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告别
阳春白雪2019-09-29 15:133,114

  卫晓男这一夜流着泪几乎没合眼,到清晨才迷糊过去,却做了个梦。

  她梦见了小时候外婆家的小村庄。她在这个小村庄生活了十三年,直到外婆去世才不得不离开。

  梦里,麦收时节,烈日灼灼。广阔无垠的麦田贯穿着一条歪歪曲曲的羊肠小道,十岁的她割了一晌的麦子,累得全身像被拖拉机碾过,正站在小道上向远处眺望,等待年迈的外婆回家做好饭再来送饭。饥肠辘辘,筋疲力尽,和无穷无尽待收的庄稼,让她酸楚又绝望。很远很远的麦田边际有条略微宽阔的土路,偶尔会有行人骑着自行车卷着尘土经过。她极度盼望着能有个亲戚来帮帮忙,分担下繁重农活。可是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仿佛这一生都要淹没在这里了,令人窒息的劳累和无助。

  卫晓男满头大汗地醒来,怔了很久才抹一把脸上的泪。小时候再累也没有现在的绝望浓重,因为小时候有希望,对于未来,单纯地憧憬,对于两个月来看望一次的母亲,隐隐地期待。

  可是现在,她晦暗的人生,潦倒的心境,还剩些什么值得希冀?

  潦草地洗了洗脸,看着镜子里的大黑眼圈,卫晓男振作下精神,往脸上扑了点粉底。因为总是与孩子打交道,她平常没有化妆的习惯,但是今天状态实在太差,她怕吓到小朋友们。纵使她一无所有,还有工作,这是支撑她活下去的支柱,不管从物质还是精神层面,都如此。就如同读书时期的学习成绩,是她摆脱孤独自立于人世的唯一法宝。

  令卫晓男没想到的是,田欢是今天第一个被送到幼儿园的孩子。一般幼儿园早班教师要求七点二十上班,孩子七点半后才陆续到园。卫晓男远远看见周迎娣牵着田欢的手站在幼儿园大门口,高高的鞋跟在地上点来点去,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

  “起这么早?”卫晓男微笑,“小朋友应该多睡会儿,长得快。”

  周迎娣看见卫晓男下意识地想躲,可又无处可躲,脸上显出丝尴尬,“我今天有点忙,所以提前送来了。没想到进不去门。”

  卫晓男看了看手表,“还差十五分钟才到点。”她蹲下身柔声问田欢,“吃早饭了没,饿不饿?”

  田欢黑葡萄般的大眼睛闪着晶莹的光,稚嫩的声音低不可闻,“老师好。我还没吃饭。”

  “这样吧。”卫晓男想了想,起身对周迎娣道,“孩子我先领进去,不过下不为例。”

  “谢谢。”周迎娣将田欢交给卫晓男。看着对面这张与自己极为神似的脸庞,她胸口的情绪起起伏伏,最终还是咽下了所有困惑疑问和烦躁。

  田欢乖得不像是个才第二天上幼儿园的小朋友,眼中虽有不舍,仍任由卫晓男拉着,挥手跟妈妈再见。

  “对了。”周迎娣在卫晓男进了大门才想起来说,“我……我今天下午可能还得晚一点接田欢……我还得加班。”

  卫晓男看着不远处的周迎娣。红彤的朝阳正在东方的天空中冉冉,晨曦灿烂,梦幻般飘泻在对面的女人一头如瀑的卷发上,她踩着细细的七厘米高跟鞋,身材窈窕,不像是个已经生育的女人。可是即便隔了几米,卫晓男仍然能看到周迎娣那双美丽的眼睛下方,有粉底遮盖不住的阴影。

  “行。”卫晓男点点头,“不过这需要我去帮你给田欢办个托管。具体情形我微信通知你。”她顿了顿问,“你微信号多少?”

  周迎娣滞了片刻才回应卫晓男,似乎与对面这个女人有过多交往是她所不情愿的,但是她也明白,命运将她推到此地,以后的形势是她所把控不了的了。

  两个人交换了联系方式,就此告别。

  两周后,唐玉鹏来找卫晓男。卫晓男刚刚下班,和修佳佳一起走出幼儿园。今天周末,本来约好了两个人一起去逛超市。

  “是姐夫诶。”修佳佳眼尖,首先看到路边霓虹灯广告牌旁的唐玉鹏,推了推卫晓男,眨眨眼,“完蛋了,咱俩的计划泡汤。”她挥着手叹口气做垂头丧气状,“美人你好,美人再见。”

  “别走。”卫晓男制止了她的玩闹,“你到那边等我一下,我跟他说完话就去找你。”

  修佳佳看她严肃到接近严峻的神情,知道事情有些复杂,便乖乖地溜进街边一家服装店打发时间去了。

  夜色迷蒙,唐玉鹏的身影笼罩在闪烁的五彩霓虹下,让卫晓男有些恍惚,她闭着眼睛也能感知到唐玉鹏的表情,一如既往地平静谦和,浮着微微的笑意。曾经他时常来接他,就等在这里。时过境迁,今昔对比,往日的回忆都是莫大的讽刺。

  “晓男。”唐玉鹏将一个纸袋递给卫晓男,“这里面是我那里你的所有东西。”卫晓男打开检视了下,一副太阳镜,一把雨伞,一个水杯,外加一个充电器。

  “谢谢。”卫晓男道,“不过对不起,你的东西我没办法还给你了,前几天我全给丢到垃圾桶了。”

  唐玉鹏有点尴尬,不过很快恢复如常,“没关系。也没什么重要的物件。”

  卫晓男点头,“再见。”

  “哎……”唐玉鹏见她要走,忙又叫住了,“晓男,我是来跟你正式道歉的。”

  道歉?卫晓男觉得好笑得很,“不必了。”

  生活不是过家家,如果道歉有用,这世界上所有的伤害都不能称之为伤害。

  “我没看错人,你永远都是这样,晓男。”唐玉鹏道,“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你是我见过的最冷静自持也最大度的女人。”

  卫晓男看着对面的男人,像看一个笑话。她张了张嘴巴无言以对。

  “我跟我父母沟通了,讲和了。”唐玉鹏继续道,“他们让我来向你道歉……当然,我自己也必须来跟你说清楚。这是一个男人应负的责任。”

  卫晓男冷淡而又悲哀地看着他,想起与他第一次见面,他的自我介绍:我是一个看重家庭、责任心强的男人。

  她当时相信了。也正因为相信,对于他的守之以礼才没有怀疑。现代社会的男女一般在认识没几天就已经滚床单了,而他们在领证之后也最多是牵牵手,揽下腰而已。她以为他是传统的男人,她也喜欢这种传统,让人格外有安全感。以后的日子很长,她同样想把最美好的事情留待婚礼过后,他们正式搬到公婆为他们准备的婚房里再做。是她太天真了,傻得可怜。

  “童文娜……她……”唐玉鹏提到了他的女朋友,“我们认识三年了,恋爱两年,她是我经常去的那家理发店里的美发师……”怕卫晓男有误会,他急着补充,“是真的正正经经的美发师,技术很棒。”

  “我们的爱情很真挚美好,相处得非常开心,可是我父母不同意。你也知道他们都是知识分子,希望自己的儿媳也是个文化人。文娜不符合他们的要求。”唐玉鹏叹气,“我不忍心看到父母伤心,于是答应他们相亲,找个地位匹配的结婚对象,就遇到了你。”

  “然后呢?”卫晓男讽刺一笑,“开始脚踏两只船?坐享齐人之福?”

  “一开始是打算与她真分了的。”唐玉鹏脸色尴尬,语无伦次,“可是……感情这种事情……情非得已……我们领证之后我与她有过一次……告别,谁知道那么巧,她怀孕了……”

  卫晓男吃了一惊,本来死寂的心湖激荡起怒意,“如果不是我撞见你们,你还打算瞒我多久?”她一不小心做了人家的小三,又稀里糊涂变成原配,最后还牵扯了一条小命出来。气急之下,卫晓男胸口一阵滞堵,双手几乎打颤。

  “没有……也不打算瞒了。验孕报告一出来我就做好了和你,和我爸妈摊牌的准备,只是还没来及……就被你撞到了。”唐玉鹏支吾道,“真的,我说过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文娜有了我俩的孩子,我再也不能将她扔下。所以……只能对不起你了。”

  卫晓男扶住了额头,气急反笑,“你的确是个负责任的男人。”她眼底有泪花溢出,隐在暗影中无人知晓。

  之前为了父母,他与相爱的女朋友分手,现在为了孩子,与木已成舟的婚姻决裂,果真称得上“负责任”。而有了肚子里的筹码,唐父唐母也会网开一面了。怪不得一开始唐玉鹏就说他和父母已经讲和。

  “我还得谢谢你,没有继续金屋藏娇的打算。” 卫晓男看到服装店门口往这探头的修佳佳,不再跟唐玉鹏磨叽,“再见吧,我得走了。不,我希望永不再见了。Byebye。”

  她顺手将手中的纸袋扔到路边的垃圾桶,就像是丢掉全身的重负一样,跑向了修佳佳。

继续阅读:第4章 结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我今世暖你余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