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追查牡丹杀手(2)
许愫2017-05-24 22:333,612

  “呀!你怎么在这儿!”云静好吓一大跳,她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要被御莫这个不明生物吓出心脏病来。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就足以吓得她心脏病复发——

  “校长!”

  洋洋暗中拽了拽静好,示意她也要像自己一样九十度鞠躬致敬。

  然。

  云静好同学已经被雷得外脆里酥了……

  她一直没见过校长是不假,可是……在她心里,校长就算不是秃头啤酒肚脑袋大脖子粗,也应该穿身衬衣西服收拾得干净利落看上去挺有威严的样子……

  可是,谁来告诉她凭空出现的一张五官都不知道长啥样的水脸是什么鬼?!

  悬疑剧又变成玄幻剧了?

  还有这个水到底是不是水银啊,看着挺粘稠的样子……

  在那双犀利的眼睛扫向她之前,云静好很识相地忍住了想戳他脸的冲动,然后立即低下头弯腰鞠躬。

  又用眼风瞥了瞥御莫,气不打一处来——凭什么人家就可以不理不睬的想摆架子就摆架子?!

  “云静好?”

  纵然心里千百句吐槽,听到这声音时,云静好还是十分没用地腿软。

  “到!”

  “听闻,你们遇到了牡丹杀手?”

  静好跟洋洋对视一眼,知道这个“牡丹杀手”就是捅伤曲思思的人。

  “是!”静好回答得掷地有声。

  “你们,是怎么到这里的?”

  静好噤若寒蝉,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洋洋思虑片刻,说:“我们用溯源令发现了琉樱的网站,有人说牡丹杀手可能会藏在这里。”

  “知道牡丹杀手是谁么?”

  “上一届的学生会会长易炎昭!”云静好抢答道,其实她也不太确定,只是听洋洋大致推理了一遍,她没别的心思,就是想给校长一个好印象。

  “云静好?”水脸看向她。

  “在!”静好立直。

  “在你执行任务期间,是否有任务人重伤昏迷?”

  校长声音肃清,吓得云静好心凉了大半。

  “学生会成员在特殊情况下可以有放弃任务人的特权,而且任务人受伤也不是云静好同学直接所致。”一直在旁边默默无声的御莫突然开口。

  “话是如此……”

  “校长!”云静好鼓足勇气,“这个任务人我会负责到底!还有,我自愿退出学生会,因为,在新生选拔时我的能力根本不足以进入学生会。这次的牡丹杀手,我也会追查到底,我一人的错,一人承担……”

  “嗯。”水脸似乎是欣慰地点了点头。“不过你知道那个女生为什么一直昏迷不醒吗?”

  “难道不仅仅因为她失血过多?”

  “那只是部分原因。易炎昭从她身上拿走了一样东西,只有把那样东西取回,那女生才能醒过来。”

  “云静好愿意把这样东西拿回来,还给任务人!”

  “好。”水脸满意地说,“只是这次可能会辛苦些,易炎昭已经找到时空之门,穿越到另一个时空了。”

  “校长,我这就去穿过时空之门去把他带回来!”

  “那你们即刻便行动罢。”

  神马?!

  “校长……!校……”

  云静好下意识追过去,但是那水脸如雾气消散般,眨眼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勒个去!就这么没了?”

  就这么走了?还没告诉她时空之门在哪儿呢!

  洋洋说:“时空之门在阁云山是无影无踪的,据说它只会出现在需要的人面前。”

  “我现在就需要啊!还有,时空之门应该可以送我们到任意时空对吧?我们怎么知道易炎昭去的是哪个时空呢?我们又怎么才能跟他穿越到同一时空呢?”

  洋洋把视线转移到背对着她们的御莫身上。

  “他?他才不会帮我们嘞……”

  “追魂咒。”逆着清冷却透亮的月光,少年双手慵懒地插在口袋里,脖颈儿处的肌肤白净如瓷,整个人就像是浴光而生的精灵王子。

  “哦!我明白了,静好快把随身镜拿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带了随身镜……”云静好嘟囔着打开自己随身带的小包。

  她是因为这个包太大,装个手机钱包钥匙之后还空空扁扁的,就又随手塞下镜子梳子之类杂七杂八的东西,因为不常用,就一直放在里面没拿出来了。刚刚她们出来得急,静好就只带了寝室钥匙丢进包里就出门了。

  洋洋咬破手指,在镜面上写下一串很像出生日期的数字,然后又画了奇奇怪怪的时辰和名字。

  当时静好的内心:搞不懂你们是怎么咬破自己手指的,我咬好半天它都不出血啊……

  “好了!”洋洋收起镜子,“阁云山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这样,我们兵分三路去找时空之门……”

  “不要!”某人极力反对。

  “怎么了?”

  “我们都没带手机,到时候怎么联系啊?”最重要的是,要她一个人在黑漆漆的山上跑?怎么可能!

  “这……”洋洋一时间还真没考虑到这个问题。

  云静好提议说:“干脆我们三个人一起吧,这样一路也有个照应,反正时空之门出不出现完全看它心情,我们先把阁云山找一圈儿,找不到就明天再过来找。”

  “嗯,也只能这样了。”

  两人说话间,御莫早已走远,洋洋赶紧推搡着云静好跟上他。

  “那个……谢谢你啊……不然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找到易炎昭……”在洋洋威逼利诱之下,云静好终于在御莫身后轻轻道谢。

  语气十分客气谦逊,但也……足够疏离

  御莫原本就不大好看的脸又拉长半分。

  ……

  “不……不行了……累死我了!”

  也顾不得脏不脏,云静好一屁股就坐在脚边的大石头上。“这,这说什么也有三个小时了吧?加上刚刚我们爬山的时间,我整个晚上,五个小时,都在走啊!不行了,说什么我也不走了,我们下次再来吧……”

  洋洋无力吐槽,到底是谁一直在走一会儿歇一会儿啊?现在好了,干脆赖在那儿不动了。

  “你看着她,我在去那边看看。”

  还有小半个山头,虽然磨蹭,但终归他们还是把阁云山绕了一圈儿,只要她再去那边看看,如果还是找不到时空之门,那就有必要回去查一下有没有什么能够迅速找到时空之门的方法了。

  御莫跟云静好隔了些距离,站着的身影始终没动。

  好久好久,洋洋的背影已经完全远去。

  御莫漫不经心地回过头,终于明白洋洋说的是什么意思——

  某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石头上睡着了,从坐着变成了卧着,又或许是嫌冷嫌石头太硬,某人又动了那么几下……然后,某人在昏昏欲睡的过程中,身子悬在大石块上摇摇欲坠,这么点儿高度倒没有什么,但他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斜坡,她要是从石块上掉下来的话,会直接滚下去……

  “……”

  把某人轻轻抱起来放在铺着他外套的草坪上,又站在风口挡着,他才觉得原来睡个觉也可以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就比如某人幸福得连口水都快出来了……

  夜冰冻。

  他的声音她并不听得见:

  “云静好,既然招惹了我,你以为你还逃得掉么?”

  睡着了的云静好还是很识趣的,毕竟她在梦里都能感受到御莫所散发出的阴森之气并且极为配合地打了个寒战。

  “御莫!”从那边回来的洋洋跑过来。

  “我看了,那边没……”

  洋洋惊愕地睁大双眼,她看见了什么?

  “御莫,你身后……?”

  那是……时空之门吗?

  ……

  …………

  ………………

  一桶冰水当头淋下,从美梦中惊醒的云静好吓得连眼前是什么都没看清就哇哇大叫。

  “你谁呀?敢用水浇我?不要命啦!我告诉你我室友可是柔道高手,你敢惹我,分分钟让你断手断脚信不信!”

  继而是从耳朵上传来的剧烈的疼痛,接着眼前出现一张放大的跟猪头一样的脸。

  “断手断脚?好啊,你让他来打我啊?看看谁更有能耐!你室友是谁?柔道又是何门何派?尽管报上姓名,姑奶奶怕他就跟了你的姓!”领事的老嬷嬷把云静好耳朵一百八十度大转,柴房上空出现杀鸡一样的惨叫声。

  所以说,疼痛才是刺激回忆的最好办法啊!

  这么一疼,立马就让云静好的记忆纷至沓来——

  他们三个那天晚上确实是找到了时空之门,也成功穿越到了易炎昭所在的时空。不过这些都是在她睡着了的时候进行的,她一觉睡醒,就已经穿完了。

  原来,他们穿越到的是晋朝——中国世上最腐败最乱的一个朝代,全国上下都在比富,奢侈成风,皇帝也是一代比一代昏庸无能——总之,晋朝被称为是中国有史以来最黑暗的年代。

  不过,易炎昭还很会选时间,他们跟他一起穿越来的是晋朝建立初期——公元266年,曹魏皇帝曹奂禅位于司马炎,改元泰始,是为晋武帝。曹魏灭亡,西晋开始。而他们这几个外来时空闯入者,是在公元268年,西晋经过改革,国力一定程度变强,也算得上是国泰民安。只要他们能快速找到易炎昭并且降服住他,是见不到“奢侈之费,甚于天灾”的了。

  根据随身镜上显示的,易炎昭来到这里已经半年多,他们一路顺着镜子的指示,来到熙熙攘攘的街上,又走进一家豪派的府邸门前。

  头顶明晃晃的“顾府”两个烫金大字。

  当然,不爱读书的云静好自然是认不出来的,这还是洋洋告诉她的。

  “随身镜显示,易炎昭就在这府邸里。”

  洋洋合上镜子收到包里面,“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想方设法进入顾府。”

  云静好脑子里突然想到某个经典镜头——卖自己,葬小强。

  不过没想到事情发展得那么顺利,顾家大小姐前几天赶走一堆手脚不利落的家仆,现在正缺人呢,于是云静好他们很容易地就成功混进去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追查牡丹杀手(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