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我们都同床共枕了
一纸深秋2017-06-02 20:362,264

  “……”慕雨竟无言以对。

  是因为权北琛的调。戏,让她心中愤恨,所以会出此下策,谁曾想到,这特么一条鱼就这么多软妹币,就是把她按斤卖了也不值这么多钱啊。

  这可怎么办?

  “没话说了?”权北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两边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他今年27,慕雨少说也有20岁了,差七岁就真的差这么多?

  三岁小孩也知道鱼缸里不能洗床单吧?

  “谁让你养这么贵的鱼了,就显示你有钱吗?了不起啊,反正我没钱。”慕雨一咬牙,恶狠狠地说道,。

  她现在是身无分文,还钱是别想了。

  权北琛怒极反笑,看着慕雨的眼神十分的危险,“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肉偿,要么摁手印,三月之内还清 ,超过三个月,第一个月叠加一百万,第二个月两百万,以此类推。”

  卧槽。

  尼玛的这特么才是最正宗的霸王条款。

  “权北琛,你家的家业都是这么坑来的?”慕雨也怒了,反正已经这样了,她还能怎样,“实在不行,你弄个大一点的鱼缸,我进去,你就当是养条美人鱼,美观又好看,你觉得如何?”

  真是一把辛酸泪,她都堕。落的想要去做一条鱼了。

  人都没鱼值钱。

  “你?”权北琛一再的冷笑,“然后你再把血龙鱼给我烧烤了?”

  “……”慕雨深吸一口气,笑的十分的不自然,“爷,我踏马的脑子没病,烧烤一条五百万的鱼,我吃不起。”

  灭了一条三百万的金钱鳖,她就已经冒冷汗了,在烧烤一条血龙鱼,她还有命在吗?

  她敢说,要真是烧烤了血龙鱼,权北琛年肯定回头就把她清蒸了。

  权北琛冷哼,“选。”

  慕雨磨牙,“我不签,凭什么啊。”

  要么肉偿,要么赔钱,三月之内她去哪里弄三百万?

  而且还是以叠加的方式。

  去踏马的叠加。

  “凭你在本少的鱼缸洗床单。”权北琛都不想看她,这种奇葩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慕雨闭了闭眼睛,“你就不能通融通融,我们都同床共枕的关系了,你舍得?”

  实在不行,就装柔弱,尼玛实在不行就来个美人计,总有一款他钟情吧?

  “同床共枕?”权北琛上前,捏住她的下巴,明明很痞气的动作,却生生的带着清贵,“慕雨,你这是选择肉偿了?”

  慕雨一把拍开他的手,这特么调。戏上瘾了,一咬牙,“权北琛,你敢让我签,我就去投奔你爹,让你爹还你钱。”

  权北琛一顿,笑的嘲讽,神色不明,“慕雨,我还真是小瞧了你。”

  听了权北琛这句话,慕雨只觉得遍体生寒,赶紧往后退,而权北琛却步步逼近,整个人看上去危险极了。

  “你想干什么。”慕雨一惊,敌人太强,她根本打不过。

  “干-你。”权北琛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把人扛起来,直接丢到床、上,“本少没满足你,很空虚?”

  卧槽。

  我空虚你妹。

  “权北琛,你疯了。”慕雨惊叫,被扔在床上之后,赶紧起身就要跑,此时的权北琛已经发狂了,“不就是弄死了你一条三百万的鱼吗?你对你的女人这么小气,你先人知道吗?”

  权北琛冷哼,一条三百万的鱼?

  他在乎吗?

  却也没有反驳,好不怜香惜玉的扯掉她身上的睡衣,那模样,就是我今天一定要上你的狠绝。

  慕雨彻底慌了,赶紧搂住他的脖子,“权北琛,你是成年人,我还是个孩子啊,呜呜,说好的疼我的权北琛呢?”

  说来也奇怪,在慕家的时候,暮凝跟刘楠无数次欺负她,可她都没有觉得委屈,甚至以牙还牙,她是个有仇必报的人,暮凝在她这里从来没有占过上风。

  可是,现在权北琛这样逼迫她,突然就觉得难过,“权北琛,你也欺负我。”

  权北琛强势的动作一顿,眯了眯眼睛,“怎么,是你要给本少暖床,怎么,想反悔?”

  看到泫然欲泣的慕雨,尤其是那双眼睛,似乎是要把主人的委屈都表达出来,无声的诉说,让权北琛莫名的烦躁。

  相对现在的慕雨,他更喜欢那个跟他对峙,扬言要勾。引他的慕雨。

  “不后悔,”慕雨心中一动,感觉到权北琛的停顿,心说游戏,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悲戚,“暖床跟肉偿,是两个概念,暖床是我心甘情愿的,肉偿我是被迫的。”

  权北琛却冷笑一声,“本少不吃这一套,自己选。”

  看着明显算计的慕雨,心中的烦躁减少了些许,他更喜欢看到她被气到跳脚的模样。

  慕雨眯起眼睛,“卧槽,权北琛,你这是罔顾人权,我不选,哪个我都不选,我不管,反正我不选。”

  权北琛冷笑连连,“既然你不选,本少帮你选。”

  “别,”眼看着权北琛又要动手,踏马的,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的不成样子了,“我自己选,我自己选。”

  权北琛挑了挑眉头,看着慕雨的眼神讳莫如深,“晚了。”

  似乎,爱上了慕雨惊慌失措的模样。

  “卧槽。”慕雨一抬头撞在他的胸膛,“权北琛,你敢,我都说我签了,你还想怎么样?”

  权北琛低低的笑,“不是说本少帮你选?”

  “踏马的,我自己选,三月之内还清三百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慕雨的心哐啷一声就碎了。

  三个月,三百万?

  看样子,是真的要把自己卖了。

  权北琛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本少以为你会选择肉偿。”

  “权少,我不喜欢肉偿。”慕雨磨牙,咬牙切齿的说道。

  她仿佛看到了权北琛的背后,九条雪白的狐狸尾巴在不断的招摇。

  权北琛的指尖若有似无的滑过她的锁骨,“可本少喜欢。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选。”

  看着一副欲求不满的权北琛,慕雨只觉得头皮发麻,深吸了口气,“还钱。摁手印。”

  这悲剧的人生究竟什么时候是个头 ?

  在慕家被那伪善的母女俩跟渣爹打压,在权北琛这里,竟然还是不能占到上风。

  果然憋屈。

  权北琛却满意的笑了笑,慢慢把她的睡意拉拢,“穿上衣服,像什么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婚夜袭:禁欲总裁别心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婚夜袭:禁欲总裁别心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