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rd.(5)
秋米拉2017-02-14 18:012,346

  我们在激烈地讨论之后,还是没有得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法。之前考虑过的,由人扮演小三的想法也进一步否决,当然,找他们两个的矛盾激化也不可能……毕竟他们的关系看起来太亲密了,还处在热恋状态,一时半会儿凉不下来更散不了。

  星期一,我们仍然没有任何进展。比较让我在意的,只是段晓晓说的“黄柠不可能那么轻易就喜欢欧阳立”这句话。

  黄柠接近欧阳立或许是有目的性的呢?

  “顾京成。”舒服清爽的少年音再次叫了我的名字,“出校门这段路,一起走好吗?”

  现在是放学时间。今天团队没有会议要开,所以我也没有去图书馆,段晓晓还是没有和我一路回家,早就跑得没影了。不过没想到的是,路上的旅伴居然是我最近朝思暮想的欧阳立。

  “当然。没问题。”

  我巴不得多和欧阳立聊几句,他说的话越多,他就越容易因为疏忽暴露自己的漏洞。

  “顾京成,你那天出现在那里,不是巧合,对吗?”欧阳立才下楼梯就单刀直入地问了,我本以为他还会多做一些铺垫,“我知道。段晓晓也在附近,虽然没看见她。”

  居然没有提到尹渊,果然他的存在感低得可怜。

  “的确不是巧合。理由嘛,反正我不会说,你也别问了。”我淡淡地回答。

  “果然如此啊。”听了我的话,他突然停下来,没有向前走。欧阳立沉着脸的样子,看起来非常不好,而且,说这句话的时候,他都把声线压低了,更让人感到不详。

  我还想从他的嘴里面套出更多的内容,所以我也停了下来,抬头看他,等他说话。

  话说,为什么没有和黄柠一起出来呢?放学一起走不是情侣经常做的事情吗?

  “顾京成,我想要警告你——”

  欧阳立迈步,下一个台阶,正好站在我台阶的上一阶。

  教学楼的楼梯是朝西的,所以,耀眼的金色阳光,正好打在他的脸上,阴影分明,轮廓清晰,他眉头紧锁,继续开口:

  “不要接近黄柠,也不要对黄柠下手。否则,我不说出来了,后果你应该清楚的。”

  威胁我?还说的一副要决斗的样子?虽然我本人也觉得自己就是个花瓶,中看不中打,一打就碎,还拼不起来。不过,身为一个好的花瓶,我一定要做到足够漂亮,不给任何人打碎的理由。

  欧阳立没有和黄柠回家,估计就是想要等我回家,然后向我做出警告。

  现在,欧阳立说完了,他就准备甩下我,自己走了。

  “啊啊,真是意味不明的话。”我叫住他,“欧阳立。看起来你很喜欢黄柠嘛。居然都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再度停下,停在离我两个台阶的位置。

  我转过头,他半披着的校服被穿堂的风轻轻吹起来,可以看见他校服下面的橙色T恤,他的短发也被吹散了。加上夕阳微红的光的映衬,这幅情景看起来不但文艺,而且还突出了欧阳立的帅气——下次我也这样穿一次吧,再拍点艺术照,价格肯定不会比半裸的照片高,却也足够我赚一笔了。

  “当然,非常非常喜欢。”他回答我,接着,侧过半个身子,抬头看我,“没错。为了她的话,我自己的想法都可以抛弃——像这样的喜欢。”

  自己的想法……吗?会选择这样一个微妙的词语,想必“自己的想法”一定是欧阳立曾经最不想抛弃的东西,所以为了某个人抛弃,才突显出了他的伟大。

  “那个‘自己的想法’,也包括了继续做一名Homeless,对吧?”我在触碰他情绪最容易被感染的地方。

  他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没有回答大多数情况都是表示肯定,除了少部分懒得回答的情况外。并且,这份“肯定”,绝对也是回答者最不敢肯定的事情。

  我走下台阶,亲密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和段晓晓平时和我做的动作一样。

  “你呢,何必这么为难自己?既想做Homeless,又想和一个Homeful做女朋友,我都觉得纠结。”我本来还想说一些诱导他加入团队的话,但最终还是咽回去了,我知道,诱导了也无济于事,所以只是阐述了一个事实罢了,“放心,虽然我的确长得比你帅,不过抢你女朋友这种人渣行为,我也并不会做。”

  我绕过他,下了台阶,站在大厅里。

  他肯定还要说什么,所以我并没有径直走掉,而是暂停了一会儿,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你们不是、不是想要拆散我们吗?所以我告诉你以及段晓晓,这件事情不可能,我很珍惜也很享受我的初恋,不会因为Homeless而毁掉的!”欧阳立对我激动地大叫,不得不说,就算是“叫”,他的声音还是很舒服。

  被他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我们做的事情是如此丧尽天良,简直是诛连九族的大罪。

  “黄柠好像根本不喜欢你。”

  我丢下这样一句话,自顾自地走了。

  哦对,答应了他要一起走到校门口的。转过头,教学楼的楼梯前,只剩下了橙色的阳光,欧阳立早就从另一边的出口离开。

  “段晓晓,还有顾京成,我今天有了一个关于黄柠的新发现。”尹渊不急不慢地说,一点也没有发现惊人大消息的模样。

  “终于有消息了啊。”段晓晓点点头,“说吧。”

  “唔……我想这个发现,还是你们亲眼看了我才好说明。”尹渊支支吾吾地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个样子,“我昨天放学跟踪黄柠,她一个人去了心理辅导室的宣泄墙,因为那里人太少,我怕跟过去被发现,所以只知道她在宣泄墙上贴了东西。”

  原来如此,黄柠去宣泄墙贴她要宣泄的便条了。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昨天欧阳立和黄柠没有一起回家。不过,黄柠为什么没有叫着欧阳立一起去呢?也就是说,便条上一定写了不方便让欧阳立知道的东西。

  “欧阳立没跟过去?”段晓晓问。

  “没有。我也很奇怪为什么黄柠是一个人去的。”

  “那这样吧,中午放学的时候去一趟。黄柠的字迹我认得出来,应该能在便条里面找到她贴的那张。这个情况看起来,黄柠可能写了什么不想让欧阳立知道的东西,那或许是他们关系的弱点。”段晓晓也分析到了这一点了。虽然我觉得写在宣泄墙上面的便条很多时候不可信,不过算了,去看看也没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omeless!来抄作业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Homeless!来抄作业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