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血牡丹(1)
许愫2017-06-01 19:483,430

  琉樱学院的每个学生都被冻结了年龄。他们没有在此之前的任何记忆,就仿佛他们生来就在这所学院一样。

  ————

  雷雨交加的夜晚,快递小哥因为最后一份快递而劳苦奔波着。他实在是头疼于这奇奇怪怪的地址——

  “XXX路XXX街XX巷走八十八步左拐五步前进四步再左拐十步再右拐的石头上”是什么鬼?不能直接写门牌号吗?

  偏偏那个巷子还挤得要命,他送货的车子根本开不进去,只能拿着包裹走进去。

  一、二、三……

  他居然还真的一步一步数了起来!

  雨越下越大,天空电闪雷鸣,他紧紧攥着雨衣里的包裹,只想着赶快把货送过去就赶紧回家吃饭睡觉。

  可是,拐个弯儿再拐个弯儿后,他突然觉得毛骨悚然起来!

  雷声大作。

  巷子里很黑,他没带手电筒,用手机又怕把手机淋坏了,只能借着惨白的闪电来看路。

  可是……怎么这么瘆的慌呢?

  他想回头,却又不敢回头,生怕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只好低着头快步走,然后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巷子那边等着他收货的竟然是——

  一座前面放着白饭的新立的墓碑!!!

  …………

  放学回寝室了,云静好百无聊赖地戳手机,戳了一会儿拿着手机,走到洋洋面前十分认真地说:

  “洋洋,我下次不敢再惹你了。”

  “怎么了?”正在看书的洋洋把视线从书页上抬起来,一脸不解。

  云静好把手机给她看。

  屏幕上正显示着一个快递员被吓得住院的新闻,他说他碰见鬼了,给死人送了快递。

  “这个吗?”洋洋拿起手边习题册晃了晃,“他还挺有职业操守的,知道先把快递放下再跑。”

  云静好竟无言以对……

  她到底有一个怎样的室友?

  ——整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偶尔的“课余活动”就是网购,然后大晚上穿上隐身衣去吓快递员,最根本目的还是为了完成任务……

  “洋洋,你真是太狠了!你不怕把人吓死啊?吓死了算不算任务人身心健康受到损害?你会被空间暗影抓起来打板子的!”对于打板子一事云静好仍旧心有余悸。

  “放心吧,这一点我早想到了。人类在恐惧时会产生一连串的应激反应来保护自己,这种情况下的昏厥都是正常的,不算任务人额外受伤,所以我不会被打板子的。”

  洋洋拍拍云静好肩膀,叹了口气说:“谁让我的任务是收集人类恐惧呢?我总不能跟你似的没事就跑到街上吓人吧?那我肯定还没毕业就要被警察抓起来了。”

  “是啦是啦,像这样的任务呢还得需要洋洋你这种高智商的人才能解决。”云静好撇撇嘴,看着她桌子上一摞网购的习题册,心里替那些可怜的快递员默哀。

  “你听说了吗?会长要回来了。”刷完题洋洋伸了伸懒腰开始跟云静好聊些有的没的。

  “会长?谁?”

  洋洋白她一眼,“学生会会长,校长之子,安煜澈!”

  “哦。”云静好把这个名字在脑子里过了一下,然后得出结论,“不认识。”

  洋洋已经无力吐槽她了。“废话,你要能认识还就奇了怪了!安煜澈是琉樱里面唯一一个不受束缚的人。”

  就算云静好状态再不在线,她也反应过来洋洋说的是什么意思。

  在琉樱不受束缚的人,没有任务没有使命,他像所有正常学生一样随时可以离开学校。

  “洋洋,你说,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做这些事呢?”

  他们都是年龄冻结的人,他们没有记忆,仿佛他们生来就属于这里。

  “你问我,我又问谁去呢?”洋洋一手拍在书上,并不是所有东西都能从书上找到答案。“不过我听高年级的学姐提过,说我们都是被上帝抛弃的罪人,我们都没有灵魂,因而也没有爱与被爱的权利,只是为了赎罪才会出现在这里。”

  罪人吗?那她究竟是犯下了多大的罪才会被安排到这样一项任务,不仅要安排好满满当当的课业,还要天天帮别人排忧解难。而且……没有爱与被爱的权利么?

  下意识托着心口,每当她想到这些问题,心口就会微微抽痛呢,好像,被什么钻破了个洞一样……

  日子总是要像水一样平淡无奇地流过,不管你欢笑还是悲哀,终究无法改变它的速度。

  乌云密布的天,看样子很快要下大雨了。

  云静好抱着厚厚的习题册低头从操场上走过,沸反盈天的喧闹声到了她耳边也自动消音。轻松是别人的,她现在还有一样叫做“补考”的重大任务——谁让她月考没及格呢?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她明明捡着人少的地方走了,也不知从哪里涌来一堆人,她竟随着人潮挤来挤去,眼瞅着就要被推到人群中心了。

  “哇——!他好帅啊!好温柔!”

  “天!不行,我心跳好快!快要不能呼吸了!”

  “他过来了他过来了!”

  “啊啊啊!他在看我们吗?他在对我们笑!”

  云静好被前后左右撞得头晕眼花,其间还有好几个人踩了她的脚。可是一片混乱声中,她却听清了两个字——帅哥?!

  不行!!!

  她必须得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连忙用手捂住自己嘴巴,云静好用试图从拥挤的人潮中退出去,可是她身边的女生实在是太疯狂了,她根本无法走动。

  陡然间心底一滞,就像有什么在一瞬之间堵上了她的耳朵,云静好抬头撞上一双冷幽深邃的黑眼珠。

  “哎——”这么点小小的惊呼声在女生的议论欢呼声中实在是显得太微不足道,所以她没办法只能任由自己像拎小鸡一样被拎出来了。

  “谢、谢!”

  御莫直接把她拎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云静好低着头,用眼角瞥这家伙的神色。

  脸色白得吓人。

  如果说之前他的脸色是威慑逼人,那么现在就是白得让人心里发毛。就像洋洋跟她说的——分分钟让人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呃……你可以、放开了。”

  云静好心里狂喷血,这家伙力气太大了,怎么都挣脱不开,她感觉手腕骨头都要被他捏碎了。

  “喂!御莫!”

  岂有此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他他他、他居然堂而皇之地拖着她就跑!

  “你放开!”

  云静好用指甲使劲儿挠他箍着她的手,“你疯了吗?放开!”

  “放学了对吧?”御莫突然停下来。

  “呃……嗯。”云静好揉揉撞在他身上的鼻子。暗自腹诽:学神了不起啊?一天天的不来学校上课,好了吧,现在连什么时候下课都不知道了!

  “晚自习请假。”

  “啥?”

  惨无人道啊!实在是太惨无人道了!这家伙速度这么快,她都怀疑自己能被他拖飞起来了!

  “你……慢点儿……行吗?”云静好上气不接下气,一路上满头大汗的她已经放弃追问御莫要把她带去哪里了。

  “给你室友打电话,晚自习请假。”

  又走了好一会儿,御莫才停下来拿出手机打开锁屏就随手扔给旁边拽着的云静好,云静好生怕给摔坏了赶忙接住。

  “没想到,你的嗜好竟然是这个?”

  静好低头给洋洋发了条短信。他们正在一条寂静的巷子里,出去就是繁华的商业街,而巷口对面是一座酒吧,她想起上一次在酒吧门前碰见御莫的场景……

  不觉脸一红,她咳了咳,问:“看你好像身体不舒服的样子,能喝酒吗?”

  御莫微干的嘴唇也透着白,此时突然眼底一凛,将身侧的静好猛地拽到身后。

  夜幕降临,寂静的小巷道里出现几个黑影,云静好吓得倒吸凉气!

  ——是空间暗影!

  一看见这齐刷刷的黑衣装扮她就屁股痛啊!

  “你、你你怎么招惹上他们啦?”他该不会拿她当人肉挡箭牌吧?

  不过很显然云静好多虑了。

  她之前从没这么近距离地见识过御莫的身手,就算之前在工地顶楼那次,因为情势紧急她也没来得及看。只想着韩跃既然已经是跆拳道高手了,那能跟韩跃过手的他应该也不弱吧?

  ——可是,何止是不弱!简直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啊!

  第一个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来,御莫三秒把对方撂下;

  第二个冲过来,御莫眨眼把对方撂倒;

  第三个……

  第四个……

  ……

  KO!!!

  “好哎!”云静好鼓掌欢呼,谁让当初那个空间暗影直接把她打昏了就扛回去用刑?这个仇她一直都记着呢!

  “御莫你太厉害了!”

  可是她没想到御莫此时已经是勉力支撑,她的手刚拍到他手臂,庞然大物就如山倒地向她压过来……

  下雨了。

  A城的雨总是丝丝缕缕的,明明没有多少江南的水乡韵味却偏偏喜欢下这样惹人愁思的细雨。

  曲思思站在二楼的落地窗前。客厅大得有些空旷,但凡是可以用到窗户的地方都被装上了落地窗,每天都被保姆擦得一尘不染。这是某人按照她的喜好特地为她准备的,可是再喜欢吃的食物天天吃也会腻,更何况是眼前这么多?关上窗帘房间太闷,可开了她又觉得隐私时刻都会被暴露。

  “今晚不会回来了吧……”她松了口气,刚准备拉上窗帘,视线却紧紧锁上楼下门外的女孩身上。

继续阅读:第二章.血牡丹(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