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泛舟
阳春白雪2019-09-29 15:183,309

  卫来喜的电话刚刚挂断,肖磊的电话就打了进来,真是一个繁忙的早上。

  这一个多月肖磊都在出差,出差之前他们又见过两次,在一起吃了饭,看了电影。平平淡淡地聊着,并没有大的实质性的进展,虽然肖磊对她表现出好感,但卫晓男看起来是个慢热的人,肖磊没有盲目推进。

  “有空吗?出来一起玩。”肖磊温厚的声音响在卫晓男耳边,“真抱歉,本来我这几年都没出差过了,可是海城办事处那边出了个事故,刚刚才处理完。”

  卫晓男看一眼床头的电脑,最近她的论文写到白热化的阶段,且进入了瓶颈,文档里有上百篇篇资料等待着她研读。

  “不会是生我的气了吧?”肖磊语气调侃。

  “没有。我有点忙。”

  “就一上午,劳逸结合嘛。我去接你。”肖磊坚持着。

  他早听修佳佳说了不止一遍,卫晓男是个工作狂,她的字典里没有无聊两个字,日程永远安排的满满的,但都是自己给自己找事情做。

  “好吧。”卫晓男松口,想了想道,“要不叫上修佳佳他们两人一起。”

  单独跟肖磊接触会让她莫名拘谨和排斥,有修佳佳和刘海峰两个朋友在身边,能够放松不少。

  可是肖磊却犹豫了半天,直到卫晓男强调“人多热闹”才勉强答应下来。

  冬天的世纪公园人迹寥寥,但因为今天格外暖和,便分散着三三两两的人。

  太阳高高挂着,碧蓝天空万/里无云,从上到下都明晃晃的,一扫前几天的寒冷气息。而地上的积雪已化得差不多,草坪的枯黄因着阳光的照耀也显得明亮许多。

  “不知道现在可不可以划船?”修佳佳兴致勃勃。

  世纪公园的一大特色就是园中湖,平常湖边有专门的游艇供游人租玩。

  “只要湖面没结冰,应该就可以。”肖磊道。

  四个人一路走到湖边,发现湖面上波光粼粼,大部分已经解冻,只在湖的边边角角处还留有残冰,而游艇收费处有收费员在值班。

  “要两个双人船吧。”肖磊提议。

  “一个四人的吧。”卫晓男却道,见他们都看自己,讷讷解释,“大家一起比较热闹。”

  肖磊沉吟不语,修佳佳和刘海峰对视一眼,开玩笑似的嗲道:“不行,卫姐,我和我的小峰峰还没甜蜜够呢,他可是昨天刚和肖总一起出差回来的。你就让我俩单独多相处会儿吧。”

  卫晓男被她瘆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修佳佳意味深长地冲她挤下眼,末了窜到她身边贴耳道:“卫姐,刘海峰跟我说了,肖哥对你很中意,你可不要辜负人家一个来月的相思。”

  最后肖磊去买了两张船票。

  在岸上不觉得,到了湖面,四周碧水环绕,几分寒气升腾,氤氲在小艇上,卫晓男裹了裹羽绒服。

  “冷吗?”肖磊问。

  “不要紧。”卫晓男使劲儿蹬起了脚踏,“运动产生热量。”

  肖磊笑了,他也开始用力蹬脚踏,游艇飞快地前行,将修佳佳和刘海峰远远抛在了后面。

  “等等他们吧。”卫晓男停下。

  肖磊望着她,欲言又止,过了会儿终于还是说道:“晓男,咱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对我有什么看法?如果觉得可以的话,我们就确定男女朋友的关系,好吗?”

  卫晓男看看他,又看向四周。

  湖面广阔,足有十几万平米,此刻他们的小艇位于湖中心,冬日苍茫,无论大地还是草木,都蒙上了一层莽色,小小的舟艇如同泊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一样,个人渺小如微尘。

  “景色不错吧?”肖磊顺着她的眼神环望四周,“传说越国灭吴后,范蠡与西施终成眷属,同泛五湖,估计情境就像今天。咱们两个效仿范蠡西施,也在这里定情,好不好?”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装得可能是戒指项链之类,“晓男,这是我从海城给你买回来的。”

  “肖磊……”卫晓男没有急着接,而是踌躇着考虑措辞。

  她目光散乱地看向湖面,湖水幽深,如潜埋着无数可以吞噬人的穴洞,一阵恐慌从卫晓男心底袭涌而来,她抓住船舷,摇摇欲倒。

  “怎么了?”肖磊发现了她的异常。

  “有点害怕。”卫晓男头眩晕得厉害。

  “怎么会这样?”肖磊诧异地看着她陡变苍白的脸色,伸手过来想要拥她入怀。

  卫晓男更加失措,下意识猛地将他推开,两个人的动作让游艇颠簸,船头倾斜,吓得肖磊赶忙向后退去尽力稳住船身。

  卫晓男面无血色,闭眼感受一波波的眩晕。

  “要不先回去?”压下惊慌的肖磊调转方向,将船驶向来时的路。

  卫晓男说不出话来,死死抓着船边。

  “对不起,晓男,我不知道你怕水。”肖磊道歉。

  “没关系……是我不好。”卫晓男胃里一阵阵泛呕,强忍着回应他。

  她以前就不喜欢水,却并没有到晕水的地步。

  落在后面的修佳佳与刘海峰的船这时与他们擦身而过,面对着两人困惑的表情,肖磊摆摆手,示意让他们继续玩。

  很快,船就靠了岸。肖磊想要搀扶卫晓男,卫晓男依旧躲开了他,自己踉跄着下船。

  过了好一阵子她才扶着栏杆直起了身,眼前也重新清明。

  面对着手足无措的肖磊,卫晓男很清晰地感受到他的尴尬,内疚油然而生,“对不起,肖磊。”

  “喝点水吧。”肖磊将一瓶矿泉水拧开盖递给她。

  卫晓男润了下嗓子,长吁口气,“扫了你的兴致了,可能我昨晚没睡好。”昨晚她失眠到凌晨两三点才勉强迷糊着,今天的黑眼圈便格外明显。

  肖磊见她神情好转,放下心来,“没休息好是会晕船的。”

  卫晓男望向湖面,修佳佳他们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岸上的人逐渐多了起来,许多附近的居民趁着今天天气好一家人出来散步。

  “我的毛病很多。”沉默了许久,卫晓男开口,少见地主动谈及自己。

  肖磊竖起耳朵认真听,“比如呢?”

  “上学的时候看到同学们在食堂窗口排队打饭,我会觉得很可笑,工作后一群人在会议室开会,我也会觉得非常好笑,任何人类有组织的集合活动,我都会莫名觉得搞笑——一群直立行走的动物,穿着衣服,说着彼此能听懂的话,进行着煞有介事的各种事情。”她看向肖磊,“我并不是在嘲笑别人,因为我自己也参与其中——打饭,上课,开会,工作,但是我有时就像脑筋坏掉了一样,灵魂出窍,升到头顶上旁观一下自己与同伴们进行的活动,心底产生一种排斥感。”

  “现在你也觉得咱们划船的事情非常搞笑?”

  “这会儿倒没有。”卫晓男揉了下额头,“只不过由晕水事件联想到了自己那些怪癖。”她顿了顿又道,“我也恐高,尤其是在过天桥时,从上往下看会有窒息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这没什么。”

  “你不觉得矫情?”

  肖磊摇摇头,“反而觉得你很有趣,有个性。”

  卫晓男再次苦笑,“其实这些都是心理上的问题,是一种心理疾病。”

  肖磊愣了下,“怎么讲?”

  身边经过几个游人,是一家三口,年轻的小夫妻牵着蹒跚学步的幼儿,一边慢慢走一边谈笑,他们的目光同时投向中间的孩子,一起微微弯下的腰勾勒出两道温柔的弧线,场景幸福而温馨。

  卫晓男望着他们,等过去一段距离后才缓缓道:“我翻阅了不少心理方面的书籍,猜想根源大概是这么回事:我害怕不能掌控我的人生,每当发生的事情有损这种掌控感时我的大脑和身体就会本能地抗拒,比如怕水,在水上我失去了我的掌控感,比如过天桥,在高空中我也失去了我的掌控感;而另一方面我抵制被掌控,集体活动就是一种被掌控,我内心隐秘地抗拒他们,是因为这种被掌控破坏了我自身的掌控感。这两方面如同一枚硬币的正反面,指向同一个心理问题。”

  “是不是你想太多了?”肖磊颇不以为然。

  “也许吧。”卫晓男重望向远方,修佳佳和刘海峰的小船正在划着S线返航,“其实我也从宗教上找寻过答案,过去生中的贪嗔痴慢疑五毒引起福报不够,福报不够又导致这一辈子幼年时没被好好呵护,心理健康受损,长大后也处处不顺,于是贪嗔痴慢疑五毒更加深重……于是恶性循环,生生世世的福报越来越不够,长此以往,沉溺六道生死,轮转不尽,境遇越来越不堪,整个灵魂越来越堕落。”

  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向肖磊说这些,种种的话语都是偶尔回响在自己心底的,从未对人谈起过。

  肖磊哑然失笑,他对于宗教方面有所涉猎,但这一番话仍让他思索了片刻。

  “你相信这些有的没的?”

  卫晓男没有正面回答,笑了笑,“我是个死心眼的人,喜欢寻根究底。”

  “那也好说。”肖磊神情温和,“如果是心理疾病就去找心理医生治疗,如果是所谓的前世今生的缘故,就去庙里找法师消灾。”

继续阅读:第22章 疲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我今世暖你余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