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路过我眼角的忧伤(1)
姚璎2019-09-30 09:35836

  273

  长久以来,我知道我的运气一直不算好。

  买彩票从来没中过五块钱以上的,但丢钱包肯定是五十元以上的。我财运不行,桃花运更不行,折腾到现在,嫁不出去不说,甚至连第一次都没能顺利给出去。

  连上个床都会被意外消息给劈中的地步,这运气也真是没谁了。

  我不用照镜子,也知道我的鼻毛没长出鼻孔,并没有长枪外露,呈现破败之相,而且额头也没磕到,印堂没发黑,可是阴差阳错的霉运怎么就像被嚼过的口香糖粘上一样,甩都甩不掉呢?

  总之,H先生毫无征兆地杀了我个措手不及,我呆若木鸡。

  274

  我还裸着呢,就这样瞪着眼睛看着H先生,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H先生经不起我惊愕眼神的审视,他用手耙耙垂在眼前的头发,神色有些尴尬。

  当他停顿了片刻,朝我再次俯过身来的时候,我总算恢复了些许理智,把他推开了些距离,拉过旁边的被单裹住了自己。

  “顺顺……”H先生的手掌依旧搭在我光裸的臂膀上,试图和我说话,我则冷静地把他的手臂搬回他原来的位置,然后从床上坐起,裹好身上的被单,眼观眼鼻观鼻,一声不吭。

  275

  H先生还在努力,看得出来他想尽力弥补的心思,可是对不起,我不想接受。

  “你告诉我,白彤珊是你的过去式、现在式,还是将来式?”我正色问着H先生。

  平时强势干脆的H先生难得如此踯躅,他回避开我犀利的眼光,低声说:“过去式,还有、还有现在式吧……”

  “那现在白彤珊还是你的未婚妻喽?”我问着H先生,面上还好,心里却好像有根弦“嘣”地断了。一股苦涩的滋味在蔓延,我的心犹如只开一次的花朵,过了花期,却在虚假的节日里唱起了挽歌。

  H先生没有回答。

  不回答就是默认,我的心渐渐地沉落了下去,直往看不见的地方坠落去。

  “你还有什么隐瞒我的?”我盯着H先生看。

  H先生低着头,像是在思忖什么,俊朗的轮廓依旧那么分明。临了却摇摇头,他直起腰,向我慎重道歉:“顺顺,没别的了,对不起。”

  说完,H先生倾身过来,再次抱住了我。

继续阅读:第六十七章 路过我眼角的忧伤(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九头身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