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许愫2017-07-20 10:362,533

  “我……我喜欢你!”

  寂静又悠长的青石巷,樱花在头顶盛开。少女紧攥着手心,脸颊羞红。

  少年先是一愣,继而笑着轻揉少女精心梳过的头发。

  “我知道啊。”

  宛如春风拂花的淡笑,少女一听却是猛地躲开他的手,“不!你不知道!”

  少年脸上的温情凝滞。

  “不不!”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不安,她突然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可你一直装着不知道对不对?!”

  少年抿了抿唇。

  “你知道我从小一直都喜欢你,可你一直都在骗我,你骗我还太小,骗我不懂事,骗我还没有成年对不对?!”她说得太过激动,身子竟然踉跄半步险些跌倒。

  少年眼芒微闪,却仍是无动于衷。

  “……可现在,我成年了呢?”

  逆着午后柔美的阳光,她轻昂着头,像以往几千个日夜一般,她痴迷地看向她的少年,那个她自小开始,她初识情滋味时,她唯一倾心过的少年,漂亮得就像从漫画里走出来似的。

  “小静,你一直是澈哥哥最疼爱的小静。”少年喉头动了动,那一直被刻意忽视的柔软还是破土而出。想想这么多年来,他连她磕着碰着都要抱在怀里软声细语哄上好一阵,巴不得痛的哭的那个人是他,他又如何忍心,如何……狠心呢?

  只是……

  “可是,我始终都把你当做我的妹妹啊……”感觉面前的人浑身一震,他半边身子都跟着僵住了。

  终究……他还是说了出来。

  “我不信。”

  少女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那表情里竟然除了坚定竟还掺着三分寒凉。

  一把掀起少年衣袖,一道半指长的疤露出来。“这是我五岁那年你抱着我从树上掉下来时划到的,当时你头被撞伤,在医院里躺了半年,可被你抱在怀里的我却一点儿事也没有!”

  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他知道,每次她想哭又不让自己哭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表情。

  她指着他的左肩。“这里有一排牙印,是我七岁那年发病,谁也不认,你怕我咬伤舌头,就把我抱在怀里硬生生让我咬你咬到满嘴鲜血!”

  “还有你后背,是十岁那年有人欺负我,你替我挡下了棍子!”

  “还有你的左手小指……”

  “够了。”她越说越激动,越说越不甘,可他却直接打断她的话。

  “小静,母亲在把你接进孤儿院的那天起,就承诺过一定要将你扶养长大。十八年来,我也不过是想帮她顺遂心愿而已。”他转过身子,背对着她,声音淡淡的。

  淡得好像吹之即散的一缕烟……

  顺遂心愿?他的意思是她是院长妈妈一直以来的麻烦吗?可不是,整个孤儿院里,她也只有在面对她的澈哥哥时才会乖乖听话。

  “我说了我不信!”她冲上前一把拽过他的斜挎包,“这里面是什么?是我十八岁生日礼物对不对?十二岁那年我跟你说过,成年那天我要……”

  喀嚓——

  包的拉链被她强行拽开,她实在是太激动了力气才会那么大,里面的一个瓶子滑落出来,摔碎在地。

  五颜六色的纸星星掉了一地。

  她忽然僵硬地说不出话来。

  俯身。少年一一把纸星星拾起来装回包里。“这里有999颗星星,我答应了雅歌要在她生日那天许她一个愿望。”

  恍若晴天中一个霹雳!

  雅歌?雅歌是谁?今天也是她生日吗?

  “你的礼物……明天我会补送给你。”少年重新整理好自己的包。

  她在原地冷声嗤笑。所以现在是怎样?他也有了喜欢的人,他会为那个人心甘情愿付出一切,甚至忘了也是在这天生日的她吗?那这十八年来又算什么?她又算什么?

  “澈哥哥——!”

  指甲掐进掌心,这是她最后一博,“你喜欢我,为什么不承认?”喜欢和被喜欢都是可以感受到的,这么多年她一定笃定地相信着。

  少年离去的身形一顿。

  只要他回头,只要他再看她一眼,那么所有的一切,她都当做没听到。

  可是……

  瓢泼大雨砸在头顶上。

  这雨来得实在太突然了,就像上帝刚洗完手就把一盆水哗啦到在他们头顶的天空。路人都急匆匆用手上的东西挡雨疾步奔向最近的避雨之所。

  可是有个身影却慢吞吞在雨中挪动,身上都湿透了却还是目无焦距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他没有回头……”

  路人无不以怪异的目光打量着这个看上去有些疯癫的女生。

  “他居然没有看我一眼就去找了那个女的!他还亲了她!”

  她在雨中狂笑不止,笑得走路都走不稳。可在这样的大雨中,满脸头发举止怪异的她看上去不得不令人毛骨悚然,躲雨的人纷纷都避开她走。

  突然一阵尖锐的刹车声逼迫而来。

  她怔怔回过头。

  什么时候她站在马路中间了?而现在那辆急冲过来的车子离她那么近,似乎已经刹不住了,它马上就会朝她撞过来。

  她不知怎么突然想要感受一下死亡的美妙,她甚至闭上眼睛微微张开了手。

  寂静无声。

  好像有谁对他们按下了静音键。

  她茫然睁开眼,竟然看见那辆冲过来的车飞立在她面前!后轮离地半人之高,而前轮离她不足一脚的距离!

  雨停了,却不是没了雨,而是雨丝像帘子一样直接挂在半空中!

  “你,就打算这样死了么?”

  “谁?!”她警惕地看向四周,可周围的一切都被定格住了,她什么也没发现。

  “你看不到我的,我只是想帮你。”

  “帮我?凭什么?”她对着空气大喊。这世上不管做什么都以人情利益为先,别人跟她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帮她?

  “没有什么,只是觉得你很可怜。”那个声音很坦然地回答。

  “可怜?我不需要你可怜!”不就是当了十八年的孤儿吗?可惜过了今天,她就不再是孤儿了。

  “如果,我说我能帮你得到你喜欢的人呢?”声音陡然充满蛊惑。

  她顿了顿。

  “你有什么条件?”

  那声音似乎是满意地笑了笑。

  “你的一半灵魂。”

  “一半?”

  “对,我最近在减肥。”

  “好。”她几乎是想也不想就回答了这个问题。十八年来,她什么人情冷暖没有尝过?她十八年来一直想要的也就只有一个澈哥哥而已。

  “还有条件呢……”那声音意犹未尽。

  “什么条件?你全都一次性说了!”

  “我有个朋友,你得帮他办点儿事情,不多,等你办完了就会回来的。”

  “事情?”她皱了皱眉,扬声对着空气问,“要多久?”

  “不久不久,也就三年。”

  汽车鸣笛声划破长空,几个人吃惊地跑出躲雨的屋檐下垫脚张望。

  司机下了车,只觉阴风阵阵后脊发凉。刚才明明有个人被他撞了,怎么一下车又不见了?

继续阅读:第一章.没有人先生(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