了百了?怎么看也不像你欧阳立的作风,还有装出冷漠的语气是要怎样?你根本就不是这种人。”段晓晓盯着欧阳立的背影,恢复到了原来帅气强势的模样,“我会给你一次机会,回来就跟我们说。”

  她还想在最后一秒挽留欧阳立,但,欧阳立什么也没有说,甚至都没有用强势地话反驳嘲讽段晓晓的挽留,就那样,停都没有停下,走出了教室。

  教室里面其他地方的喧闹依然没有停止,但,只属于我们这个角落的安静却悄然到来。

  “听好了,顾京成。”低着头黑着脸思考了好一会儿的段晓晓突然开口。

  “哎?”

  “我们从现在开始,不但要找出欧阳立退出的原因,还要把他拉回队!”段晓晓气势磅礴地一甩马尾,扭过半个身子,“听见了没有?!”

  “Yes,sir。”

  我脱口而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omeless!来抄作业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omeless!来抄作业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