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怀疑她什么
杭十白夏2019-12-31 16:323,274

  “可是韩北城为什么会突然同意我去北市?”钱莱望着义愤填膺的好友,心底却是满满的疑惑。

  一直以来,她的生活都很平静,平静到她觉得自己除了跟母亲的关系不好之外,其他也没什么过得不好的,直到现在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她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些年来的平静时光都是她偷来的。

  在她失去的那段记忆里,一定有什么跟如今身边的这些事情息息相关。

  曾经在暗巷中救过自己的女人为什么会在昨晚出现在医院里?

  周牧嘉和自己分明是第一次见,为什么他那么笃定自己与刘松果的案件无关?

  “难道不是周医生劝服了韩北城么?”叶子葵看到钱莱是满脸的问好,她就更加不清楚了。

  她只是接到周牧嘉的电话说去寝室帮钱莱整理一下行李,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你只要去北市好好接受治疗,其他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周牧嘉的声音听上去硬邦邦的,似乎是冷漠又似乎是在克制着自己的某种感情。

  钱莱和叶子葵对视了一眼,觉得周牧嘉也是个怪人。

  “钱莱莱,你到了北市之后,一定记得给我打电话,我会想你的!”

  机场送别的时候,叶子葵依依不舍地抓着钱莱的手,眼眶红红的。

  钱莱抱了抱叶子葵,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的这个损友如此多愁善感的,她只是去北市待几天,又不是不回来了。

  周牧嘉站在一旁,看着钱莱和叶子葵告别,神情淡漠,然而在他看到不远处朝着他们慢慢走过来的男人时,他忽然皱起了眉头。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韩北城。

  “你怎么会在这里?”叶子葵现在对韩北城是相当地有意见,一见到他出现,刚刚还即将溢出眼眶的泪水瞬间就收了回去,煽情的气氛瞬间被汹涌的敌意所取代。

  看着他拉着行李箱的样子,难不成他也要一起去北市?

  “钱小姐身上的嫌疑还没有洗清,虽然是回北市接受治疗,出于工作需要,我必须全程陪同。”韩北城的视线与周牧嘉望过来的目光在空中相撞,似乎有火花一闪而过。

  “韩北城,你……”叶子葵实在是气不过,这小子到现在还把钱莱当成是罪犯?

  “要值机了,我们走吧。”周牧嘉冷冷地丢下一句,拎着行李先一步朝着值机的队伍走去。

  叶子葵只能送钱莱到这里,临走时还不忘狠狠地瞪韩北城一眼。

  韩北城恍若未见,走到钱莱的身边,状似无意地将她的行李箱接了过来。

  钱莱抓着链条包的链条,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当他靠近的那一刹那,她清楚地闻到了他身上的烟草味道,陡然之间脑子里似乎闪过了一道白光,这样熟悉的味道,似乎在很久很久之前她也曾经在某个人的身上闻到过。

  白光闪过的刹那,她的脑袋又是一阵的刺痛,她停下了脚步,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你怎么了?”韩北城就走在她的身边,她有什么变化根本逃不过他的眼睛。

  “没什么。”钱莱摇摇头,刻意忽略刚才那阵轻微的头痛。

  她不是没有担心过自己的脑子里是不是长了什么东西,可是当她看到自己的CT和磁共振的扫描结果时,又觉得自己的脑子实在是健康地很,所以,到底是因为什么?

  明明自己除了贫血之外并没有其他的问题,周牧嘉为什么要大张旗鼓地让她回北市接受治疗?

  钱莱只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一团迷雾围绕了一样,就像是昨天晚上的那个梦境,梦里,充斥着淋漓的鲜血和死亡,那种被绝望和恐惧深深攫住了咽喉的感觉,让钱莱感到前所未有的害怕。

  奇怪的是,韩北城身上的那种气息却能够让她的心逐渐地安静下来。

  就好像,只要有他在身边,她就什么都不用害怕一样。

  这样的感觉,却在下一秒让钱莱感觉到了害怕。

  她和韩北城,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亦或是未来,都只会是陌路人。

  这种认知,就好像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就已经深深地植入了她的脑海里,当韩北城靠近的时候,她便下意识地后退。

  一下飞机,周牧嘉便安排钱莱入住了他工作的那家医院。

  “周医生,你可算是回来了,没有你科室里都快乱成一团了!”

  周牧嘉出差回来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间医院,科室里的几个实习医生才二十几岁,听说周牧嘉带回来一个病人,不但是个大美人,还是个谋杀案的嫌疑人,当即起了兴趣,争着抢着要进钱莱的病房看看。

  钱莱安安静静地坐在病床上,手边放着一本解剖学相关的书籍,那是严教授在她入门的那一年送给她的第一本书,所以她一直珍藏,这一次来北市,也没有带其他的行李,唯独只带了它。

  “都闹什么。”

  周牧嘉冷眼一扫,这些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周牧嘉身后的钱莱到底长什么样子的实习生都被吓地缩了缩脖子。

  “周牧嘉,你管束的实习生,还真是让我不敢恭维。”

  不等周牧嘉继续训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已经先一步在这帮实习生的身后响起。

  实习生们小心翼翼地侧头望着倚靠在门口的男人,一身休闲装都能够让他穿出矜贵淡漠的贵公子的感觉,如刀刻般的眉眼在他有如上帝恩赐的面庞上显得更加地凌厉和富有攻击性。

  他的眉目冷淡,显然对这帮实习生的表现十分地不满。

  “都出去。”周牧嘉训导学生一向严厉。

  被他这么吼了一句,片刻之间,所有的实习生都消失地一干二净。

  “听说韩警官也回北市了?”

  实习生们路过护士站的时候,还听护士们谈到了刚才倚靠在门口的那个男人。

  “韩警官和周医生还是那么针尖对麦芒么?”

  几个在医院里工作已久的护士对当年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便是如今想起来也还是有些唏嘘。

  一切都是命运弄人……

  “韩警官和周医生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不会是他们曾经爱过同一个女人吧?”实习生们对于专业知识和八卦小道消息的热情从来都是等同的,有的时候对后者的兴趣还会超越了前者。

  护士站的几位护士们面面相觑,又长长地叹了口气,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的谈话,这才压低了声音跟着这帮实习生八卦道:“几年前,周医生的妹妹是韩警官的女朋友,但是被一个组织里的人害死了,周医生就一直记恨韩警官,觉得妹妹的死跟他脱不了干系。”

  “天哪!”实习生们闻言,各个都惊得张大了嘴巴。

  当护士站里的人八卦地热火朝天时,病房里的周牧嘉和韩北城却相对而立,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对方,似乎是在较劲想要看哪一边会先低头。

  钱莱拿着书挡着自己的脸,偷偷地抬头瞄一眼两个人,又飞快地低下头去。

  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你跟我出来。”

  周牧嘉注意到了钱莱的小动作,拢在白大褂里的拳头微微握紧,望向韩北城的眼神中带着汹涌的冷光。

  韩北城跟着周牧嘉来到了医院的天台。

  天台依旧是那个样子,风从远处出来,带起两人的衣摆。

  他们站在天台的栏杆边上,往外望去,便是整个璀璨繁华的北市。

  城市主干道上的车水马龙日复一日,与韩北城离开北市前往A市的那一天没有任何的区别。

  离开北市的时候,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能够再遇见一个和周牧寒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也从来没想过会因为这个女人而重新回到北市。

  “你回北市到底是为了什么?”周牧嘉单手抓着天台的栏杆,一字一句都散落在了风里。

  “我已经说过了。”韩北城与周牧嘉并肩而立。

  “韩北城,你以为我是你手底下的那些实习生?”周牧嘉神色清冷,他毕竟当年也是心理系的高材生,就算是韩北城,也休想在他的面前说一句谎话,“你就是为了钱莱!”

  “她和Devil组织有关系。”韩北城插在风衣口袋里的手微微收紧,他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已经修炼地足够心平气和,因为在面对这个组织时,冲动是最大的忌讳。

  然而,是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Devil对他的影响力。

  “她在A市的时候,狼女特地迷晕了病房外面的守卫潜进去看她,我不得不怀疑……”

  “你怀疑她什么?”周牧嘉的音调陡然拔高。

  他突然转身,看着站在身边的韩北城。

  “牧师。”便是感情上万般不情愿,理智还是告诉韩北城,或许钱莱就是那个他追踪了很久的女人。

  “你疯了?!”周牧嘉终究还是忍不住,抬起手,紧握成拳,照着韩北城的脸,便要打下去。

  然而,韩北城只是简简单单地一抬手,便制住了他。

  下一秒,周牧嘉便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行为到底有多愚蠢。

  因为,韩北城的神情已经变了,怀疑开始在他的眼底慢慢凝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白之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白之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