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流离
阳春白雪2017-03-11 22:353,141

  第二天一早秦汉庭将软件发到了卫晓男的邮箱,等到卫晓男下班便收到了他的电话说正在外面等她。

  两个人单位离得近,住的地方也近,便选择了一个离住所不远的馆子边吃边聊。这家饭馆风味醇厚,非常有名,但因为不是周末,里面的人并不多。秦汉庭选了个僻静靠窗的角落,两人落座。

  “今天我请客。”卫晓男神色郑重,“感谢你昨天为我仗义出头。”忆起昨晚的事她心底依旧又悔又羞,决定就算孤独终老也再不从相亲网站上寻觅结婚对象了。

  “那怎么可以?”秦汉庭一边将菜单递到卫晓男面前一边笑,“将我这大男人的面子往哪放?”

  趁菜还没上来,卫晓男将电脑打开向秦汉庭叙述对于新出炉的APP意见,“这块的图标可以做成边角圆润的正方体,简单中透出卡哇伊。这块的按钮做成小动物的形状,会不会更形象一些?这里我感觉不要太花哨,太花哨反而影响视觉接收度。”

  她一连提了好几条意见,秦汉庭认真倾听。

  两个人探讨完毕菜也已经上齐,卫晓男将电脑收起来,秦汉庭为她布菜。他今天穿了湖蓝色的夹克衫,里面是黑色休闲衬衣,灯光照耀下舒适而雅致,一如人的气场。

  “我自己来……”卫晓男垂着眼睫客气。

  “你的手……这儿是怎么伤到的?”秦汉庭突然点了下卫晓男的左手食指侧,那儿有一道很明显的疤痕,白色的,微微凹下去,看得出来,当时伤的很深。

  “哦……是小时候……割麦子镰刀伤的……”卫晓男微笑。

  “你还做过这种体力活?”秦汉庭现出诧异又敬佩的神情。面前这个看上去瘦弱的女人,身上竟埋藏着那么多曲折坎坷的经历。

  “是呀。”卫晓男低头抿了口水,“小时候经常受伤的。农忙时节帮我外婆干活,割伤挤伤划伤,免不了。”

  “我爷爷家也在农村,放暑假时我经常去田野里疯玩。”秦汉庭回忆起过往,“有一次跑得太快了刹不住脚,一下子掉进了大粪池里,被人救出来臭了好几天。”

  卫晓男噗嗤一下笑了,掉进粪池里这事儿对于有过农村生活经历的人来说,不算新鲜。她自己也曾经一个脚陷了进去,吓得赶紧拔出来,谁也没敢告诉,偷偷找了水洗干净。

  “哎呀对不起。”秦汉庭见她高兴起来,忙道歉,“吃着饭呢怎么说这种话题。”

  卫晓男笑得更开心。两个人的距离在“不雅”的回忆下拉得近了些。

  深秋的天气,店内的空调开得很足,卫晓男吃到中途额头微微冒汗,秦汉庭察觉到了,便提醒她,“将外套脱了吧,要不一会儿出门吹着风,会着凉的。”

  卫晓男怔了怔,便听从他的话,将外套脱下来搭在椅背上,再转过脸,腮边竟有了抹不易察觉的红。她的脸色本来有几分苍白,此刻倒像是突然上了淡妆。

  气氛一下奇怪地安静了许多。两个人默默地吃了一会儿饭。

  “晓男……”秦汉庭低沉地叫她的名字,看进她的眼睛里,“我之前跟你说过,上次校友会……我并不是第一次见你。”

  卫晓男停了筷子呆呆听他说。

  “我第一次见你……是在……”

  尖锐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秦汉庭的话。卫晓男吓了一跳,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手机。

  接通后卫来喜欢快的声音传来,“姐,我和燕燕还有半小时就到火车站了,你快来接我们。”

  卫晓男懵了,“你不是周末才来吗?”

  “我改签了。”卫来喜雀跃,“在家这几天我快闷死了,早来早利索嘛。”

  挂断后,卫晓男脸上摆不出任何表情,“对不起。我有事……得先走一步了。”她穿上外套,拿起电脑,接着从钱包里往外掏钱……她还记得这顿饭是她请。

  “要去火车站接人吗?”秦汉庭一边将她的钱包捂住,一边问道,“我开车陪你一起去。”

  “不不不……”卫晓男慌乱地拒绝,“不需要……不麻烦你了,我自己就行。”她摇着头摆着手抗拒,怕秦汉庭坚持,便匆忙往门口跑,像是逃一样。等到了门口像是想起什么往收银台丢了二百元钱,“小姐,19号桌的饭钱。”

  秦汉庭无奈,重新坐下,盯着桌子上没吃完的饭菜,又扭头看向窗外。落地的大玻璃窗一尘不染,如水的夜色渗透进来,清冷沁人。卫晓男细长的身影在月光下走动,平底的浅跟鞋让她健步如飞。她上身穿着金星幼儿园的工作服,是一件长款卫衣,裹在短外套里,露出宽大的下摆,显得身材青春而窈窕。高高扎起的马尾,简单清纯,在脑后不停颤动,从表面看绝不像一个已过三十岁的女人,更不能推断已经离过婚。

  秦汉庭直到卫晓男消失在视野中很久很久,才收回视线。

  卫晓男将卫来喜和赵燕燕接回了自己的住所,原本以为他们周末才来,计划到时将这套房子让给他们小两口住,自己另外找了合租房的一个单间,已经与二房东约好了周六交接。可是卫来喜的提前到来,让她措手不及,完全打乱了节奏。

  “这里收拾得不错,整洁卫生。”卫来喜进来后边参观边点评,“就是小了点,才一个卧房。”

  “是呀。”赵燕燕附和,“要是我爸妈来看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卫晓男帮他们把行李拿到客厅后便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听见这话噎了下,想说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这个一室一厅的房子原本是卫晓男和一个女同事合租的,当时暂且找不到一人一个单间的房子,而这儿离上班的地方近,价格也公道,租期一年,两个人便租了下来合住卧房。但半年后女同事便因恋爱搬了出去,属于她那一份的剩下几个月的租金卫晓男要给她,她却坚持没要。卫晓男因此没再招租其他陌生的同住者,盘算着过不了多久租期到了就还是再找个单间。

  她将明天会用到的必需品整理到一个背包里,开始给修佳佳打电话。

  铃声响了很久对方才接,修佳佳甜美又亲热的声音传来,“亲爱的卫姐,怎么这么晚打给我呀?”

  “佳佳,我今晚去你那住方便吗?”

  “今晚?”修佳佳吃惊,她转头看了看正裸着上身等在床边的刘海峰,不禁有些为难,“卫姐,我没告诉你,海峰今天出差回来了,傍晚才到的。”

  “哦哦。没关系,那我就不过去了。”卫晓男讪讪地挂了电话,盘算还有谁可以去投靠。

  “姐,没地方去你就睡这个沙发呗。”卫来喜换了家居服准备去卫生间洗漱,路过客厅道,“顶多我俩晚上动静小点……哎吆……你掐我干嘛?”他扭头看赵燕燕。

  赵燕燕生气地瞪着眼睛冲他比口型。

  卫晓男又给其他相熟的同事打电话,选的都是未婚单身的年轻小姑娘,不过这样的人很不好找。打了三个后一个住的太偏僻,过去已经没有公交车,一个是已经关机,另一个是借居在亲戚家里,和亲戚家的妹妹住一个房间。

  “姐,我看楼下有个旅馆,要不你去那里凑合一下?”卫来喜笑嘻嘻提议。他和赵燕燕刚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也不知是谁想出了这个主意。

  卫晓男看了看他们两个,卫来喜头上新潮的刘海染着微微的湿意,旅途的疲惫已被洗净,赵燕燕年轻的脸庞孩子似的,浑不在意。

  她低头看着脚下的背包发了会儿呆,点点头,“也行。”便开门走了出去。

  刚要在旅馆前台登记,修佳佳的电话却又拨了进来。

  “卫姐,你过来吧,我让海峰去他同事那里了。”

  到达修佳佳住所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卫晓男将情况简单解释了下,心里很是内疚。她知道这次刘海峰出差了两个多月,回来也不过就待一星期的时间。

  “没关系没关系。”修佳佳笑眯眯安慰她,“我是个重友轻色的人,搂着你睡的感觉比搂着男人好多了。”

  “又瞎说,就没个正经。”卫晓男嗔怪,心底将浓浓的感激珍藏。

  洗漱后,两个人躺上床,本来修佳佳是那种一沾枕头就着的人,可今晚却聊起了天,兴奋中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卫姐,跟你说个事儿,你别怪我。”见卫晓男“嗯”了一声,她才问道:“如果有一个男人,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就是有一条:离异有孩。不过孩子归前妻抚养,是个男孩。你愿意见一见吗?”她仔细观察卫晓男的神态。

  卫晓男沉默了一会儿,就在修佳佳想要打个圆场,说句“那就不见,我也觉得配不上你”时,她却点了点头,“行。可以聊聊。”

继续阅读:第12章 昏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我今世暖你余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