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相亲
阳春白雪2019-09-29 15:163,116

  卫晓男今天并没有加班。她今晚有个相亲约会,要去赴约。

  修佳佳得知后,哇了一声,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加油亲爱的,幸福就在前面等着你。

  卫晓男笑着点头。修佳佳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眨眼坏笑,“我也在号召广大人民群众给你寻找合适的人。咱们骑驴找马,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广撒网多捞鱼,务必让我的好姐夫快快现形!”

  她一连串不着边际的话鼓舞了士气,虽然知道事情没有那么容易,但卫晓男紧张的心情松弛了不少,她使劲点点头。

  约会地点是男方选的,选在了一家西餐厅,环境幽静,播放着一支懒洋洋的不知名曲子,卫晓男赶到时男方已经在了,根据短信里提供的桌号,卫晓男很快找到了他。

  让卫晓男意外的是,男人有点秃顶,照片上倒没看出来,不过模样还过得去,三十五岁的中年男人,打扮朴素,已经有点发福,面庞依稀看出年少时颇有几分清俊。

  “你好,我是王勋。”对方操着南方口音,上下打量着卫晓男,带着审视的目光。

  两个人落座,点餐,卫晓男要了份简单的菌菇炒饭,王勋翻了半天菜单,最后点了十寸的披萨。

  “你很漂亮。”王勋再次打量她的脸道,“比照片还要漂亮。”

  卫晓男心里升起微微反感,低了头礼貌地微笑。

  王勋端起水杯喝了口又道:“卫小姐,不好意思,我是搞财务的,喜欢凡事都算得清楚点。能冒昧地问一下吗?如果咱们两个结了婚,你能负担多少房贷?”见卫晓男愣了,他补充道,“是的,我有房子,正在按揭。”

  “我很乐意夫妻两个一起承担房贷。”卫晓男答。

  “那数目是多少?”王勋追问,见卫晓男不解,他解释,“因为房子首付是我拿的,女方多出些房贷,这样才公平嘛。”

  “你希望是多少?”卫晓男问。

  “最好是全部……也不多嘛,每月才三千块。”王勋振振有词,“要知道现在租房子也很贵的,何况首付我出了四十万,装修也花了不少钱。这年头讲究男女平等,作为新时代的女人,应该有这个觉悟。”

  卫晓男抿唇沉默。王勋察言观色,又道:“当然我对卫小姐你很满意,如果你只负担两千元……甚至一半,我也愿意考虑……”

  恰好服务员将餐端上来,打断了他的话。

  “先用餐吧。”卫晓男道。

  “这个披萨味道很不错。”王勋边吃边赞,看了一眼卫晓男少得可怜的炒饭,点评道,“来这种西餐厅千万不要点意大利面和炒饭,量太少,根本吃不饱的。”

  “没事,我饭量小。”卫晓男是真的有点吃不下去,她看了看表,才过去一刻钟。

  “我最讨厌那种喜欢占男人便宜的女人。”王勋嘴里吃着津津有味,可仍耽误不了说话,“实话说我以前相过不少亲,有些女人觉得相亲吃饭就得男人请客,AA制她都不愿意,确定关系后生活更是全靠男人花钱,三天两头要礼物,而且不光是在经济上,生活上她也觉得家务活得男人干,为了洗个碗拖个地闹半天别扭,我是觉得谁有空谁干,谁回家早谁干。”

  卫晓男笑笑,“那你平时有空干吗?”

  “我哪有空。”王勋道,“大企业忙得很,每天累得快散架。”

  “你和你以前的妻子为了这事吵过吗?”卫晓男好奇心倒起来了,就着好奇心咽下几口饭。

  王勋沉默了下,冷哼了声,“那女人不提她,太奸了,每天都想着怎么算计我。”

  气氛开始有些冷场,过了会儿王勋才缓过来情绪,讲起了他们公司的员工报销发票时如何浑水摸鱼而被他揪住,他为此经常给领导打小报告,领导如何因此而器重他,讲得绘声绘色。

  卫晓男也不时配合着干笑几声。

  终于王勋咽下了最后一口披萨,看着卫晓男已撂下勺子但盘子里还剩了一少半的炒饭,他摇摇头,“你这样太浪费了。”

  “不好意思。实在吃不下了。”卫晓男微笑得脸快变僵硬。

  两个人起身走到门口付款处,卫晓男心想,他刚才既然暗示AA制,那么她就付她的饭钱。

  “十三号桌的菌菇炒饭。”卫晓男将二十六元递给收银员后,让开位置给王勋。

  “你好,还需要再付一百零八元。”

  “哎呀。”王勋掏了掏口袋,“我忘记带钱包了。”

  “微信或支付宝也行。”服务员提醒。

  “我微信没绑定银行卡,支付宝也没有钱。”王勋一脸为难,看向卫晓男,“这顿能不能你请,下次我来。”

  卫晓男像吃了个苍蝇一样恶心,她没说话,还是礼貌地笑了笑,将账利索地结了,转身离开。

  王勋跟在后面满脸笑容,“卫小姐你真仗义,下次一定我请。诶你家住在哪里,我看我们是不是顺路,可以一起打车回去。”

  “我喜欢坐公交车。”卫晓男回头道,“王先生带公交卡了吗?如果没带,我这有一块钱,你拿去坐公交吧。”她从兜里掏出一个硬币,递给王勋,“一块钱够吗?不够我再给你一块。”

  王勋愣了愣,想接又停住了手,“不用了,我有公交卡。”可是当卫晓男往回收时他又反悔,“哎吆,可能忘了带了,我先拿着吧。”

  一辆公交车正好驶过来,卫晓男也没看是几路就直接踩了上去,找到位子坐下,眼睛余光无法忽略掉玻璃窗外王勋向她拼命挥着的手,“再见卫小姐,一定再联系。”

  卫晓男欲哭无泪,以前也不是没相过亲,相反相过不少,可像今天这样奇葩的遭遇是第一次。难道离婚了一次,自身的档次和所遇到的人的档次都齐齐下降这么多吗?

  车窗外昏暗如墨,车内卫晓男心底的悲哀亦如打翻的墨汁般泛滥。

  周迎娣正在书房跟客户沟通订单问题,门铃突然响了,内勤冯云放下手中的活去开门。门外站着一对五十多岁的老夫妇,看到她反而一愣,“这不是田庆民家吗?”

  “是的,您好。”冯云回头叫周迎娣,“周姐,有人来了。”

  “谁啊?”周迎娣放下手中的合同出来看,来人映入眼帘,她顿时僵住了身形。

  “若兰。”田父田母笑着进门,还未来及放下行李,眼神便不约而同扫过周迎娣依旧平坦的小腹。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周迎娣努力将脸色放得和缓,回身想去找手机,她得问问田庆民为什么不跟她说一声就将公公婆婆叫来。

  “听说你怀孕,可把我和你爸高兴坏了,你爸把单位的事情撂下,我俩就立马赶过来了。”田母笑着看她,亲切道,“我们来看看你,前三个月危险期,可要小心在意着,有什么重活体力活就别干了,我们帮你做。”

  “有小冯呢。”周迎娣介绍道,“这是我公司聘的员工,冯云。”

  “叔叔阿姨你们好。”冯云乖巧地倒了两杯水过来。

  “接送孩子,做饭,收拾家务也不是个轻松的活。”田母不以为然,“庆民太忙,顾不上家。”

  周迎娣没做声。在她怀田欢的时候,公公婆婆也曾这么殷勤过。

  田父在各个房间里转悠,过了会儿踱步回到客厅,脸色有点严肃,“庆民说你开了个小公司,我看业务量不少啊,家里堆得全是货。这样可不利于养胎。”

  田母闻声也打量四周,附和道:“说的是,别搞得太劳累了。女人还是要以家庭为重。”

  周迎娣眼底划过抹一瞬即逝的冷意,抬头淡笑道:“放心吧爸妈,我心里有数。主要是想给田欢和妹妹多挣点奶粉钱。”她摸了摸肚子,脸上露出温柔的神色,“姊妹俩花销可就不比田欢一个人的时候了。”

  田父田母脸色突变,田父声音明显不悦地问:“性别已经知道了?”

  周迎娣摇摇头,“小宝给我托的梦,让我给买粉色裙子。”

  “那不准。”田父大手一挥,坐到了沙发上。

  “就是就是,得做B超才准呢。”田母松了口气,瞟了眼去书房中忙碌的冯云,突然神秘兮兮低声道,“我前段时间请大师算了一下,你们今年怀上肯定是个男娃。再说了,庆民一直按偏方调养着呢。”

  周迎娣心底腾地升起股愤怒,怪不得田庆民总是催她实施二胎计划,原来是得了大师的指点了,联想到从医院回家后她翻找到的避孕套,竟然每只都有星星点点的破损,需要非常仔细才能看出。她逼问田庆民,才得出真相,是他不知从哪学来的馊主意,将避孕套用针扎几个小孔,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能怀孕了。

继续阅读:第9章 心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我今世暖你余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