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情涌
阳春白雪2017-03-06 10:053,097

  “无花果诶……”卫晓男还在呆望着呢喃,唇角不自觉牵起抹微笑。<p>  小时候外婆家院子里就种了两棵无花果树,每逢秋天,树上都会结满了无花果。每个放学回来的傍晚她都会猴子一样窜上树去,捡几个熟透的摘下来吃。无花果树仿佛有灵性一样,每天只熟几个,每天都有得吃,直到秋末,直到叶子落尽。这是她年少时期最甜美的回忆,近二十年过去仍记忆犹新,仿佛当初的味道还在,从未咽下,正从舌尖的每个味蕾溢出,瞬间满了口腔。<p>  “是不是想吃?”秦汉庭似乎能看透她的心思,突然满脸的雀跃,“想吃我去摘。”说完不等卫晓男表态,便快步出了房间。<p>  卫晓男不放心,忙跟着出去。<p>  等她到了地方,秦汉庭已经上树摘了十几个了,他将牛仔外套脱下来,袖子系在腰上,做了个布兜子。<p>  “汉庭……秦师弟,这树是有主的吧?”卫晓男边提醒边担忧地望望四周。<p>  “没事,主人来了咱就给他钱,买他的。”秦汉庭跳下来,又迅速爬上另一棵。<p>  “够了够了。吃不完那么多。”卫晓男叫着,秦汉庭已经又摘了十几个。<p>  “哎哎……干嘛呢干嘛呢?”不远处的单元门内冲出来个老大爷,边挥手边喊,“那小伙子!下来下来!”<p>  卫晓男吓得一哆嗦,秦汉庭反应很快,立马从树上蹦了下来,从裤兜里掏出几张十元的纸币扔在地上,拉起卫晓男就跑。<p>  一溜烟跑个没影。<p>  老大爷气喘吁吁地站在树下面,捡起钱来望着他们的背影,继续挥着手,“你别跑啊,给钱可以,可是得称称啊!你这给多了吧?!”<p>  秦汉庭拉着卫晓男一直跑到了卫晓男新家的楼下才停住脚步,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回头看看没人追来,才放心地对视了一眼,目光相触的那一瞬,彼此的狼狈映入眼帘,又同时忍不住大笑起来。<p>  等笑了个够,他们才开始爬楼梯。<p>  秦汉庭的手一直抱着怀里的衣服, 到了房间从腰间解开,无花果从里面滚出来,跌落到桌子上,一个个碧色的果实裂开了红红的嘴巴,甘甜诱人。<p>  “哎呀……”卫晓男看到秦汉庭的外套被染上一小片果渍,深蓝色的牛仔布料变成了黑色。<p>  “没关系。”秦汉庭笑着披上。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在卫晓男面前弄脏衣服了。<p>  “脱下来我去洗洗。”卫晓男命令。<p>  秦汉庭想了下,果真听从她的吩咐脱下来递到她手里。卫晓男接着拿去了卫生间。不一会儿出来,面色松快不少,将衣服展示给秦汉庭看,“你看全洗掉了吧?趁着刚染上好洗,时间久了就洗不下来了。你再等会儿,不会耽误穿。”<p>  她从行李袋里翻了会儿,找出了吹风机,走到床头柜那儿插上电源。房间门口有把椅子,但秦汉庭没有去坐,反而是随着卫晓男一起坐在了床边。<p>  小巧的吹风机在卫晓男的一只手里灵活地晃动着,而她另一只手拿着衣服,眼睛全神贯注地盯着湿泽的地方逐渐被烘干。<p>  她今天没有扎起头发,长长的黑发自然蓬松地垂在肩头和胸前,红润的嘴唇紧抿着,一张白皙沉静的脸庞显现出既认真又温柔的神情,如同夜空中一轮秋月静美怡人。<p>  一时间房间内只剩了嗡嗡的吹风机声音。<p>  待到卫晓男吹干了衣服,转头找寻秦汉庭时,才发现他正坐在自己身边,离了不到一臂的距离,正怔怔地望着她发呆。<p>  两个人目光撞击,秦汉庭回过神来,笑了笑,视线仍然没有从卫晓男的脸上移开。他墨黑色的眼睛一向炯炯有神,此刻额外覆上了层朦胧光采,深邃中闪着异样的情绪,令人不敢对视。<p>  卫晓男迅速低了头,细长的手指将烘好的衣服捏了又捏,半晌才定下神来,递给秦汉庭,轻声道:“已经干了,快穿上吧,别冻着。”<p>  秦汉庭“嗯”一声,接过来穿上。<p>  “我去给你洗洗无花果。”卫晓男又去从行李袋里翻找出个水果盆,盛了无花果后走出房门,再度回来便将整盆都放在秦汉庭面前,依旧声音轻微,“吃吧。”<p>  秦汉庭先递了一个在她嘴边,不说话,只静静地微笑着等她张口咬住。<p>  卫晓男停了几秒后,抬手接住。秦汉庭这才拿了个放到自己嘴里。<p>  无花果清香甘冽的味道,此刻似乎超出了任何水果,从舌尖直到喉咙,再无声地滑到心田。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默默品尝,这来之不易的果子。<p>  过了许久,秦汉庭望向卫晓男,语气温柔,“你找的这地方真好,虽然房间内寒酸了点,但小区是果园式的,以后每天晚上吃完饭都可以在下面散散步,自带水果模式。”顿了顿,他笑道,“要不我也搬到这个小区里来,咱们继续做邻居,饭后一起遛弯。正好我租的房子也快到期了。”<p>  卫晓男笑了笑,摇摇头又点点头,“你找的话就找个条件好点的,这小区是老年人聚集地,你没看那些果树都是老年人没事时种下的,物业也管不住……我之所以选这个地方,不是图景致,是图便宜……我都三十岁了,还是个离过婚的,并且一分钱积蓄都没有,再找对象拿什么去面对人家男方?秦师弟……你还年轻,你不懂,我这样的女人,唯有住个便宜的房子,管它寒酸不寒酸,能省点是点,好攒攒我的嫁妆。”<p>  她这番话,断续道来,仿佛一语双关话里有话,却说得又极其平静坦然,亲切之余拒人千里之外,说完之后,她白皙的脸庞更加没了血色,唇角的笑还强牵着,目光温和地望着秦汉庭。<p>  秦汉庭张了张嘴巴,似乎意外极了,半晌后“哦”了一声,站起身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子,又看向卫晓男的鞋,她穿了双平底的白色系带运动鞋,面上洁净得一尘不染,鞋底却有层泥垢,隐隐地从一侧露了出来,那可能是刚才他们两个一起去摘无花果逃跑时沾上的。<p>  “你不用担心……”秦汉庭重新看向卫晓男,安慰道,“现在咱们这一代人不兴嫁妆这一套了,比如我,我就不需要自己的未婚妻带嫁妆,我已经准备好了买房的首付,就等有个女朋友,两个人一起参谋着选个合适的楼盘去买……我不需要女朋友有钱,也不在乎她的年龄……是不是离过婚……只要她人好,只要我们相爱,只要我们日后能好好过日子……就足够了……”<p>  秦汉庭吞吞吐吐地说完,小麦肤色的脸庞涨得通红,他的气质一向阳光爽朗,这会儿一改从前,像是个犯了错等待审判的孩子,看着卫晓男的眼神惴惴不安,却也透着坚定不移。<p>  卫晓男苦笑,笑着笑着眼底浮出抹泪光,却闪烁着始终不肯溢出,她转了身,缓缓向门口走去,边走边道:“我真羡慕你……秦师弟……你有着美好的可以一眼望到的未来……你会找到个同样非常美好的女孩子……我羡慕你更祝福你……而我……你不知道……我……对于以后的日子,一点信心都没有……我根本不会有好日子过……”说到这里,她停下脚步,口气漠然而又悲凉,“我都不知道会是哪个倒霉的男人娶到我……”<p>  秦汉庭怔怔地望着她,那个纤瘦的背影长发凌乱,挺直的脊背透着孤绝阴暗的气息,他们认识几个月了,她一直气质沉静大方,温和中不失神秘,从没看见过她如此的样子,像是个挣扎在黑云雾霾间的蝴蝶,颓废而又脆弱。<p>  “晓男……”秦汉庭走向前,靠近卫晓男。<p>  “你先回吧,秦师弟。”卫晓男打开了门,回头下了逐客令,“我待会还要收拾东西,改天再请你吃饭。”<p>  “……”秦汉庭看着她,沉默了会儿,点点头,“好吧。”<p>  他迈出了门槛,又回头向她挥手告别。<p>  “今天谢谢你。”卫晓男也挥了挥手,“谢谢你帮我搬家……谢谢你帮我弟弟弟妹介绍工作……周一还要辛苦你。<p>  “别客气。”秦汉庭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平静,微笑道,“你我可不是一般的关系……我们是校友,是合作伙伴……你也算是我的客户呀。”<p>  卫晓男也笑了,点点头。<p>  “周一……我将修改好的App再发给你看看。”说完秦汉庭再度向她摆摆手,转身离开。<p>  高大的身影瞬间消失在转角处,灰色的水泥楼道里黯淡空寂,静谧得能听见胸腔里砰砰的心脏跳动,卫晓男突然像是被抽走了灵魂,软软地斜倚在门框上,缓缓地滑下来,最后扶着门蹲到了地上,将头深埋进膝间。<p>  “对不起……”

继续阅读:第15章 生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我今世暖你余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