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3)
姚璎2017-04-13 14:142,254

  237

  千年一遇的仙女美人笑盈盈上来跟我们热情打着招呼,我认出那美女是这家规格极高的米其林三星西餐厅的唯一女继承人,我曾在电视或者杂志上看到对她的专访。

  为什么我这个脸盲症患者竟能认人,实在是因为在电视上网站中杂志里这个叫白彤珊的美女太耀眼夺目了。含着金钥匙出生,容貌姣好,身材一流,美女学霸,毕业于国际名牌大学,舞蹈音乐画画网球样样全能,她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

  当然网络上也有不少对她的差评,据说这位天之骄女很喜欢在朋友圈和围脖上晒幸福时光晒岁月静好晒身价不菲。有人攻击她爱炫富,走网红路线宣传她家的百年餐厅,其实她家的东西打着私房的名头又贵又难吃。

  我对炫富女并没有太多恶感。人家条件富裕,正好又买了新东西,那就晒一下咯,有这个经济能力、有良好资源何必藏着掖着。只要它是来路正当的。

  其实跟咱爱自拍放到朋友圈是一个道理,因为咱没得钱晒,也只能秀秀青春。

  238

  眼下这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人正用熟稔的语气在和刘鲆方以及H先生打着招呼,她笑盈盈的脸庞是对着刘鲆方,但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几乎都落在H先生的身上。

  刘鲆方看到那高挑美女松了口气,而我明显感觉到H先生的身躯好像震了一下。

  凭着女人敏锐的第六感,我直觉美女肯定和我的H先生有事。

  敌强我弱,不乐观。可情势并不容我去细想,我跟在H先生身后,伸出手去握住了他的大掌,就像之前刚进餐厅时他握着我的一样。

  H先生的掌心有点凉,我用自己手掌的温度熨烫着他。

  H先生侧过头俯瞰我,我朝他露出一个宽慰的微笑,H先生也朝着我笑了笑,我认识他这么久,还是头一次发现他的笑容那么勉强。

  我的情绪也低落了下来,心里万分后悔不该贪嘴来吃刘鲆方这顿饭。

  这明显就是一个局,一场鸿门宴。

  238

  白彤珊的视线落在我和H先生互相交握的手上,脸上的笑意略有收敛,她轻声问H先生:“海天,这位小姐是谁?”

  H先生没有回应,刘鲆方连忙替H先生解释:“这是我们隔壁商贸公司的罗小姐。”

  白彤珊大大方方地朝我伸出手来,姿态优雅地说:“你好,罗小姐。”

  我望着那只朝我伸来的纤纤玉手,有些作难。我站在H先生的左侧,白小姐在H先生的右侧,我要是和这位白小姐握手,势必要放开H先生的手,可是H先生此刻把我右手握得死紧,我没办法抽出手去。

  我有点尴尬地干笑了几声,此时狗腿子刘鲆方发挥了余热,他走上前来,亲热地揽住H先生的右肩,说:“海天,今天难得咱们仨个老朋友聚到一块儿,你还不好好坐下叙叙旧,你对得起兄弟和彤珊吗?”说着把H先生推搡到座位边,强自按压他坐下,把我和H先生的手硬生生地分开。

  好吧,好你个刘王母娘娘,化身一棒槌,说棒打鸳鸯就棒打。就只差没从他头上拔下一根银簪子,在我和H先生中间划出一条波涛滚滚的银河来。

  239

  见我和H先生的手分开了,白彤珊小姐也把她高贵的玉手给收了回去,好像她刚才热情洋溢要和我把手言欢的样子只是我的一场幻梦。

  她转过头和刘鲆方女朋友有说有笑地热聊起来,把我独自一人撂在那儿。

  被优越感极强的人群所排斥的感觉我并不陌生。

  小时候我好象总是不合群,也没有多少的玩伴。单亲家庭出身,经济条件一般,长得不好看,又不懂讨巧的孩子向来不是老师眼中的好孩子,也不是同学们心中值得交往的对象。

  我从小到大唯一的好朋友应该就是我的发小高奇峰了。

  高奇峰有点神奇,而我则是怪,我们是奇怪的组合。

  240

  还记得小学五年级我们学校排练话剧《白雪公主》,老师除了挑出脸蛋漂亮的小公主和英俊帅气的王子外,突然大发善心,破天荒地让我也参与了其中的一个角色扮演,把向来默默无闻湮没于大众的我激动得几天难以平静,连向来喜怒不言于色的我老爸也深深感觉到与有荣焉。

  可是,这个角色扮演因为它的局限性,无法让我在舞台上大放异彩。

  高奇峰看在眼里,觉得必须替我说几句话。当时他在这部话剧里演的是白雪公主恶毒的后妈。

  操碎了心的公主后母高奇峰找到老师,吧啦吧啦吧啦地把我这个角色扮演起来的困难和不易都告诉了老师,恳求老师给我个发光发热的机会,于是老师临时替我改善了这个角色的演绎条件,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地登台表演。

  241

  罗老爸问我:“你这副模样,肯定排不上主角,是不是个子矮,老师让你演七个小矮人之一?”

  我卖了个关子:“我的角色很重要,从头到尾都在舞台上。”

  罗老爸老怀甚是安慰:“好好好,还是我闺女最出众!”

  242

  那天,穿了新买衬衫的罗老爸早早来我们学校,和高叔叔坐在自带的小板凳上翘首等待他们宝贝孩子们的露脸机会。

  可是高奇峰扮演的后妈都出来用苹果毒死白雪公主好几次了,我爸伸长脖子在舞台上找了半天,愣是没在台上发现我光辉夺目的影子。

  直到演出结束,我爸憨憨的脸上依然是一片困惑。

  演出获得了巨大成功,指导老师带着小演员们在掌声中一再鞠躬谢幕,小演员们也纷纷下台回到父母的身边领受夸赞。

  罗老爸突然看到舞台旁边有一棵绿油油的布景树向他移动过来,绿树背景板移动到跟前,我那激动人心的声音背景板后面传出来:“爸爸,我演得怎么样?”

  罗老爸语塞:……

  也许觉得都不夸奖一下会挫伤小孩的自尊心吧,罗老爸使劲憋了半天才憋出话:“让你演树就演也没事,可你们老师怎么不让你露个脸?”

  我兴奋地:“老师有哇,她帮我把树干挖了两个洞,好让我露出两个眼睛。爸你看,虽然我不露脸,但我露眼睛了呀!”

  罗老爸:……

继续阅读:第五十八章 我有病,你有药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九头身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