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意外之‘喜’!
逸语儿2017-03-09 16:002,210

  “很荣幸今天大家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喝我叶凤七十岁生日这杯水酒……”叶凤面带笑容,声音洪亮,要不是这一头白发,还真是看不出来已经是七十岁了。

  话还没说话,已经掌声如潮了。

  叶凤双手一抬,宴会厅一下子安静了。

  “今天其实是我叶家三喜临门的好日子……”话还没说完,叶凤朝门口看了过来,这时,整个宴会厅暗了下来,出了几盏小灯在摇曳之外,一盏射灯直直地朝两人射了过来。

  一刹那,苏轻羽觉得自己成了焦点,是所有转身看过来的人的目标。

  她不适应地蹙了蹙眉,硬着头皮等待叶凤宣布接下去的‘二喜’。

  可是,还没等到人说话,她发觉手上一暖,被握住了,侧首望了过去,只见叶司进面色冷峻,嘴角紧绷,和这喜悦的场面完全不合,就好像是……嘶……

  嫌弃?

  没错,就好像是很嫌弃地待在她的身边一样。

  到底搞什么鬼?她怎么完全猜不透他的心思?要说嫌弃,也该轮到自己嫌弃他才对!

  苏轻羽要抽回被紧握的手,然而,叶司进依然捏得很紧,一拉一扯之间给人一种错觉。

  “我祝贺我们的孙子阿进找到了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伴侣,今天,我将见证两人人生之中最重要的时刻……”叶凤喜笑颜开地朝两人看了过来,果然是没被之前苏轻羽‘退婚’的话影响到。

  什么?订婚!!!!!

  今天是她们订婚的日子?不是已经订婚了么!

  “走吧,”叶司进的声音很低沉,听着有几许冷淡,捏着苏轻羽微凉的指尖朝前面走去,因为身后有人推轮椅,不需要他动手了。

  沉寂了好一会儿的场面顿时掌声雷动,围着礼台的人自动分开一条路,让两人进去。

  苏轻羽头皮发紧,犹如被赶着上刑场一样被动,叶司进手里好像牵着无形的线,操控着她没有退路,好一个用心险恶的叶司进,真是太卑鄙了。

  “本来他们两人订婚在一年前就应该举行了,可是意外发生,实在是难以避免,今天趁着大家都在,我由衷地祝贺阿进和小晴,希望他们相亲相爱,不离不弃,”叶凤说着,感动地擦拭了下眼角,随着两人的走进,她笑容更为慈祥了。

  苏轻羽这才明白,叶司进真的坑了她!

  之前没有仪式,也没有宴会,没有宾客,也就是说两人所谓的订婚只是个口头形式而已,而今天才是敲了铁板钉钉的。

  嗷……原来她从刚才那一刻开始才是叶司进的未婚妻,之前什么都不算!

  悲剧,这么大的坑,她居然说下去就下去了,完全没有防备。

  如果前生多关心季若晴最后那些天的心情,也许就可以避免了,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如果,她现在已经是季若晴,而另一个身份就是叶司进的未婚妻。

  曾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她想当场拒绝这门婚事,然而,这样做肯定会将季母推向不利的地步。

  唯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最后……”随着叶凤开口,苏轻羽朝礼台看了过去,只见她像是放下了身上的重担似地松了一口气,“我宣布叶司进先生从现在开始正是任职叶氏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我将手中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转让到他的名下,即可生效。”

  整个宴会厅随着叶凤的话而哗然,声浪一阵高过一阵。

  叶凤将一本已经签署了的文件让人送到叶司进面前,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苏轻羽触及那她温柔的目光,不禁感慨,叶氏家族阴盛阳衰,到了叶司进这一辈也就出了他一个孙子和一个外孙,要知道招婿入赘的叶凤可是生了四个女儿和两个儿子。

  “等一下!”一个声音打断了正要落笔签字的叶司进。

  一个矮胖的男人带着浓烈的酒气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摇摇晃晃地指着叶司进,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质问叶司进,“哪里看出来这臭小子可以胜任集团总裁一职了,瘸子都能当总裁,那我呢,给我个什么职位啊?”

  这人,苏轻羽认识,是叶凤的第二个儿子叶柏川,虽然没接触过,但是从报纸和杂志上都能看到他的花边新闻,为人嚣张狂傲,惯常以来喜欢寻衅滋事,更是光明正大地包养女星抛弃糟糠,一度成为A城的热搜人物。

  只是,想不到,今天这种场合,他居然借酒壮胆耍疯卖傻。

  叶司进却完全没把人放在眼里,签字的时候,顺便身后的人,“把人给我丢出去!”

  “是!”穿着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毫不费力地将叶百川给拎出了宴会厅,让人拦着,任由他在宴会厅外嗷嗷大叫。

  整个场面也因为这个意外而平静许多。

  之后,文件由公证处公证,一切水到渠成。

  叶凤含笑走了下来,将礼台交还给了司仪,刚走近想拥抱苏轻羽的时候,另外一个声音从礼台上响了起来。

  “喂,喂,喂……”简单的试音又一次吸引了来宾们的眼球。

  “大家好,今天呢我想借着这么喜庆的日子呢,宣布一件事情……”

  苏轻羽明显地察觉眼前的叶凤脸色有些阴沉,随着礼台上的声音,眉头拧得紧紧的。

  礼台上的女人是叶凤的小女儿叶永兰,之所以印象这么深是因为她年届四十未婚。

  “今天我替我家瑞阳做主,向苏家二小姐清薇求婚,”叶永兰兴奋地手一扬,指向了礼台下方的人群,很快,这两个人瞬间成了焦点。

  其实,林瑞阳有些尴尬,反之,苏清薇则娇羞地低下了头,这一切来得好快,好多人都没反应过来。

  而苏轻羽疑惑的是叶永兰居然成了林家的人,既然能用‘我家’说话,那应该是嫁给了林瑞阳的父亲,可是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媒体都没说起来呢?唯一的解释是,叶永兰尚未举行婚礼。

  “这叶永兰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不知道林瑞阳的前妻去世未过一年吗?”

  听到叶凤提到自己,苏轻羽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一个外人尚且怜惜一个死去的人,为什么作为至亲的林瑞阳和苏清薇会这么冷血无情。

继续阅读:第八章 打脸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重生之贵妻难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