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契约(五)
黑人偶2017-02-14 18:004,817

  沃托皮亚大陆 危险海域南部 黑龙之岛

  雷之月下半月里,上午羽奈除了练习写字的时间内,空余时间都正式跟罗尔学习暗元素的基础运用,虽然靠本能就能吃饭的龙族不算是多优秀的老师,但是罗尔完全可以例行公事一样示范一次又一次,直到把不算蠢的羽奈都示范到明白为止,如此有耐心的老师堪比学习AI,结果就是,即使量不多,羽奈每天都能学到一点新东西。

  至于下午的训练,就成了羽奈检测早上学到新东西的机会,转变开始了,从最初的每天借斗篷,变成了某一天虽然不完全,但是抵消掉袭来的暗弹,再到暗弹已经对羽奈没多大作用为止,羽奈一点点蜕变着,虽然晚上还是得去泡黑湖……

  时间进入冰之月的上半月,得益于黑影灌输的古体字,羽奈除了习字之外,就跟罗尔一起看那海量藏书。罗尔表示,暗元素的基础已经教完了,剩下的羽奈自己去领悟。尽管羽奈试探过罗尔这么大量的藏书怎么收集回来的,罗尔直接用那扑克脸一瞪羽奈,羽奈就怂了。

  下午时段,第一天,已经渐渐开始步入轻松阶段的羽奈突然收到娜娜小姐一句警告:“别死了哦。”然后,负责教学的黑龙就直接扑上来,还附带各种暗属性弹幕洗地。

  已经习惯闪躲远程的羽奈虽然成功用双手附上厚厚的暗元素挡住了第一波暗属性弹幕,但是紧接着,黑龙一爪子拍下来,即使早有准备的羽奈也因为体格差别太大导致的距离换算失误,被擦到一道从右肩到左腹的深创伤,罗尔手快把羽奈丢到黑湖才没让羽奈领便当,那种终生难忘的疼痛羽奈又“享受”了一次。

  之后在羽奈的强烈抗议下,下午的训练改成罗尔亲自上场,锻炼羽奈的近距离反应能力。虽然从巨大的爪子换成了拳头,但是罗尔的一拳堪比肉体锻炼到极限的人族武术家,羽奈最高记录被打飞了30多码,每天都得到黑湖报到……

  边抱怨罗尔不会怜悯少女边被飞了近百回后,羽奈总算把自己的肉体锻炼到能跟上自己反射神经的程度。晚上总算能缩短泡在黑湖里的时间……

  冰之月的下半月,早上的课程只剩下看书,羽奈已经能写出一手略标准的通用字,就是太过一笔一划看起来不怎么好看……

  至于下午的课程,被揍过NNN次的羽奈总算得到了还(BAO)手(FU)的机会,罗尔从自己的地下仓库里搬出一大堆制式武器,来源是无聊实验炼金术时的副产品。让羽奈自己挑一把用来攻击罗尔,直到能打出一发有效攻击为止。当然已经满肚子怨气的羽奈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抽起一把单手剑就砍过去,毫无疑问被罗尔一绊就倒。

  “重心不稳,脚步轻浮,再来。”罗尔例行公事一样的语气非常能刷羽奈的仇恨。

  结果就是:即使小心行事,一下午羽奈也没摸到罗尔一次,甚至连让罗尔进入一次防御姿势都没有,千年以上的经验差距果然很恐怖。

  顺带一提罗尔出生在第二纪元的末期,现在正好1500多岁,按龙族的年龄来看还是帅哥期……

  晚上泡在黑湖里生闷气的羽奈边慢慢恢复自己摔出来的伤口,边狠狠计划着怎么教训罗尔一次。

  (一定要给你那扑克脸来上一发!)

  于是第二天,羽奈挑选了长枪,结果同昨天,过程略。

  第三天,羽奈拿起了长刀,结果同上,过程略。

  第四天,羽奈装备了拳套,结果略……

  第五天,羽奈直接选择了书本上记载名为魔导枪的制品,瞄准罗尔远程射击,结果罗尔基本不怎么移动就躲开了所有弹药,羽奈身为异界人的自尊心被狠狠抽了一巴掌。

  第六天,羽奈拿不动双手巨剑,换成了链锤一样的东西,还是毫无建树……

  第七天,羽奈试用了弓箭,略……

  下半月的15天里,羽奈试用了各种制式武器,结果摸到罗尔的次数是 0 。

  “你没有使用制式武器的才能啊。”罗尔直接对羽奈下达了判决。

  羽奈虽然不忿但是被事实打脸了,只能鼓起脸默默抗议。

  罗尔摇了摇头,开始用那例行语气提醒:“明天就是暗之月第一天,暗元素最活跃的季节,毕业测试就定在明天,毕业的考官就是吾,给你休假半天好好想象一下如何表现才能让吾满意,要是你还是不合格,吾就继续让成年黑龙给你‘补补课’。”

  (这是威胁吧!都活了4位数了来威胁一个小女孩,节操去哪了!?)

  羽奈麻木地点了点头,就赶到到黑湖那治疗伤口。

  “神啊,救救我吧!”泡在黑湖里无聊的羽奈随口来了句。

  (“创造者可不会保佑笨蛋仆人这种异界之魂哦。”)久违的娜娜的声音从意识中传来。

  “灵魂来自异世界真是对不起了。”羽奈连吐槽的精力都没了,一想到明天要如何招呼到那个可恨的罗尔一下就头疼……

  (“如果笨蛋仆人肯恳求吾的话,吾也可以给仆人羽奈一点提示哦。”)

  “伟大的娜娜小姐在上,您迷惘的仆人羽奈恳求指引。”很明显羽奈已经苦恼到连节操都不要了。

  (“最适合自己的武器,并不是多么强大的武器,甚至可以不是武器,只需要一种习惯而已。你曾经有过喜欢到要死的事情嘛,你能从那事情中发现武器的影子嘛?沃托皮亚这边可是有拿着菜刀踏上旅途的成功冒险者哦。”)

  “喜欢的事……曾经喜欢的事……有了,感谢娜娜小姐。”

  (“不用谢,其实是吾刚刚好有几次醒来,刚刚好笨蛋仆人被罗尔凑到了痛得要死,明天汝就好好努力替吾报复一下吧!”)娜娜话音刚落又去休眠了。

  晚上独自一人,在某处悬崖发呆的羽奈,看着自己的双手,思考着娜娜的提示。

  (自从那件事之后,已经8年没有碰过了,这样的偶,还能顺利么……)

  羽奈没有发话,闭上眼睛默默站着,努力回忆起过去的感觉,然后,开始运用这三个月里玩命锻炼下才学会的基础应用——聚集暗元素成实体。

  暗元素在这个沃托皮亚大陆里可以说是无处不在,但是因为缺乏固定的形态,可以说是无实体元素的代表。要干涉到大部分物质,实体化是最方便的,暗元素实体化就成了罗尔唯一直接教会羽奈的技巧。

  附近的环境静得可怕,已经回忆起感觉的羽奈右手一握,一条黑色的线浮现,慢慢变成了一小段黑色的丝带,最终,一条长度接近7码的黑色丝带诞生在羽奈的右手。

  羽奈默默看着黑色的丝带,这条违反重力在地面1码处默默漂浮着的丝带,身体自然地动了起来。

  (让丝带圆滑流畅地动起来,花了半年。让丝带变成自己手脚的一部分,花了3年。现在的偶能做到什么程度呢?)

  黑色的丝带恍如一只妖精一般随着羽奈起舞,时而轻轻绕指作360度旋转,时而环绕着羽奈成为一圈圈旋转的光影,时而如强力挥动的鞭子般抽出十字型的痕迹,时而如贴身呵护的柔布那样缠绕着羽奈。

  随心而动,单腿而立,旋转着操控丝带的羽奈,交换着支撑脚继续着表演,偶尔发力一踏充满力量的跳跃,突如静静而立左腿右腿成180度的一字,彷若不知疲倦的舞者,丝带陪伴着羽奈起舞月下。

  只有在这一刻,羽奈才表现得符合她14岁的肉体年龄,充满活力又不失灵性。

  最终,羽奈奋力将丝带一抛,顺势倒地,用右足缠绕着下落的丝带终结了舞蹈。

  (“啪·啪·啪!哇,真棒啊!非常好看啊,异界舞蹈都这样的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娜娜小姐差点吓了羽奈一跳。

  “娜娜小姐,偶胆子小,以后别吓偶你看行么。”

  (“看到好东西所以吾也实在忍不住赞仆人羽奈一下啦,提问,仆人羽奈本来是名异界舞者么?”)

  “怎么可能,偶单单是个无能的人而已,这本是偶最喜欢的部活,只是8年前偶就再也没碰过了。”

  (“诶,8年前的技艺还能这么纯熟?”)

  “看来练习已经把动作铭刻进灵魂里了,身体自己就能动起来。”

  (“呵,那为什么又放弃了呢。”)

  “因为偶没法原谅自己。”

  (“……人族啊,总是那么执着可不是好事哦。”)

  “大概吧(笑。”

  (“看来仆人羽奈也找到明天的答案了,听好了,要是摸不到罗尔,笨蛋仆人就等着受苦受难吧。”)

  “遵命,偶的娜娜小姐。”

  (“对了,为了让罗尔吃次暗亏,教你些好东西好了,要保密哦。”)

  “诶?!”

  隔天早上,罗尔站在训练场,羽奈慢慢从远处缓步靠近。

  “来了啊。”

  “恩。”

  “选一把武器?”罗尔指指旁边地上那堆制式武器。

  “不用了。”羽奈学罗尔摆出一副三无的表情。

  “难道打算空手?”罗尔的语气带上一丝不满。

  “否,这才是属于我的战斗!”羽奈脚一蹬地发力前冲,右手瞬间凝结出7码长,比自己手臂还粗的黑色丝带。

  “哦……非制式武器。”罗尔的表情依然没有变化。

  黑色的丝带犹如毒蛇一样袭向罗尔的右腹,罗尔正要驱动暗元素弹开暗元素时,毒蛇的位置变了。

  “哦?”羽奈空出来的左手压着丝带的中段,本来瞄准罗尔右腰的黑蛇直奔罗尔的右脸而去。

  罗尔直接把头一偏,黑色丝带只是擦着额角而过,罗尔感觉到一丝焦麻的感觉。

  “承载了雷元素的暗元素丝带?这是小妹妹教你的吧。”罗尔表情依然没有异样。

  羽奈保持沉默,操控已经擦过罗尔额角的丝带违反物理学一样再次转向,黑蛇袭向罗尔的后心。

  “并非单纯以自己的力量操控丝带,还用上了引导暗元素的手段?不错的想法,就是还不纯熟。”

  罗尔移动了,躲过背后偷袭一样的黑蛇同时用环绕着暗元素的左手对着丝带一击,暗元素构成的丝带马上被打散还原成黑色粒子。

  “被知道底细的武器就会被针对,你打算怎么办。”罗尔还在等羽奈下一步有什么行动。

  羽奈依然没有回话,三秒后黑色的丝带重新出现,不同的是,丝带不再通过绕圈袭击罗尔,而是以切裂空气的气势曲线强袭而来。

  同时瞄准了罗尔右手,左腹以及头部三处目标的丝带奔袭而来,罗尔并不慌张,一拳打碎丝带的开头。

  “!!”擦觉不到不妥的罗尔直接侧身移动了一步,躲开了剩下的两击,还有5码长度的丝带没击中罗尔,命中地面后,留下两段深深的划痕。

  “这次是用暗元素承载冰元素?看来你学得不少啊,但是这样,还不够!”

  罗尔不再防守,而是主动出击。

  Z型前进的罗尔躲过或者打散了羽奈7码距离内的黑蛇,顺速来到羽奈正前方,一拳下去,羽奈慌张躲开,罗尔另一只手的下勾拳已经杀到了,羽奈慌忙用丝带抵挡,承载了地元素的黑色丝带变得非常坚固,抵挡了罗尔的第一拳,但是罗尔追击的第二拳就把岩石一样坚硬的丝带打碎了。

  “将军了,你的丝带每次混入黑之侧的属性都要3秒才能重新形成吧。”罗尔的拳头瞄准了羽奈的脸。

  “对。”羽奈一脸自信的微笑。

  “!”同一刻,一条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明显是从地面以下冒出来的,单纯由暗元素构成的黑丝带已经捆着罗尔的左脚。

  “我可没说丝带只有7码长哦。”羽奈略显得意,罗尔目光往下一扫,羽奈用右脚操纵着7码之外另外一段7码的丝带一直潜藏在地面以下,等罗尔靠近的瞬间收紧起来。

  “不混入其余黑之侧属性的纯暗元素丝带,怎样做才能对吾产生攻击威胁?”

  “就这样。”羽奈收起了笑意,冰冷的脸孔充满杀气。

  “!!”罗尔感觉自己的体力在急速流失,左脚一软跪地的同时,左边脸被狠狠揍了一拳。

  “痛痛痛痛痛死偶了!!”羽奈拼命揉着揍了罗尔左脸变得红红的右拳,眼角出现了泪光。(喵的,怎么这么硬!)

  罗尔摸了一下自己没什么问题的左脸,开始总结:“用暗元素侵蚀别人的体力,然后,以暗元素为载体抽离出来,原来这才是娜娜教你的底牌。可惜了,有这种机会就不该侵蚀别人体力,应该直接侵蚀玛娜或者生命力。”

  “罗尔,我在考试而已,又不是生死相搏,而且我自己领悟的暗元素承载其余黑之侧元素的技巧也威胁不了你,得靠娜娜教我的技巧才算‘摸’到你。”

  “倒是你的脸也太硬了吧!”羽奈擦着眼角抱怨到。

  “吾族的肉体强度远超人族,没办法,倒是为何你要执着打脸?”

  “娜娜强烈要求对着你的脸来一发。”

  “是嘛……哈哈哈哈哈!”

  “扑克脸罗尔居然笑了!今晚要下流星雨了?!”羽奈一脸惊呆状。

  “很久没遇到开心的事了,恭喜你,测试合格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名合格的契约者,不,黑龙的巫女。”罗尔笑着宣布了结果。

  “谢谢你,吾师。”羽奈展露出发自真心的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与少女与编年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与少女与编年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