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家世
群山回唱2017-03-07 09:002,446

  草丛中月如闻言,因自幼习武,瞧得出冷豹已是左支右绌,勉力支撑,过不了多久就要败下阵来,也不多言,拉着释缘就往山上逃去,见他挣扎不愿抛弃冷豹,两行眼泪夺眶而出“呆子,你我留在这里除了多赔两条性命,于是无补,我们活着,父亲才知道仇人相貌。”说话间已是哽咽难语。

  冷豹此时身上又多几处刀伤,但依旧缠斗不止,见妹妹拖着和尚身影总算没于远处山梁,一时力竭,腹中一口真气提不上来,长剑与马刀碰撞之时,右手拿捏不住,伴随着金属嘶嘶鸣声,向远方落去。

  黑衣骑士狰狞一笑,见对方败而不惧,虽引颈受戮,但神色坦荡,心里赞道是条好汉,动作却不停歇,马刀已向其颈部挥去。

  就在这时,破空之声,一柄羽箭后发先至,向着黑衣骑士咽喉疾射而来,见他出手如电,一把捏住羽箭,却不料一下被惯性带出几步之远。

  黑衣骑士惊骇又有高手出现,但猎物就在眼前,绝不舍近救远,踏上几步,马刀再次向冷豹挥去。

  马刀蓄力之后刚过半空,就听“铛”的一声,响彻整个山谷,又是一支羽箭击中刀背,同时另一只羽箭同时几乎全部没入脚前沙石之中,刀面被羽箭撞击,凹陷很大一块,兀自在手中颤抖不止,眼看将刀插入地面,才止住抖动,勉力握住刀柄,又见地上羽箭,听风辨向,黑衣人判定是一人同时所射,心下大骇,来者虽隐于百米开外,但如若要取自己性命,那是易如反掌。

  思到此处,不敢再有造次,握到站在原处,凝神戒备。

  “得饶人处且饶人,阁下何必赶尽杀绝。”百米外浑厚之音传来,就似耳边响起。

  黑衣骑士知这功夫是内家的千里传音,并不答话,依旧握刀而立。

  一时间天地似乎陷入沉寂,时间仿佛静止,直到冷豹在旁提醒,“我父亲饶你一条性命,你快快去吧?”

  黑衣骑士这才若有所悟,对冷豹瞪了一眼,也不言语,跃上几米开完黑色骏马,拍马便走。

  直到急促马蹄之声消失在官道尽头,管家才带着家丁簇拥到冷豹跟前,一边替他检查伤口一边说到:“闻听公子在山上与歹人斗剑,老爷带着我们就赶来了,眼看着不远了,却见那歹人相取公子性命,幸好老爷百步穿杨炉火纯青,不然公子今天危险呢,现在老爷还在山上拉弓戒备,怕那强人去而复还。”

  冷豹不待老管家继续啰嗦下去,“他是为小妹而来,你们快……!”一时间气短接不上话来。

  见老管家不明就里看着自己,喊出一句,“小妹逃到那边山里去了,你们快去寻找。”说完便昏了过去。

  数日之后,洞庭烟雨,云梦平原已进入多秋雨季。冷豹虽身负刀伤,但并无性命之忧,长身伫立正屋堂前,看雨滴成线,双眼若有所思,似还在回忆那场恶战。

  不知过去几时,冷延泉从旁踱出,见儿子虽日前受挫,但站姿挺拔,少年英雄气概跃然眼前,忍不住捻须赞许,走到身旁问到:“伤势无碍?”

  冷豹回神父亲已在跟前,行礼过后,嘿嘿一笑“孩儿学艺不精,还劳父亲出手相救,但那人刀法我却佩服的紧。”语调轻松谐趣,父子礼数不似那个时代森严,见冷延泉含笑并无责备之意,才又问到:“受了这番惊吓,小妹没事吧,我刚刚下地行走,还没来得及去瞧她?”

  冷延泉把头一摇,“前几天要你哥哥仗剑立在门外,唯此才能安寝。今天不妨事了,现在是你母亲陪着她。”

  说完话题一转“幽燕十八刀在江湖声名赫赫,你可知晓?”

  “曾闻活跃在燕京一带,坊间相传此人心狠手辣,认钱不认命,与他过手之人,很难在十八刀内逃生,后来被洪承畴招揽,成为贴身卫士,松山兵败后便再没音讯,父亲既此说,嘻嘻,与我交手之人定然是他,与他过招起码上百,看来父亲送我四方游学,所学还不算太差。”

  见儿子答得嬉皮笑脸,毫不心有余悸,心里既赞许又担忧,若是在北方战乱之地,脱离家族庇护,如何自求生存之道,想到此处,脸色一沉,“少年郎不知天高地厚,他若真为取你性命而来,何用上百招,也就你大哥冷虎或许还能与之一搏。”说完见院外乌云密布,顿生“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之感。

  见父亲脸色阴云密布,纵是生性不羁,但也有所收敛,不解问到“我冷家怎会惹上如此强手,既如此,那日父亲何不一箭结果他性命,断此后患。”

  料定他会这样发问,冷延泉叹息一声,暗道还不是投鼠忌器,环顾四周“随我来吧,此处不是说话地方。”

  等进入大宅一处偏院,长子冷虎已在密室候了多时,听院门吱呀一声,他稳步走到二人跟前,扶住弟弟打断他行礼之举,“二弟刀伤未好,应卧床歇息,纵使你练就一身好筋骨,也须防留下后患。”说话间,言辞从容,举止端方,与弟妹二人大相径庭。

  冷延泉刚一落座把手一摆,打断兄弟寒暄,一段家族前尘往事已从口中娓娓道来。

  冷家祖上姓梅,本朝开国初年本也是钟鼎鸣食王侯将相之家,后因靖难之役,卷入皇权之争,燕王朱棣夺位之后,念起祖上赫赫战功,又因祖母是宁国公主,不忍太过赶尽杀绝,让其一支在这云梦平原,鱼米之乡扎下根来,但虑怀念旧主,令其改姓更名,又让家族长老立下重誓,永不议政。后冷家虽在这水乡泽国开花散叶,富甲一方,成为当地大族,但因祖训,冷家子弟永不入仕,在朝中渐渐也就没了势力,几代之后皇家也就逐步减轻了对之顾虑。

  但明朝中页以后,朝政愈发败坏,冷家自此开始暗自结交江湖豪杰,贿赂当地官府,府中家丁规模虽小,但皆由精锐死士组成,此举目地并非犯上作乱,啸聚一方。而是靖难后,建文帝朱允文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冷家感念旧时一场君臣际会情谊,因此还有一条祖训,该祖训传男不传女,传长不传幼,非族长继承人不传,非长老不传,就是秘密寻访朱允文后人,一旦寻到,便秘密保护起来,护之一世周全,建文帝香火不因此断绝,也就尽了旧臣责任。

  冷豹这才明白幼时玩伴苦读四书五经,醉心功名,他却内外双修操练武艺,兼读经济致用之学,十几年下来除了练就一身好皮囊,更是文武双全,深谙经商之道。见此刻父兄就在近旁,其风度举止形同渊渟岳峙,想起那黑衣骑士说到冷家一门皆豪杰,不由得一阵暗暗得意,心竟想幸好祖上有此一难,从此才能和那些摇头摆尾八股书生绝了缘份。

  饶是冷豹玩世不恭,不拘世俗,但下面的话还是让他暗暗心惊。

继续阅读:第7章 女儿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叹别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