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三人行,必有一只单身狗
姚璎2017-03-21 18:361,508

  112

  “你,你怎么回来了?”我战战兢兢地问H先生。

  我感觉怎么如此的心虚,好像真的是红杏出墙被抓个正着似的。

  H先生问我:“他是谁?”

  正巧高奇峰从床上坐起来,也指着H先生问我:“他是谁?”

  这下要完蛋了,我硬着头皮回答:“这位……就是我发小高奇峰,这位是……是……”我不知道怎么向高奇峰解释H先生的身份,支吾了一会儿,我心一横,指着H先生对高奇峰说:“这位是我男朋友慕海天!”

  我话音刚落,高奇峰和H先生都愣住了。

  反映最大的应该是高奇峰,他瞪着我又瞪着H先生,沉默了一会儿才爆发:“顺顺,你,你不守承诺,不是说好我们永远在一起的吗,你也不等我回来,竟然私自找男人!呜呜……”他悲切地说完,脸上涕泪欲滴。

  H先生从进门到现在脸色都是铁青的,现在听完高奇峰的控诉,眼神几乎更要冻死人,他质问我:“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情况很乱,我差点都解释不过来了。曾经我跟高奇峰约好,当一对世界上最要好的兄妹,彼此永不离弃,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但现在这厮跳出来这样说多容易让人误解,他这是又为了啥!

  我咽下口水,准备词汇跟H先生解释:“小高是我好朋友,一辈子最要好的朋友,不过我和他之间的承诺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哎呀,就是你想象中的承诺,我们要相亲相爱一辈子,你别来打扰我们!”高奇峰打断我的话,用不善的眼神狠剐H先生,脑后的小辫示威一样翘着。

  113

  H先生挑眉,转向我:“罗顺顺,你脚踏两条船?”

  “哎,不是,不是的!”我连忙摆手,真是百口莫辩。

  “顺顺,我常年不在你的身边,我知道你的生活就像一杯淡而无味的白开水,寂寞像杂草一样在你荒芜的心中疯狂地生长,潜藏的欲望如同罂粟一样让你迷失了方向……”高奇峰如泣如诉,“不过我原谅你,只要你把这个男人赶出去,我们就重归于好。”

  H先生冷冷一笑,再度问我:“罗顺顺,你还认我当你男朋友吗?”

  “呃,我,我……”我咬牙:“当然。”

  “那你还背着我跟别的男人私会?你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H先生望着我,从线条分明的唇缝里挤出字来。顿时今天早晨他凑在我唇边说过的恶狠而又火热魅惑的威胁语言再次响彻在我耳边:“你对不起我,等着我回来收了你!”

  我的耳朵热了,脸也不由滚烫起来。

  “我,我没有,真的……”我低垂下头,不敢看H先生热辣的眼神。

  H先生走过来伸手揽过我,看着我却对着高奇峰说:“那让他走人吧。”

  114

  “凭什么?”高奇峰简直要跳脚了,他扑过来也要拉我:“我的顺顺才不会让我走,要走也是你走,是吧顺顺?”

  “这个……”我简直要愁死了。高奇峰拉住我的胳膊,H先生揽着我的肩头,两人进行拉锯战,我被拉得披头散发,实在无语,这又不是过家家,这俩男人怎么这样幼稚。

  “停!”我火了,“你们再乱动手都给我滚出去!”

  两人总算消停了。

  “小高是我的发小,我们从小一块儿长大,是我哥;慕海天是我找的男人,你们两个无论是哪个我都不会赶走,除非你们自己要走。现在你们都知道你们自己的身份了吧?也知道该怎么做了吧?”我双手叉腰,郑重其事宣告。

  “顺顺,我不是故意的,是你的男人太讨厌了!”高奇峰一脸的委屈。

  “他讨厌,你也不是什么善茬。”我实事求是。

  “你怎么这样说人家!我要走了,给你们腾地方!天啊,我孤身一人,现在真是有家不能回,走投无路也没人管啊……”高奇峰又哭开了。

  H先生看着高奇峰哇哇哭叫,问我:“他几岁了到底?”

  “快三十了吧。”我见怪不怪地给高奇峰找纸巾。

  “快三十了还是单身狗,喜欢的不一定是女人,也有可能不是人。”H先生下了定论。

继续阅读:第二十八章 突如其来的吻(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九头身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